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抖音小说 -> 玄幻魔法 -> 陵夭

亚洲卷·单车女王与轻灵魔法·风 第二十六章 余热(一)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地狱中的天堂。
一个身影如同破麻袋倒飞出数百米,重重地摔在风幕上,青色战铠暗淡了不少,暗青色的屏障稍有凹陷,荡出巨大的涟漪。
完颜臻儿飘落回残破不堪的青色高台,三分之一的高台被莫凯泽劈碎,化为了漫天光点,与之一同受损的还有那华丽的王座,平滑的切痕将王座斜着一分为二。
双手抱胸,一双竖瞳注视着莫凯泽,完颜臻儿说:“反抗是徒劳。”
从有一定吸力的屏障上挣脱出来,莫凯泽一招手,掉落向下方的【道剑·尘冕】飞回手中,闪烁不定的青色剑息恢复了平稳。
感受到莫凯泽又开始增强的气势,完颜臻儿无奈地摇摇头:“还要做最后的挣扎吗?”
一双眼睛完全被青光充斥,一头青色短发如刺猬受惊竖起的刺,暗青色的纹路从战铠上褪去,顺着护臂向【道剑·尘冕】蔓延而去,经过墨青色的扁状剑把、宽大的剑格、细长平直的剑脊,最后来到闪着淡淡寒芒的单凹槽剑尖。
湮灭之力汇聚、压缩,泛着金属光泽的剑尖变色了,死寂的暗青色上跳动着危险的尘埃,周围的空间都出现了不稳定的波动,甚至隐隐有支离破碎的迹象。
“居然能凝练湮灭之力,我还是低估了你的造诣。”在感受到那股危险的气息后,完颜臻儿俊美脸颊上的随意逐渐收了起来。
“衍尘式!”莫凯泽一声大喝,【道剑·尘冕】朝前刺出。
嘹亮的剑鸣声中,剑尖微微一震,一点暗青色的尘飘了出去,颜色暗沉,无声无息,就像是普通的尘埃,随风轻扬。
发出这“脆弱”一击,莫凯泽脸色瞬间煞白,身体轻微摇晃着,好似随时都会坚持不住,从数千米的高空掉落下去。
面对那一点毫不起眼的尘,完颜臻儿神情前所未有的认真和重视,双手合拢,青色的光像液体般从如玉的皮肤中流出,汇聚向掌心的过程中渐渐化为暗青色。
暗青色的尘认准了高挑的倩影,定要与其一决高下,被它掠过的空间皆出现了不稳定的波动,尽管波动在尘过去后就消失了,但却真实出现过。
被虚无缥缈的气息锁定,完颜臻儿很清楚,自己躲不过那点打算扮猪吃虎的尘。
不过,她原本就没有躲的打算,那不是她的性格,她要与莫凯泽真正做过一场,不依靠任何外力,包括自己的半个孩子——“风神”。
合拢的双手张开了,一点暗青色的毫光悬浮在掌心上,大概是感受到了同等层次的力量存在,毫光跳动起来,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去。”完颜臻儿玉手往前一送,毫光飞出,迎上速度不快的尘。
当毫光出现的一刻,尘就改变了目标,如果有情绪,那么尘无疑是愤怒了,毫光的存在是对它无声的质疑和挑衅,就像是一山不容二虎,即便对方可能是母老虎。
数百米的距离在两个速度慢到像散步的家伙面前被无限拉长,但又在针锋相对的两人那紧张的眼中被无限缩短。
终于,两个并不起眼却满怀戾气的家伙慢悠悠地撞在了一起,像是争夺家产前亲兄弟最后的拥抱,笑里藏刀。
轰!
惊天的爆炸声响彻云霄,一股强横的冲击波在台风眼这偌大的空间荡开,爆炸的中心更是出现了一个能吞噬万物的黑洞,爆发巨大的吸力,部分冲击波都被其吸进了肚中。
在这一刻,空间都被恐怖的湮灭之力崩解碎了。
后退数十米,莫凯泽再次撞在了风幕上,裂纹密布青色战铠,气息虚浮,剧痛从四
肢传到大脑,整个身体似乎要被冲击波撕裂了一般。
世界中仿佛潜藏着神秘的力量,修复破碎的空间。
黑洞消失了,混乱的场面缓缓归于平静。
莫凯泽的视线由模糊变得清晰,眼神黯然下来:“输了吗?”
窈窕的身影依旧站在那青色高台上,有余力抵挡冲击波,甚至还护住了高台,完颜臻儿的状态明显比他好很多。
最强的一击仍没能取得成效,他终归还是输了。
“黔驴技穷了。”精致的玉足踩在台面上,完颜臻儿面无表情地望着莫凯泽,玉手虚握,风元素汇聚成一把青色光剑。
风幕吸扯着莫凯泽,原本引不起重视的吸力在此刻都成了他极大的阻碍,他力竭了。
好不容易挣脱风幕的吸力,他身体在空中摇摇晃晃,如断了线的风筝。
“大哥,我早跟你说过,第三种方法是行不通的,他们……太弱了。”完颜臻儿轻声自语,视线似洞穿空间,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握着墨青色剑把的手龟裂出大量血缝,像是被缝了无数针,从视觉上就感受到剧烈的痛。
暗淡的剑息在修复皮肤,但那种速度比赛事中的乌龟还慢,晦暗的光芒表明剑息处在极差的状态,如同身体被掏空的腹泻患者。
“结束了。”完颜臻儿天使的面孔忽然变得疯狂。
她修长的娇躯微躬,单脚跺地,弹射而起,瞬间跨越数百米的距离,挥起手中的光剑,朝莫凯泽的脑袋斩去。
面对王殿铁般的意志,灵魂烙印失效了。
感情羁绊约束不了疯狂的王殿,残暴的本性暴露无遗。
莫凯泽闭上了眼,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甚至连逃跑的力量都没有。
死吧,唯有死才能解脱。
死在她手里,也算是种幸福吧。
.
.
.
“这是……”莫凯泽睖睁着眼睛,不可思议地望着面前的一幕。
随着粉金色身影的出现,世界仿佛静止了。
神秘又古老的气息,独特的复苏韵味,尽管是比较女性化的颜色,但身影却是那么的挺拔,那么的威严,岳立在他身前,仿佛再狂暴的风雨都能轻易挡住。
造物主般的意志在天地间弥漫,散发着天地初生的灵韵。
在莫凯泽错愕注视下,身影缓缓转了过来,然后就是令他呆滞的古怪姿势,并拢的食指和中指闪着夺目的粉金色光芒朝他胸口点去。
一阳指?戳它?莫凯泽只觉得心里蹦出了一万个为什么。
被一阳指戳中的下一刻,他感到了,一股暖流注入了体内,强大的生机勃发,龟裂的皮肤被以惊人的速度修复,精气神全面恢复,劲头如破土的春芽。
几乎是愣神的短暂工夫,他的状态就恢复至了巅峰,甚至犹有过之!
莫凯泽震惊了,傻傻地看着眼前的身影,但身影全身上下都是粉金色的,完完全全是一个光人,他根本看不清身影的面容。
粉金色光芒为身影的主人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途!途的……力量!是它!它……”完颜臻儿发疯似的大叫,疯狂为那张天使的面孔增添了异样的妖艳。
那双美丽的竖瞳中有着复杂的目光射出,说不出是惊讶还是激动,抑或是震惊,都有,对,全都有,还有兴奋,强烈的兴奋根本掩饰不住,就好像快要饿死的乞丐忽然面前摆上了一桌满汉全席。
.
.
氤氲空间内,以辰完全呆住了,他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了莫凯泽,他的“一阳指”正点在莫凯泽的胸口上。
就在他扭头点出“一阳指”的时候,周围的场景变了,莫凯泽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还有遮天蔽日的暗青色风幕。
“这里是……台风眼?老哥,你这状态不是很好啊。”瞧着脸色发白的莫凯泽,以辰扭头看向高台上的那个倩影,“她是完颜臻儿?怎么变样了?太美了吧!莫凯泽,你中大奖了啊!就是身高……”
发现莫凯泽的脸色红润起来,以辰盯着他仔细瞅了瞅,最后落在了自己的“一阳指”上。
“一阳指还有这功效?”以辰忍不住抬头喊,“喂,你到底是何方妖孽啊?”
“哈哈!哈哈……”娃娃音在脑海中响起,欢快的笑声中有着得意,像是受到了老师的表扬。
“还真把自己当孩子了。”以辰嘀咕着把头低了回来,见莫凯泽以一种惊愕的眼神看着自己,立马收回“一阳指”,“老哥,不好意思啊,不是有意戳你的,幸好你是男的,不然我免不了被扇耳光。”
莫凯泽的眼神并没有因为以辰收回手而发生改变。
以辰朝他挥挥手:“他听不见我说话?”
“嗯。”娃娃音回应。
“没变样啊。”以辰摸了摸自己的脸说,“他也看不到我容貌?”
“嗯。”
“哈哈哈,我知道了,是角色扮演,你在玩角色扮演是不是?我扮演的肯定是上帝!”
“哈哈!哈哈……”娃娃音又传出笑声,只不过这次明显是嘲笑的语气。
没有理会脑海中调皮的声音,以辰脸上露出玩味又阴险的笑容,典型的小人得志:“嘿嘿嘿,那就好玩了。”
.
.
.
莫凯泽的目光不再震惊,他像看傻子一样看着眼前的粉金色身影,疑问直冲天灵盖,这到底是个什么奇葩东西?
刚开始的时候身影还给他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如同天神降临,但之后的一番动作彻底改变了他的看法。
身影扭头看的样子像极了偷东西的小偷心虚地回头看有没有被人发现。
身影一会儿对他挥挥手,一会儿又去摸自己的脸,他又不是瞎子,还有,那张脸全是粉金色的,难道还能摸出五官不成?
就在这时,身影动了,再次并拢食指和中指,然后猛地转身指向完颜臻儿,意思很明显:老哥,给我戳她!
粉金色身影突然转身的动作把莫凯泽吓了一跳,另一边的完颜臻儿同样被吓了一跳,她惊疑不定地望着拿“一阳指”指向自己的粉金色身影。
久久不见有光芒从身影的“一阳指”中窜出,莫凯泽脸色古怪:“你……想做什么?你的指头……没事吧?”
他以为这位“上帝”的“一阳指”失效了。
粉金色身影回过头来,点了点莫凯泽,随后又回过头去,“一阳指”再次指向完颜臻儿。
莫凯泽明白了:“你是让我打她?”
粉金色身影缓缓点头,一副孺子可教也的样子,随后朝旁边一挪身体,双手抱胸,意思是:我要看戏,给我揍她。
一道流光闪过,莫凯泽冲了出去,虽然对那粉金色身影充满了好奇,但他也知道,当务之急是对付芙尔什羙吷,“风神”已经在破坏了。
莫凯泽并不知道,自粉金色身影出现的一刻,“风神”就停止了前进,好似有至高的神明施展了无上神力把“风神”定住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