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抖音小说 -> 科幻灵异 -> 外乡人的旅途

第8章 海瑟的过往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八番街贫民窟……曼森·古路普的地盘啊。
在米德加,无论上城区还是下城区几乎每个番区都有着占地为王的地下大佬。像是三番街上城区的阿尔维斯、四番街下城区的虎、六番街下城区的古留根尾,还有八番街下城区的曼森,这些都是称霸一整个番街无人敢违逆的地下帝王。
只有五番街下城区和七番街下城区是例外。前者是因为某些原因导致神罗特务机构【塔克斯】对这里的监视程度过高,后者则是因为海瑟的存在。
一年前海瑟来到七番街贫民窟时这里也比其他地方好不了太多,这里的地下大佬名叫多勒格·朗泰尔,其人纠结起一大群打手把控着七番街的垃圾场和水源。
骤然有生面孔来到七番街贫民窟,多勒格自然要派手下去试探一下看看是适合当肥羊还是能收下当狗。然后,那名嘴巴不干净的手下刚讲了两句场面话就当场被海瑟捏碎了双臂双腿关节,那凄烈的哀嚎声据说连隔壁八番街都听得到。
威胁、讲和、利诱、求饶……无论哪一种方式都行不通,多勒格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这个煞星,眼睁睁通过监视器看着面无表情的海瑟一路杀入自己的垃圾场别墅区。沿途但凡有人敢试图出手阻拦,结局全都是捏碎关节躺在地上哀嚎。
最后,当海瑟站在别墅大门前时,多勒格的手下逃了个干净,只剩下多勒格一人孤家寡人地躲在别墅地下室瑟瑟发抖。
后来没人知道别墅里发生了什么,但七番街贫民窟从此再也没人见过多勒格这个人,垃圾场别墅区也被拆了个干净。
七番街的人们对这件事噤若寒蝉,仅仅有临近的八番街和六番街隐约知道些真相消息。由于各个番区的大佬们极少有互动来往,海瑟的名头其实并没有传到其他番区当中。
出乎七番街贫民窟人们的意料,他们本以为会有一位新的帝王崛起,但海瑟干完这件大事后就十分低调地住进了天望庄,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说服玛蕾那个固执老太太的。
对七番街贫民区所有人来说,海瑟的行事和性格即便在贫民窟里也算得上异常怪异。有时一连好几天都看不见他,有时却能看见他在集贸市场砍价买菜,无论男女老少只要碍着他的眼了就会被毫不客气地出言狠怼,甚至有好几个脸皮薄的青年被他骂哭过。
渐渐的,人们也就接受了海瑟的存在。毕竟有海瑟在,至少不用担心七番街贫民窟又有什么新的‘多勒格’出现。
至于跟海瑟交涉的海尔默,此人隶属于一个名为【雪崩】的组织。这个组织曾经势力庞大,组织理念只有一个那就是推翻神罗,因为他们相信神罗抽取魔晄的行为正在慢慢害死这颗星球。但随着雪崩的领导者和各路强者接连死亡和消失,这个强大的反神罗组织现在也只剩下大猫小猫两三只,龟缩在七番街贫民窟苟延残喘不敢让神罗发现。
饭菜的香气从天望庄飘出,海瑟得到了情报就懒得再跟海尔默纠缠,转身准备离开。
“海瑟!”
海尔默鼓起勇气拦住了海瑟:“为什么如此讨厌雪崩?神罗的真面目瞒不过你,这个星球正在被他们抽取生命慢慢死亡,难道你就眼睁睁地……”
“这颗星球的生死跟我有什么关系?”
海瑟发出一声冷笑:“神罗、雪崩、星球、魔晄……这些跟我毫无关系,别惹到我头上大家就相安无事。别以为带来点不知真假的情报就有资格对我大放厥词,滚开。”
一来就被星球意志处处针对,海瑟这种小心眼怎么可能上赶着去拯救星球?又不是我的母星,大不了做完任务拍拍屁股走人,那时你们这鬼星球是被杰诺瓦吞噬还是直接炸了关我屁事。
海尔默还不愿放弃:“星球如果死了,谁都活不了。海瑟,你是我见过的最强者,如果你来领导雪崩的话一定能够抗衡神罗!”
海瑟停下脚步,缓缓转过头看向海尔默,语气讥讽地说道:
“可怜的海尔默,你还做着推翻神罗的美梦呢?如果【艾尔菲】还在,那我承认你们有那么一点希望,毕竟那是能与萨菲罗斯战成平手的强大剑士。很可惜,【艾尔菲】、【赛尔斯】、【弗西托】、【赛文斯】……这些雪崩的支柱全都崩溃瓦解,只留下你们这几个废物又有什么用?躲在贫民窟里一边瑟瑟发抖一边朝着头顶的魔晄炉吠叫几声泄愤么?听我一句劝,趁早放弃这可笑的梦想回老家种地去吧。”
说完,海瑟扬长而去。
只留小巷之中的海尔默沉默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
天望庄一楼的厨房里,玛蕾正一边与蒂法合作烹饪料理一边聊天。
“对,就是这样,先放肉馅炒熟再放辣椒粉和番茄碎。”
锅里咕咚咕咚地炖煮着番茄汤,玛蕾指导着蒂法制作米德加的名菜【香蒜汤】。
蒂法心灵手巧,只需要玛蕾教一遍就能八九不离十地按指示完成操作。随着边缘坑坑洼洼的小铸铁锅里汤汁翻滚,浓烈的香气飘荡在厨房里。
蒂法深深吸了一口气,肚子忽然咕噜一声,小脸旋即红透了。
玛蕾笑了起来:“饿坏了吧?别等那小子了,咱们直接吃!蒂法我跟你说啊,香蒜汤就是要把面包撕成小碎块然后放到汤汁里浸泡,好吃极了。”
蒂法悄悄咽了咽口水,但她坚定地摇摇头:“玛蕾婆婆您先吃吧,我等师兄回来再一起吃。”
玛蕾踱步走到桌前,坐下后先点了根香烟抽了一口,缓缓吐出一阵烟雾后看向蒂法:“……你跟海瑟接触了一天,感觉他这个人怎么样?”
面对忽然提出的问题,蒂法愣了愣,想了一下才回答道:“师兄他给我的感觉很可靠。好像什么事都难不住他,而且对我也很好。玛蕾婆婆,为什么你们说师兄他……”
她欲言又止,玛蕾明白她的意思,叹了口气:“你是想说,我们说海瑟很【怪】,对吧?”
蒂法沉默了一下,缓缓点了点头。
“你没见到那天的惨案,自然不会害怕他。多勒格是横霸七番街贫民窟多年的地下大佬,麾下打手足有数十人。但这么强大的势力,一年前却被初来乍到的海瑟以雷霆之势直接碾压,而且只花了两个小时。”
玛蕾弹了弹烟灰,叹了口气:
“从理性上来讲,七番区的人都很感激海瑟,甚至暗地里希望海瑟能成为七番街贫民窟的保护神,成为我们的英雄。但我们很快发现他这个人喜怒无常,拒人于千里之外。没有什么东西能打动他,他就这么将自己隐藏在厚厚的冰壁之中,不与任何人交心。油盐不进,待人极度冷漠,这就是我对他的评价。”
蒂法急了:“可师兄他明明不是这样的人啊!他只是、只是不善表达而已……”
“知道吗,对于七番街贫民窟的人来说,海瑟并不是让我们憧憬的英雄,也不是令我们畏惧的暴徒。他就像……就像一位途经此地的旅者,就这么漠然且高高在上地旁观着一切,就算偶尔干涉一下也仅仅出于兴趣或是因为自己被冒犯了。”
从嘴中缓缓吐出一阵烟雾,玛蕾隐隐被白烟笼罩在其中:
“在你到来之前,我一直很担心这孩子。不过,现在没事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