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抖音小说 -> 玄幻魔法 -> 恶魔深渊

第二百二十九章 新的状态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你口口声声要字据,说你们赌场只要字据,怎么?你看我这字据能作数吗?”朱天冷冷说道。
“这……”黑德·耀斯颤抖着将地上的字据捡了起来,他眨了眨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上面的小字。“这件事我要回去商量一下,毕竟这十万银币的数额太多了……”他见朱天立即变了脸色,紧接着说道。“我们赌馆一时间拿不出这么多的钱,您总要给我们一些时间筹备一下啊!”
这个家伙脸上的表情阴暗不定,心里明显在做着什么别的打算,他见朱天没有说话,继续说道:“您应该知道,撞车大会是小镇中的权贵们联合搞出来的,实话跟您说,咱们小镇赌场背后真正的老板就是那些奥丁权贵,作为一个赤亚人,我也只是在中间传话的啊!”他谄媚着说道:“我看了您的字据了,上面有着多索尔先生的签字。所以等我回去之后,和赌场的几位老板好好谈谈,他们肯定会兑现赌注的。”
“给你两天时间,把埃克菲大婶赢得的钱送到这里来,再把十万银币送到小镇北面的贮木场,如果两天后我没有看到银币……我会亲自去赌馆,撕烂你的嘴,相信我,我说到做到。”朱天想了一下,知道再和他废话也是白白浪费了力气。“字据留下,你们可以走了。”
“好的,我会把您的情况如实反馈回去的。”终于,黑德·耀斯如临大赦,带着两个小厮快步离开。
看那三个人走出房门,躺坐在床上的朱天突然闷哼了一声!随着这声闷哼,他眼神黯淡了一下。
陡然间,一股血从他口中喷了出来!他的身体缓缓滑躺在了床上,就像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站在一旁的埃克菲大婶还没有从这陡然转变的事态中反应过来,看见朱天这幅模样,她面露惊恐,忙不迭地跑了过来:“孩子……这又是怎么了?”她坐在了朱天的身边,看着那双渐渐迷离的眼睛,顿时不知所措起来。
“没事……我休息一下就好了。”此时,却是皮克在说话,“埃克菲大婶,你心里一定有很多问题想要问我吧,你问吧,我不会对你保守秘密的。”
“孩子,你看起来好累……”埃克菲用那双带有温度的手擦了一下他的额头,发现上面已经布满了汗水,“你不要说话了,等我去给你找医师,我去约逊城给你请医师回来……”
提到约逊城,他的目光又是黯淡了一分。“别……”他突然伸手拉住了埃克菲,“教堂里面的牧师已经给过我最好的治疗了,现在我只需要休息一下就好……相信我。”
“那我去重新给你熬粥!”她将他嘴角的血液擦干后,开始去洗刷石锅……
皮克躺在了那里,不再制止她,他看得出来,埃克菲大婶总是想为他做点什么。一旦让她停下手中的动作,她就会不自觉地想起什么事情一样,脸上会露出担忧的神色。
过了一会儿,就在皮克半睡半醒间,他感觉到了一碗热乎乎的粥端到了自己面前。
他看着这个女人小心翼翼地拿起汤勺,将粥送到了他的嘴边,他喝了一口,微笑着赞道:“很好喝的!真的很好喝。”他真诚的说:“刚刚那两个小厮糟蹋了你做的粥的时候,可是让我心疼坏了。”
想到之前两个小厮喝地上粥的模样,埃克菲大婶露出了苦笑,不过很快,她似乎是又想起来什么一般,担忧又重新回到了她的脸上。皮克将她的情绪都看在眼里。“你问吧,
埃克菲大婶。”他说,“我会把你想知道的都告诉你。”
埃克菲大婶叹了口气:“皮克,我知道的,你养父的死对你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她露出了怜爱的神色。“你就把你的埃克菲大婶当你的妈妈。别自己乱想,慢慢都会好起来的。”
看来,埃克菲大婶还是把自己当成了精神病……皮克想了一会,终究没有把朱天的事情说出来,此时,就是现在让他说,他也很难说清楚,因为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此时和朱天是什么关系。
这两天,皮克已经完全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就是他和朱天之间的联系越来越微妙了。他发现醒过来之后最大的改变就是——他和朱天两个人控制身体的过程中,失去了灵魂转换这个过程,也就是说,此时他们两个人在共同控制着身体!
就像是两个灵魂融合在了一起!
更形象点,就像是一具身体拥有两个大脑,两个大脑可以同时对身体发出指令!两个大脑可以同时控制手臂!两个大脑可以同时控制喉咙说话!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外界的反馈也是共同的!比如之前,皮克用力锤击自己受伤的胸口,去阻止朱天去伤害老牧师,但那时,不单单只有朱天感觉到了疼痛!皮克与他的感受是一样的!
更让皮克惊慌的是!他感觉到了朱天的悲伤,感受到了朱天的绝望,感受到了朱天的愤怒!
就在刚刚,看到黑德·耀斯和他两个小厮的糟糕举止,皮克感觉自己想愤怒的骂人!有好几次!脏话就要从他嘴里脱口而出了!
放在以往,皮克可是知道自己从来不会说脏话的!而他也没有说脏话的习惯!几乎可以说,从小到大,他没有说过一句脏话!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种情况与之前的灵魂转换完全不同!
在以前,当有一个人控制身体的时候,另一个人完全是空灵的状态,在那种空灵的状态下,即使他们什么也不做,精神力都会得到缓慢的恢复与增长。而现在,他们再也回不到那个状态了。
醒过来之后,到目前为止,两个人的精神力到现在还处于枯竭之中。
“好吧,埃克菲大婶,让我睡一会吧……”皮克将她新熬制好的粥全部喝光,这样对她说:“今天我还要在大婶家睡一天,可是明天,我必须回一趟家。”隐约间,他觉得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每天赖德都会去教堂找他。而前天,赖德就没有去。
“可怜的皮克,你睡吧,你在大婶家睡多久都没有关系的。”
事实上,皮克想和朱天沟通清楚,他想知道身体到底发生了什么。
然而,当埃克菲大婶走开时,他在内心呼唤朱天,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我已经听不到你的心声了。”陡然,他的嘴里冒出来这样的一句话。
皮克确定之前不是自己在控制舌头发声。“所以,我们以后只用这种方式说话了吗?”他低语。
刚刚走到屋外的埃克菲大婶听到了皮克的声音,她迟疑了一下,缓缓回头,却是看见皮克像是疯子一样在和自己说话。见到这样的场景,瞬间,她的眼睛又湿润了起来。
可怜的孩子……她走出屋门,走出小巷,走到大街上,跑向了教堂的方向,她要去向光明之神祷告,祈祷皮克的精神病快点好起来……
“目前为止,我们只能以这种方式交流。
”这是朱天的声音。
“我们身体为什么发生了这样的变化?某一刻,我能感受到你的愤怒,感受到你的所有情绪……”皮克有些担忧地说道。
“我他妈的知道为什么就好了!我不管这些,等你把伤养好了,我要你立刻回到教堂,去找席恩算账!”
“如果你能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和老牧师好好交谈,我会按你所说的做。”
“心平气和?”重重地呼出了一口气。“我他妈的讨厌心平气和,皮克,我感觉你在影响我的情绪,我刚刚已经愤怒地想杀了那个黑德·耀斯了,可是我感觉内心有一个声音在呼喊,不要暴力!不要暴力!去他妈见鬼的不要暴力!皮克你也感觉到了吗?确实是这样……我感觉我们的灵魂融合在一起了一样……”
“我不想和你融合在一起。”
他一会表情狰狞地对着空气大声咆哮,一会怯怯地小声呢喃,两个语气和表情之间的转换毫无障碍。
“那怎么办?你告诉我!”朱天突然说出了一句真正让皮克恐惧的话,“我们之前的关系就像是共生,我沉睡时候你控制身体,你睡觉时候我控制身体,而现在呢?要睡觉他妈的一起睡觉,打架的时候你控制左手,我控制右手,这算什么?这算是竞争!你知不知道这种关系会完全破坏我们之间的平衡!我告诉你皮克,终有一天,不是你在身体中消失,就是我在身体中消失!我们终会面临互相吞噬倾扎的结局!”朱天若有其事地说。
“不会的!不是这样的!我不想消失,我也不想让你消失!”皮克奋力地摇了摇头。
“接受吧皮克,我们这种新状态,这种竞争关系……终究会把我们逼疯!”
“不会的!”他紧接着摇头。
“你怎么就不懂呢?皮克!你清醒一点,你这么懦弱,这么善良……你的这种性格都让我不好意思欺负你。”
“不会的。”皮克咬着嘴唇,乐观地说:“我们慢慢适应这种状态,不会发生像你说的那种情况。我尝试过了,你走路的时候我完全放松,这样就不会影响到你,你说话的时候,我不去控制舌头,这样你就能将话说完整,我们需要时间慢慢去适应……”他说完,仿佛连自己都不能相信自己的说法,又缓缓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慢慢适应?怎么适应。”突然,他的牙齿松开了嘴唇,发出了一声嗤笑,“我说一件事你就懂了皮克……我可怜的皮克啊,你不是喜欢海斯珈吗?假如!假如你最后和海斯珈在一起了!等你们结婚入洞房之后……那时候你该怎么办?你去亲吻海斯珈?你去抚摸她的身体?别忘了!你的所有感觉都是我能感受得到的!包括你的视觉!听觉!嗅觉!触觉!你扒光海斯珈的时候,我也可以看到她的裸体!你脱了裤子办事,我能和你同时高潮你信不信?你敢想象这个场景?你能忍受吗?嗯?你现在有没有感觉到竞争?你说话啊!你别忘了,此时是我们两个人的灵魂同时在操控着身体!我他妈的都能感觉到两只眼珠子可以同时朝不同的方向转动!你撒尿的同时我在打冷颤!你说完全放松?让另一个人操控身体?这现实吗?就像是刚刚面对那个贱种!你让我怎么放松?我一心要去找艾玛!而你这个倒霉家伙只会阻止我!你要我怎么放松……”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