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抖音小说 -> 玄幻魔法 -> 陵夭

第九章 时光特使(三)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合七尊王殿之力祭出的力量!毁灭文明的力量!
众人震惊,即便是晨悦彤都被拜恩托的话所吸引,暂时从低落的情绪中挣脱出来。
“那你是怎么活下来的?还有你父皇和其他人。”刚说完,安德烈就想到了什么,目光一紧,“是水王殿?”
“是,也不是。”拜恩托给出让人费解的答案,他的目光有点发散,似是开始回忆:“在国度即将毁灭的那一刻,一股神秘又浩瀚的伟力降临,挡住了王殿祭出的那股毁灭性力量。就在我们以为灾难被上天化解了的时候,却发现整个地球都被毁灭性的力量因子所充斥,在这种恶劣又危险的环境中,任何生灵都毫无生存下去的希望。地球是能净化毁灭因子的,但净化的速度极为缓慢。至少净化千年,环境才能恢复到容许生灵生存的程度,但生存是即时的,在毁灭因子下,任何生灵连一年都无法坚持。那时我们才知道,毁灭并没有离开,还萦绕着我们,只不过采取了较为温柔的手段。”
他的声音冷了下来,甚至带有愤怒和仇恨:“也就在那个时候,水王殿发现了父皇手中的天地核心。清楚父皇宁可毁了天地核心也不会交给他,水王殿只能用黑袍隐藏身份,以永冻之力冰封亚特兰蒂斯。只待毁灭因子被净化干净,保留了火种的亚特兰蒂斯就会再度崛起。水王殿是以救世之举让我父皇承他的心情,只有这样他才能拿到‘亚特兰蒂斯之眼’。”
众人都不禁被这位亚特兰蒂斯殿下的话惊到了,微张着嘴,庞大的信息量令他们一时无法完全消化。
最先反应过来并找出疑点的是晨悦彤:“你说在亚特兰蒂斯历史上出现次数最多的是水王殿,那你们就没有人辨识出永冻之力吗?”
“怎么可能没有认出?你是现任水之主,最为清楚永冻之力,我想问你,你见过能令时光都停滞的永冻之力吗?”拜恩托问。
“令时光都停滞的……永冻之力。”晨悦彤俏脸上浮现出不可思议之色。
对于永冻之力,在座的人没有比她更了解的了,永冻之力可以阻滞时间,但停滞时光,她敢肯定,永冻之力绝对做不到。
阻滞时间是永冻之力令温度瞬间接近绝对零度导致的物体运动几乎停止运动的结果,这是一件在可理解范畴内也在可接受范围内的事,而停滞时光——如果说时间是一种运动对比的流速概念,那么时光就是一种生生不息的轮回概念。
“从你的表情中,我已经知道结果了。”拜恩托看着晨悦彤说,“这是种无法想象的伟大力量,正如此,我和父皇以及所有解封的亚特兰蒂斯臣民都没有往水王殿身上想,因为水王殿根本做不到。震惊水王殿的惊天之能的同时,又感激水王殿的救命之恩,解封后的亚特兰蒂斯臣民便将其奉为了特使,亚特兰蒂斯的时光特使。”
“时光特使?”安德烈三人又异口同声地说。
拜恩托缓缓点了点头,对他们的表现并不意外。
“把敌人奉为特使,这大概是你们国民做得最糊涂的事。”以辰咋舌。
“他们只是被水王殿暂时迷惑了。”拜恩托纠正。
“你可以戳穿水王殿,你是亚特兰蒂斯的殿下,你的话他们没有理由不相信,即使水王
殿救了他们。”以辰说,“而且,你父皇死了,你身为殿下,理应接替你父皇,成为亚特兰蒂斯的新王。”
拜恩托摇头一叹,语气中有掩饰不住的落寞和愤恨:“他们不会相信我了,水王殿将杀害父皇的罪名安到了我的头上,说我……弑父夺位。”
刚享受到一点点“重生”的喜悦就遭遇如此变故,落差之大,即便是现在,他都无法完全接受这个现实。
“水王殿为什么杀害你父亲?你父亲发现了他的身份?”安德烈看了看桌上像极了一粒米饭的微米耳机,确认格子正在实时接收。
拜恩托点头:“解封了部分亚特兰蒂斯后,水王殿以帮助亚特兰蒂斯恢复第四文明以往的荣光为由问父皇要‘亚特兰蒂斯之眼’。在交给他的前一天晚上,父皇发现了他水王殿的身份,然后就……如果不是父皇拼死拖住两尊王殿,又有神兵守护,我逃不出来。”
“两尊王殿?”
“风王殿,我和父皇看到特使与风王殿在一起。正是偷听了他们的对话,我们才发现特使其实就是亚特兰蒂斯的死敌,水王殿。只是,还没来得及离开,我们就被他们发现了。”
“是这样。”安德烈微微点头,又问,“你刚才说的神兵是什么?”
“同样是亚特兰蒂斯的至宝,仅次于‘亚特兰蒂斯之眼’。”拜恩托说。
“那【道剑·沫霜】呢?在你们水之国度排第几?”以辰好奇地问,问的时候下意识朝晨悦彤的方向看了看。
“【道剑·沫霜】不属于亚特兰蒂斯。”拜恩托沉吟了一下,“硬要排名的话,水之剑和‘亚特兰蒂斯之眼’并排第一,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说,水之剑的作用还在‘亚特兰蒂斯之眼’之上。”
“这么厉害!”以辰瞪大了眼。
随即他就恍然了,道剑是元素法则孕育之物,从某种程度而言也代表了天地,而且它能被人更直接地利用,作用确实要比有着极大开发难度的天地核心大。
“天地核心能卖一万亿,那水之剑至少也能卖一万一千亿,黑暗之剑比水之剑高了两个排名,最低也能卖一万三千亿。一万三千亿美元啊!十辈子也花不完!捡到宝了!捡到宝了……”以辰小声自言自语,嘴角隐有口水流出的迹象。
“嘀咕什么呢?”一旁的安德烈拿手肘顶了顶以辰。
“没,没什么。”反应过来的以辰连忙拿手背擦了下嘴角,防止真的有口水流出。
要不直接把黑暗之剑卖给俱乐部得了,不够的话自己就再签个卖身契。当然了,前提是保留自己的财产所有权。反正只要能成为万亿富豪,自己就算给别人打一辈子工也值了。
他捏着下巴,这样想。
“白日梦就不要做了,你现在就是俱乐部的打工仔。”洞悉了以辰想法的路璇毫不犹豫地给她泼了一盆冷水。
“白日梦还是要做的,万一哪天梦想成真了呢?”以辰笑笑,随后弱弱地补了一句,“你不当蛔虫可惜了。”
晨悦彤看向拜恩托:“你知道尤图嘉羙吷是怎么做到令时光停滞的吗?”
沉默的这一会儿,她想过很多种可能,即使永冻之力不间断地维持亚特兰蒂斯处于一个极慢的时间流速之
中也无法让拜恩托等第四文明的人活到现在,更何况想要永冻之力数千年维持某个地方的时间流速本身就是一件异想天开的事,纵使那个地方很小很小。
“在发现特使就是水王殿后,父皇猜测,当年水王殿之所以能做出那种惊天之举,应该是借助了那股神秘又浩瀚的伟力。”拜恩托说。
“伟力不是抵挡那股毁灭性力量的吗?怎么会帮王殿?”莫凯泽问。
拜恩托摇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或许是水王殿用手段骗过并获得了伟力的信任,我能感觉到伟力是有意志的。”
“意志?”
“像是活的,生灵。”
莫凯泽若有所思。
以辰抚着心口:“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你把‘北美核心’拿来拍卖是想引出水王殿报仇?”安德烈端起咖啡喝了口说,相比那股玄之又玄的伟力有没有意志,他更关心拜恩托拍卖天地核心的目的。
出乎安德烈的意料,拜恩托摇了摇头。
“那你是想做什么?”安德烈追问。
“水王殿逃脱,水之剑必然会择主,拍卖天地核心,目的是为了找到现任水之主。”说着,拜恩托看向了晨悦彤,“我不是水王殿的对手,想要报仇只有联合现任水之主。”
“我?”晨悦彤显然没想到拜恩托的目标是自己。
拜恩托点头:“只有合你之力才有镇压乃至抹杀水王殿的可能。”
“你怎么确定她会参加拍卖会?”安德烈问。
“我不确定,如果她不出现,我会尝试与水王殿……同归于尽。”拜恩托声音平静,但越是如此,众人越能感受到他的决心。
“这一切都是你自己说的,空口无凭。”路璇剥着橘子。
“空口无凭?”拜恩托眉毛微微挤了挤,半个月的时间里,他也只是勉强学会了英语,尽管路璇说的是英语,但想要理解一个由汉语翻译到英语的词,对他来说还是非常有难度的。
如果莫凯泽知道这位亚特兰蒂斯的殿下在一边躲避王殿追杀一边适应陌生世界的情况下学会了英语,而且只学了半个月,他大概会有撞墙自杀的想法。
“简单说就是你要证明,或者拿出证据。”路璇将剥好的橘子递向安德烈,在对方伸手接的时候她却又收回了手,然后掰下一瓣橘子扔进自己嘴里。
“没错,你需要拿出证据。水王殿说过你是亚特兰蒂斯的王,但敌人的话是不能信的,一切要以证据说话。”身为学生兼马仔的以辰连忙附和。
安德烈等人用缄默的方式赞同路璇和以辰的话,他们刚才都被拜恩托的话吸引代入了,潜意识里就认为了亚特兰蒂斯是存在的。
如果亚特兰蒂斯是假的,后面的一切都不会成立。
拜恩托沉默,眼帘低垂,看着桌上热气渐消的咖啡。
一时间,气氛变得安静,混合着咖啡苦涩和橘子清爽的香味弥漫在这不大的空间里,能听到的只有六人浅浅的呼吸声。
许久,拜恩托冷淡的嗓音才再次响起:“证据的话,这个……可以吗?”
随着话音的落下,他抬起头,比女人都精致漂亮的手从一侧摘下了白丝面纱。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