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抖音小说 -> 玄幻魔法 -> 恶魔深渊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亚历大爷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精灵公主离开了,朱天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想了想——精灵公主将古之精灵王赋予她的种子交给了自己,那是自然之力的种子,朱天因此得到了精灵族才会拥有的魔法力量,而且这一路上,朱天也少不了这位精灵公主的帮助,所以后来,他想到派遣幻蝶去暗中保护,也成为了自然而然的事情。
幻蝶自然是想要跟随在朱天身边的,但是她不能抗拒朱天的命令,只能一脸苦涩的遵从了。
“这上面有我的精神力,一定范围内,你可以用这个给我传递信息。”朱天递给幻蝶一颗魔晶石。
他曾经测试过魔晶石的“电话”功能,一般来说,只要距离不是过远,几千里范围之内,他都能准确接受到魔晶石给他回馈过来的“信号”。
幻蝶拿着储有朱天精神力的魔晶石,脸上露出了十万个不愿意,但最后终是追寻着精灵公主的踪迹离去了。
幻蝶有王级恶魔的实力,朱天派她去保护精灵公主,自然是无比放心。因此,队伍中少了一位精灵公主,少了一位七彩姑娘,而多了一个从来都不说话麋鹿女孩。
这位麋鹿女孩自从出现后,也只说过一句话,那就是她与朱天诉说她的名字。
从那以后,便一句话没有说过。
小艾玛是朱天身边的小瞎子,她就成了朱天身边的小哑巴,这支队伍的组合依旧光怪陆离。
第二天,朱天带领众人走上了那艘名为“飓风号”的钢铁巨船之上,上面的水手战战兢兢地出来迎接。
甲板上还残留着昨天的血迹,至于那些死尸残臂则被兽人水手丢到了死亡黑海之中。
如果没有粮食,他们可能会以尸体充饥,不过这时已经回到了岸边,灯塔废船中储备着大量的粮食和美酒,他们不愁吃喝。
但是没有那人的命令,他们呆在船上一天都没有敢下船,生怕那犹如死神镰刀收割生命的光刃再次降临……
一行人上得飓风号之后,朱天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见走在身后的提希丰里倪冲了出去。
她之前的武器,那根木刺已经断裂遗失,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得来一块锋利的石块。可能是朱天没有注意的空隙,这麋鹿姑娘从岸边捡来的。
只见提希丰里倪飞一般地就冲到了一名蛙族兽人的面前,蛙族兽人是兽人中算是最为矮小的种族,但是接近一米八的身高也比提希丰里倪高上了一个脑袋,加之四肢健硕粗壮,怎么看提希丰里倪也是打不过那名蛙族兽人的。
但提希丰里倪就是那么轻松地将蛙族兽人骑在身下,不断用手里锋利如锥的石头砸击其脑袋。
很快,蛙族兽人抽搐两下就不动了,不知生死,麋鹿女孩动作越来越快,哐哐地……
这个过程自然是血腥残暴的,大家都是看见过比这大无数倍场面的人,但是看见一个麋鹿族小女孩是这场残暴画面的主角,还是强烈挑动了在场众人的情绪。
见面就是无情杀戮,这得有多大的仇怨才能这样?
朱天身后的小艾玛看不见东西,但是她可以细致入微的听见。她听到了悲惨的嚎叫,听到了那些兽人水手急促都快要爆炸的心跳,听到了他们恐惧的心声。
与此同时,小艾玛还听到了提希丰里倪的心声。
“杀光你们!”
小艾玛悚然一惊,猫到了朱天的身后不敢探头了。
朱天摸了摸小艾玛脑袋
上的黄毛,以示安慰。
朱天自负是冷血之人,他也杀过不少人,但还从来没有见过以这种方式杀人的。
只见提希丰里倪将那蛙族兽人骑在身下,将那绿色的脑袋生生敲成了面饼,本来新换上的干净整洁的衣服此时又是溅满了红绿鲜血。
提希丰里倪杀死一名蛙族兽人之后,又开始向另外一名吓得颤抖的蛙族兽人走去。
“够了!”
朱天不可能让她把这些兽人水手全部杀死,未来还要指着这帮苦力帮他航海呢。
提希丰里倪听到了朱天的命令,目光凛冽地扫过那些兽人,果真就停手了,一身是血的回到了朱天的身后。
朱天向着操控室所在的船舱走去,众人跟在他的身后,留下一众发傻发呆的兽人处理尸体。
操控室中,提希丰里倪自觉地走到了最中央的圆台旁,将挂在脖子上的黑金魔戒取下来放在了上面。
“你来操控,”朱天站在提希丰里倪的身后说道:“跟在我身边,你需要做很多事情。”
提希丰里倪回头看了他一眼,也没有说话,就踩在了椅子上,俯视刻画在圆台上的魔法阵,缓缓推动那枚黑金魔戒。
顿时,船体一晃,飓风号在浅滩上滑动,缓缓向着死亡黑海的方向驶动。不多时,船底摩擦沙石地面声音消失,这艘百米余长的钢铁巨船来到了死亡黑海之上。
鼠族兽人亚历山大将身后的背包取下来,从中拿出一张皮质纸张摊在众人面前。
但见那上面刻画出了无数黑色线条,还有一些或是圆形或是方形的图案。
亚历山大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根木棍,他在图纸上比比划划说道:
“目前能与我们飓风号抗衡的只有这两家掘金者团队,如果我们各个击破,很容易就可以将他们击败,如果他们联手的话,我们就打不过他们。而且,这两家掘金团队知道我们飓风号的威胁,所以他们两家距离很近,准备随时联手对付我们。想要打败他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将其中一家击败——”
“——直接说他们在哪里。”朱天不耐烦地打断亚历山大的喋喋不休,同样的话他已经听到过两次了。
亚历山大感受到了来自朱天的压力,他赶紧找了个木头尺子,去图纸上测量长度,经过他的计算……半天也没有算出来,啰里吧嗦地解释道:“嗯……我们的飓风号是众多掘金者团队中最快的战船,曾经有一位大巫师亲自为飓风号刻画了强大的风系魔法阵,我们向西而行,算是逆风行驶,按照我的看法,我估计……我估计……”
亚历山大估计了半天也没有估出来,朱天就一脚将其踹开。
他走近看了一眼地图左下角的比例,他又目测了一番那些方方圆圆,只见有两个最大的圆形图案耸立在图纸的最西端。
“这两个就是我们的目标么?”
亚历山大急忙点头说道:“是的,是的。”
“大概一百五十海里,”朱天看了一眼船舱外快速移动的场景,粗鲁感受了一番飓风号的行驶速度:“所以,大概三个小时,我们就能看到敌人的战船了。如果全速前进,加上那些兽人在下面划桨,两个小时之内,我们就能看到他们!”
没有人能接话,也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过了一会儿,从疼痛中反应过来的亚历山大将这一切归咎于非凡的力量,他认为朱天是兽人族的天启下凡,亚历山大殊不
知朱天在兽人族中的称号正是“天启者”。
“伟大如您,肯定会旗开得胜!尊贵的先生,用不用我去通知一下外面那群愚蠢的水手?”
朱天正在分辨那图纸上到底有多少掘金团队,也就没有搭理他。亚历山大等了一会儿,自以为是得到了默许,他疾步走出船舱,登上了高台。
众多兽人水手还在甲板上发呆,亚历山大忽然喊了一嗓子,引起了所有水手的注意。
“嘿!还认识我亚历山大么!你们这群愚蠢的东西!”
兽人水手皱着眉头抬头,疑惑地看着站在那里叫嚣的鼠族兽人,其中一名河马族兽人闷声说道:“亚历!你是我们从臭水沟里抓出来的奴隶,站在那里牛气什么呢!看我将你吊起来打一顿!”河马族兽人叫不全亚历山大的名字,只记得他叫亚历……
“放屁!”亚历山大陡然尖声骂道:“你这愚蠢的东西还没有看清时势?现在你要仰起头来看我!我现在一句话,就能让里面那位尊贵的先生取了你的脑袋!你还敢过来?”
闻言,那名叫嚣要把亚历山大吊起来打的河马族兽人就迟疑了,停下脚步冷哼一声又掉头走了回去。
亚历山大看见这情形,冷笑一番,正了正身上充满了污迹的燕尾服,他继续大声喊道:“现在!你们都得称呼我亚历大爷!听懂没有!?就是亚历大爷!我让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得做什么!”
之前他被这些兽人抓到了这里,确实是以奴隶身份在没日没夜的工作,那些遍布于灯塔废船周围的致命机关可都不是他一个人制造出来的,那是十余名鼠族兽人的智慧结晶。
来到这里一年之久,那些鼠族兽人不是被累死,就是被那群兽人欺负死了,亚历山大还知道有两个同伴被那些蛙族兽人抓了去给炖了……最后只剩下他一个鼠族兽人负责留在后方看守灯塔废船。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他一个鼠族兽人是没有实力走出魔兽之森的,不听从命令就是死,所以他也只能接受这奴役生活。
好在那些兽人将其他同伴都折磨死了,知道留下一名鼠族兽人给他们看守老家。那些蛙族兽人和河马族兽人实在是太笨了,包括那野猪族船长也是,不管亚历山大教他们多少次,他们就是不会操控那些精密的机关。
事实上,亚历山大也是留了一个心眼的,知道如果真把那些家伙教会了,他就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
总之,亚历山大与这些兽人只有仇恨,没有恩怨。
此时此刻,甲板上的兽人水手都不做声了,就如亚历山大所说,他们这时候看着高台上的鼠族兽人,得仰视!
亚历山大很是满意这些水手的反应,实际上他的腿在颤抖着,一旦发现不对劲,他会随时跳起来,逃窜回操作室。
“现在!你们!都给我下到底仓去划桨!用力地划!卖命的划!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停下来!”
众多兽人水手瞪大眼睛看着那个颐指气使的鼠族兽人,也不知道他们想到了什么,经历了怎样的心理斗争,最后是服从了。
冰冷的海风吹拂着亚历山大沧桑的脸,他俯视着满眼的象征着死亡的黑色,一时间,他感受到了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
就这样,这嗖名为“飓风号”的钢铁巨船又是伸出了它的爪子,化作为钢铁蜈蚣在死亡黑海上狂奔向远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