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抖音小说 -> 玄幻魔法 -> 恶魔深渊

第一百六十九章 暴雨之夜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他们走回和平小镇之前,突然天降暴雨。
本来,按照正常速度,他们是可以在天黑之前回到和平小镇的,奈何皮克的腿并没有完全好利索,即使拄着贵族手杖,也只能缓慢行走。
一般来说,暴雨持续的时间不会很长,他们仓皇地跑进一处小树林,借以躲避。谁知雨越下越大,低矮纤细的小树根本不能挡住雨水,躲了一会儿之后,他们还是被浇了个透心凉。
已经没有比现在更糟糕的情况了。两个人没有商量,直接冒雨向和平小镇走去。
皮克越走越慢,赖德看得出来他的腿伤似乎在加重着。
当他们看见小镇边缘的时候,小镇的镇口,那个走了上百遍的方砖小路,早已经被雨水覆盖。他们把这种情况叫“发河”,用以形容水涝的严重性。话虽如此,小镇的排水系统还是很有建设性的,奈何有的人家地势低洼,不管挖了多少条地沟,都排不尽宅院里面的雨水。
“快!去默里希家,他家最严重了!”他们淌水走进镇口的时候,听到有人这样喊道。那人牵着一头拖着木板车的驴子,木板车上面摆放着一些箱子之类的事物,想必里面有一些怕水的东西。他这一喊,有一群牵着驴车的年轻人急忙向他所说的地方聚集。他们个个光着上身,只留一条麻质短裤。总共有二三十人,每个人身后都跟着一个空着的驴车,道路显得很拥挤。
“绕过去吧。”皮克说,“我们现在帮不上忙,至少先回去确定一下祖父是什么情况。”他示意赖德从人群中穿过去,牵驴的年轻人们擦干脸上的雨水,淌水前进。
“这不是北边贮木场的两个小子吗?你家的驴子呢?镇长大人发下来那么多的铜币,安排大家赶制好驴车以运送物资。”一个金色头发的青年人看着赖德和皮克,皱着眉头质问:“你为什么不完成镇长大人派发下来的任务?”
闻言,所有人都把视线汇聚在了刚刚回到和平小镇的两个人身上。
“是啊!你家的驴子叫大黑脚吧!每年小镇上一半的母驴都是去找大黑脚配的种,难道它只会骑别人家的驴吗?也拉出来让它干干活啊!”
“我记得他们在和平广场上开了一家木匠店,两天前镇长大人就让小镇里的各个木匠店赶制驴车了,为什么我看他家的们一直关着呢。”
“他家是卖贵族手杖的,之前我去看过了,完全是仿制品!呸!低贱的约德尔曼人!”
“你们也不能这么说啊,马贼来的时候,我记得是他们发给我们神奇木棍的。”
“有什么用?马贼都是镇长家的武士打跑的,给你木棍只是让你有个心理安慰罢了,对抗马贼的时候我可没看到这两个约德尔曼人,还不都是我们奥丁人冲在前面。”
不得不说,眼前这一群赶着驴车的青年全都是奥丁人,清一色的金色头发,白皙的皮肤。也难怪,普通的约德尔曼家庭拮据,哪里买得起驴子呢?而大黑脚,是皮克养父留给他的唯一遗产。
被一顿的言语打压,冷嘲热讽,皮克并没有什么值得生气的,即使是他们提起关乎种族的话题的时候,皮克也没有像之前那
么生气了。经历了生死的考验,还有在朱天的影响下,他几乎已经能做到喜怒不形于色。“赖德,我们走。”他看得出赖德的脸色不怎么好,催促道:“我们回家去看看祖父怎么样了。”
“呸!低贱的约德尔曼人!只会逃避责任!关键时候完全起不到什么作用!”
赖德终于不能忍受了,眼睛睁得像盘子一样大,“你们给我等着!”他站在众人中间,喊出来的话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谁说约德尔曼人逃避责任的,我现在就回家牵驴车出来!”
呃……皮克还以为他会和这群家伙打上一架。
两个人逃离般地走出一片讥讽声,回家的喜悦全失。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们走回家之后,发现自己家的地势还算高,并没有被水淹到。
家门没有像往常那样从里面锁上,轻轻一推就开了,就像是为他们留好的一样。
两个人走进主楼,缓缓步入二楼,悄悄地朝着卧室里面望了一眼。
“祖父睡着了。”赖德说,“我们下去吧。”
朱天开口:“赖德,刚刚那些人说的话别放在心上,从小到大,他们奥丁人一直欺负我们,都是一群没事找事的家伙,这些天你也挺辛苦的,赶紧回去睡觉吧,明天我们一起去找多莉。”
赖德轻轻嗯了一声,两个人这时已经走出了门外,去驴棚子里确定大黑脚正在酣睡之后,他把皮克送回了屋子。
赖德独自走出来,迈进了主楼后面的储存室。
储存室里,除了一些防止被水浸泡、被架得高高的各种木材外,角落里,还倚立着一量残破的木板车。
木板车丢失了一个轮子,这正是皮克的杰作。
皮克曾经站在这辆车上,让大黑脚带着他从山坡上冲下来,冲翻了贵族队伍、冲飞了数百名迎接贵族的少女和妇人。事后,肇事者大黑脚和皮克不知去向,是赖德偷偷地把这辆破败的驴车拖回了家里。
这时,他看着这辆板车,心里面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愣了一下过来,弯下腰去,缓缓地将木板车拖向储存室外。
渐渐地,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他将驴车拖到了制作间内。
擦了一下脸上不断流淌的雨水和汗水,他缓缓呼出了一口气,转身在储存室里找到了工具箱、麻绳和一些木材。
木制坚硬的促榆树,是制作木板车最理想的木材,从工具箱中取出趁手的工具,他将木材刨制成最佳的比例,经过反复比对……
大雨掩盖了他在制作间里的声音,但是皮克依旧可以“听到”并“看到”赖德在做着什么。
这个家伙,依旧是这样要强的样子,从来不能忍受奥丁人的歧视。
不得不说,赖德是一个合格的木匠,一个时辰之后,皮克看见他把木板车简单地翻修了一遍。
新的轮子配上新的麻绳,看起来有点不和谐,但应该不影响运送物资了。
皮克没有出去帮他,从约逊城走回来已经让他还没有痊愈的伤退超负荷了,回到自己的屋子之后,他不得不把腿上的木板重新拆开又紧紧地绑上,然后乖乖地
躺到床上。
凭借精神力,他看见赖德从驴棚子里把一脸不情愿的大黑脚牵了出来,给它绑好木板车,冒着大雨,走出了院子。
嫁给他,多莉会幸福的,皮克这样默默想着,然后忍着腿上隐隐传来的痛楚,陷入了沉睡……
事实上,这个身体已经两天一夜没有休息过了,当他睡过去的之后,理应得到一个好梦,然而……他又回到了那片深渊!
下坠!下坠!不断地下坠!永无止尽地下坠……
四周漆黑一片,犹如黑洞吞噬。
被吞噬的不仅是自己的身体,还有光线、声音,意识以及一切……
没有什么梦比这坠落的梦更加恐怖了。
心脏无时无刻不被恐怖的引力撕扯着,没有任何人能救自己。
无比真实,又无比虚妄。
真实的是下坠的紧张感和恐惧感,虚妄的是自己知道这一切终会结束。
但究竟要等多久呢?如果自己一直不直面深渊底部,是不是就会一直下坠……亦或者像是之前那样在深渊底部摔得粉身碎骨,然后发现一片火池……
就随之坠落吧……
没有什么值得期待的……
“皮克……”一道空无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很熟悉又很陌生……
熟悉的是他知道这个声音来自赖德,陌生的是他转头之后,发现赖德也在坠落!而且就在自己的身边坠落!
自己并没有醒,并且还发现噩梦中发现了赖德!
怎么可能!前两次做这种梦的时候只有自己一个人的……
“皮克……”那个声音又说,“这里是哪里?我好痛苦。”
“别怕!”他想起鹦鹉对他说的话,急忙对赖德说:“直面深渊,你就能醒来!”
“不!我害怕!我身上好痛!”赖德语气中透漏着恐惧。
“这是噩梦,只要我们直面深渊,就能醒来!看,像我这样!”皮克转头看向深渊底部,给赖德做着示范,然而他瞥见赖德却是在闭着眼睛……
“赖德!不要睡过去!赖德!睁开眼睛!”他大喊,拼命挥舞手臂,企图抓住赖德,但却抓了个空……
“赖德!”
皮克大喊着从床上坐起,睡前换上的干燥衣服已经被冷汗浸透。
天依旧黑着,他意识到自己并没有睡多久,黑洞洞的……看着四周熟悉的一切,熟悉的房屋,然而他却没有看到熟悉的人。
赖德……赖德……
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心底涌起,这种感觉强烈而又痛苦。带着焦急的冲动,精神力触角腾空而起,穿过屋顶,直飞高空。
和平小镇上空。
凭借精神力,皮克俯视着一切。
大雨依旧磅礴,但遮挡不住他的精神力感应。
在一群驴车之间,在一群奥丁青年的包围中,他惊恐地看见赖德满脸被鲜血覆盖,正躺在血泊之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