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抖音小说 -> 玄幻魔法 -> 恶魔深渊

第一千零六章 海神传说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珈蓝走了。
道梅斯勒、迦南纳尔、迦南米可随着那位魔族公主一起走了。
有点让朱天不能接受的是,珈蓝把桑桑也带走了!回到队伍中的他愣了很长时间,他表情阴郁,任谁都不知道他究竟在想着什么。
魔兽之森的北端,成千上万座山峰连在一起,便形成了镇压恶魔世界的恶魔山脉,走在这片恶魔山脉之中,他们沉寂无言,越过无数冰川,无数冰洞的河流或者冰洞的湖。
陡然减员一半,队伍的氛围不怎么好,朱天一句话不说,大家也没有什么话好说的,沉郁至极,恶魔一定看见这支队伍一定会藏起来,躲避那黑云压城般的沉郁。
珈蓝走后,朱天确实是郁闷了,他自认为是因为那魔族公主把桑桑带走了,他才会不高兴的,但是脑海中浮现的,总是那个淡蓝色的身影,她用冰晶长剑刺伤了他,他当时只是感觉很不可理解,还有一丝的愤怒,第二天那些情绪就消失无踪,随着胸口上伤势的治愈就永远忘却了。
朱天是记仇的人,但是那冰晶长剑留给他的伤,他从来都没有记在心里。
大家看出来的朱天的心情是不好的,都没有去触霉头,事实上这本来就是一支沉默的队伍,说话会有风雪吹进嘴巴里,一天时间过去了,几人之间也没有几句话的交谈。
等他们登上方圆百里最高的那座山峰上时,大家都在眺望北方未知的黑暗时,朱天站在那最高的石头上,开始浅声低吟。
空气凄冷凝重,映着夜的黑和雪的白,混着火山和冰山的气味,令人不禁受这凝重气氛而默然无语。
朱天的歌声打破了一切。
这首正在低吟的歌他是颇有感触的;很久很久之前,在另一个世界,曾经有过被欺骗的爱情,于是他唱起来有一种神奇的感染力:
我曾爱过,也失去过;
尝过爱的甜与涩;
摆脱命运的捉弄;
我知道我要什么;
有一份难言的感动;
用所有情绪揉合;
何必再无谓的思索;
这世界有什么好值得;
如果没有你;
我眺望远方的山峰;
却错过转弯的河流;
慕然回首;
却发现你在等我……
冰山之上,不同种族的人聚在一起。他们都在听歌,声音溢到他们的耳朵里,溢出高山之外,越过火山、淌过冰河,响彻云霄。
诸神一定会听到这神奇的歌声而好奇地来俯视人间,他们心想。
朱天的歌是这个世界没有的旋律,他们从未听过,从未见过,也尽量跟着去理解。好在那词句他们是知道的,朱天站在绝顶穹颠低沉吟唱,跟冰山上的风一起唱、跟远方传来的恶魔吼声一起唱、跟整个魔兽之森一起唱。他为这深渊世界而唱,为生者和死者而唱,为离去的人而唱。他还在为今天跟随在他身边的诸多同行者而唱,为了他身后的幻蝶、精灵公主、纳迪舒多、迦迦罗、小艾玛……
他慕然回首,发现的是大家竟然全然来自不同的种族。
魔族、精灵、兽人、不死族、恶魔、人类……
不同的种族跨越无数万里聚在一起,这在昭告着什么呢?
等朱天站在那方高石上,向着深渊的黑暗发出呼唤时,大家都陷入到那
曼妙的声音中去了。
山峰上聚拢了这诸多种族,朱天用全身的感情唤起了他们的共鸣,他在唱,大家都在心中想着自己的事情。
古之精灵公主祈求精灵神在危难时刻保护古之精灵部落,保护生命之树;
迦迦罗冷冷地想这未来十年将要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
纳迪舒多想着不死血书中的玄奥法门,想着未来将不死族从那封印之地中带出来;
幻蝶想要跟在他的身边;
小艾玛也是如是想;
至于小短腿,他的想法最是简单,他伏在朱天的背上,这时候只是简单地在想:这里好踏马的冷。
关于“踏马”二字完全是朱天潜移默化送给小短腿的口头禅,小短腿正处于发育身体的时期,这个时期也是学语言的最佳阶段,天天赖在朱天的后背上,小短腿别的没学会,骂人倒是手到擒来。
你踏马的成为了小短腿说话的标准句式,因为刚开始的新奇和此番路途的无聊,大家也懒得去纠正,至于这小恶魔的未来发育和发展更是无人关心。
到现在为止,朱天还能容忍他呆在自己的后背上,完全是因为小短腿实在是没有什么重量,天天也不用吃东西,甚至都不用拉屎,朱天一度忘却小短腿的存在。当然,如果小短腿真的发育成熟了,发育成他已经炸掉的爸爸的巨大模样,朱天定然会将他从后背上赶下去,如果这小东西还要赖着,朱天就有地方发脾气了。
走下那方最是巨大的石头,朱天呼吸冷空气,脸上的表情显示他在想着某件事情,他一边想一边前行,前边有路,就要走,朱天一旦下了决定,很少会回头。
除了两个在黑暗中悄悄过来看一眼的高级恶魔,整整一天他们都没有再见过一个活物。朱天倏尔驻足聆听,听到远处传来的交织在一起的吼叫声,知道有一头魔兽和恶魔正在打架,但若仔细倾听,还能听到一些类似于鸟鸣的声音。
战斗是常事,在魔兽之森中一直都在,这里还算是魔兽之森的范围,冰山上偶尔会有坚挺在那里的古树向他们诉说这里是森林的附属地。
朱天带领众人,寻着声音找到那场战斗之地。
恶魔的咆哮,魔兽的吼叫,巨大黑影的撞击,血花与雪花的交叠,燃烧的火与冻结的冰,数十米高的身躯摔落,寂静与喧腾……这一切之下,是生命与死亡的呼号。
这是魔兽之森中的歌,一首可怕的歌。朱天迈开脚步,来到那头被杀死的魔兽面前,一头不知名的高级魔兽,以朱天的眼力来看,至少有八级火系魔兽的实力,可惜他遇到的是一头王级恶魔。而且在这种冰山的环境中,明显不适合火系魔兽发挥,所以战败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朱天带领众人赶到,那王级恶魔忽而绽放团团黑雾,在众人的面前消失了,就那么把猎物让给了这群不速之客,朱天想了想,说道:“这是什么?从来没有见过呢?”他一路走来,见过魔兽和恶魔成千上万,但仍然总是随时都能蹦出来一两个他不认识的物种。
“是海蓝巨兽!”迦迦罗沉声说道:“是少有的深海巨兽,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来到高山上,既然我们能够在这里发现这家伙,说明我们离死亡之海不远了!”
死亡之海,在兽人世界中,也被称之为死亡黑海,不管是哪个名字,前面都是要冠上“死亡”二字的,即使是阅遍
了深渊中所有古籍的迦迦罗,也从来没有见到过那片海。
“死亡,黑海。”
据说龙族就在死亡黑海的北方,他要去找龙族,需要跨越一片海,至于龙族具体是在海中的岛屿上,还是海尽头的陆地上,那他就不得而知了。“给我讲讲龙族的事情,”朱天对迦迦罗说道:“我要知道龙族的所有事情!”
迦迦罗深思了很长时间,“我所知道的,是魔族前辈中汇集在古籍中的信息,不一定准确,而且因为时间的流逝,关于龙族的一切事情肯定会发生偏差,你需要自己去判断那些信息的真实性。”
“说吧,”朱天望着北方的黑暗。那是个更加恐怖的地界,黑暗漫漫,只是不知道那黑暗是否有尽头,他目光重新落在迦迦罗的身上,看迦迦罗还在沉默,他不禁问:“你到底知不知道?”关于龙族的事情,朱天问过小红,小红给他的答案让他不是很满意。“关于龙族的位置,你有了解么?”看迦迦罗一直深思,他直接问出了内心最想问的问题。
迦迦罗终于知道从哪里开始讲起了,他说:“你需要找到海神。”
朱天眯起了眼睛,那双异色瞳孔露出诧异之色。“海神是什么?”
“海神就是海神,”迦迦罗说,“死亡之海由海神掌控,她应该是知道龙族的具体位置的。如果你非要问我,我能给你数十条答案,刚刚我想了那么长时间,就是从那数十条答案中筛选了一下,最后筛选出来二十一条,那都是魔族的前辈大能留在古籍中的指示,看起来都像是真实的,但是各个答案之中没有任何的交差点。”
朱天说:“所以,你说了半天还是说的是废话。”朱天心想,难道深渊之中真的有神?
迦迦罗这时候也开始眺望起了北方,他的智慧和常识储备量是朱天想要借鉴的,朱天勿须多问,迦迦罗往往就能给出答案,所以这时候看见迦迦罗在思所,朱天也就在那里等了一会儿,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迦迦罗终于给出了他的答案:
“我们还是得去找海神。”
朱天没有再去问海神是谁的白痴问题,他换了一种说法:“海神难道就是神明境界么?”
他们所处的山峰极高,风也极大,与之前的感触不同的是,这寒风中似乎夹杂着一份湿润的味道了,“这都是说不清的问题,关于海神的传说有很多,传说海神是一头圣级恶魔,这是大家公认的,我觉得不怎么靠谱;也有传说指出海神是一头实力堪比神圣巨龙的超级魔兽,魔族中很多老人都是这么认为的,我们大雪山,包括我的老师,都认为海神是一头超级魔兽;
有多少魔族和兽人千里迢迢去往死亡之海,一方面是为了死亡黑海下埋藏的金属矿脉,另一方面就是为了见到海神。据那些见到海神的魔族和兽人所说,如果见到海神之后,海神没有当场格杀你,你就能从海神那里得到很多好处。这就是我知道的一切,至于你要问我海神是不是神明境界,我是真不知道啊。”
迦迦罗的墨迹让朱天有点不耐了,他直接问:“海神在哪里?”
“我不知道啊。”
“所以你说了半天说的还是废话?”
朱天想给这个家伙一脚,直接将他从这数百丈高山上踹下去。
迦迦罗知道自己不能卖关子了,赶紧说重点:“我虽然不知道海神在哪,但是知道找到海神的方法。”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