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抖音小说 -> 玄幻魔法 -> 陵夭

亚洲卷·单车女王与轻灵魔法·风 第二十一章 尤图嘉羙吷(三)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太平洋。
如今的太平洋是非常危险的,一个庞然大物正在广阔的海面上肆虐,凡是遇到它的动物,无论是天上飞的还是海里游的,都受到了致命的打击。
阴暗的天空从视线的天际延伸到视线反方向的天际,狂风暴雨夹杂着偶尔划过的闪电,颇像是神人渡劫或仙人飞升的壮观场景。
与台风相隔甚远的侧前方,一架小型远程客机正飞往上海。
宽敞的机舱里,晨悦彤坐在座椅上闭目休息,除了她之外,整架飞机上就只有驾驶舱里的两名令行部成员。
昨天起飞,本应在今天上午到上海,但因为台风,航程被迫改变,致使飞机绕了一段路,下午了依然没有抵达目的地。
好在不晚,再有两个小时就到了,速度比台风快了不少,时间更是远赶在台风之前。
秀眉微动,晨悦彤睁开了美眸,一直没有经过正式训练的她经过一周封闭式极限运动后,体内的剑息有了明显的增强。现在的她,无疑能发挥出【道剑·沫霜】更多的力量。
还有那神奇的水莲室,莲睡让她对水元素的认知更深了,对水元素的掌控也更强了。
可以说短短一周,她的能力就有了全面的提高。这是综合能力的提高,而并非是针对某单一能力的强化。
虽然她自觉现在还不是莫凯泽的对手,但如果对上莫凯泽,她有自信能坚持很长一段时间。
至于那个叫以辰的家伙——她觉得以辰更适合打酱油。
舒展了下久坐的身体,奇异的宝蓝色望向舷窗外,窗外的天空并非湛蓝,甚至都比不上万米下的大洋,云层也不再洁白,呈影响人好心情的灰白色。
这些变化自然不是所谓的天色已晚导致,黄昏应该是夕阳染红世界的最佳时机,而不是拿起一桶灰黑色的油漆在即将完工的墙漆上胡作非为。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那个叫“风神”的家伙,即便隔远远的,它都不放过任何渲染氛围的机会,趁机在天气上做些手脚。
滴滴滴!滴滴滴……
急促的警报声突然响起,红色预警.灯光刚将机舱染成红色,剧烈的晃动就产生了,零散的东西瞬间脱离原来的位置,向一个方向摔出去。
尽管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但晨悦彤并没有摔出去,她庆幸自己带了安全带,足够结实的安全带将她牢固地“绑”在了座椅上。
“怎么回事?”晨悦彤联系驾驶舱。
“飞机遇到寒流!”一个男子急切的声音传来。
“开什么玩笑?我们是在万米高的空中!”晨悦彤忍不住喊。
寒流是一种海水运动方式,指的是海洋上从水温低流向水温高的地方的洋流。洋流是什么?是海水的大规模流动。
万米高空遇到寒流?她觉得驾驶员可能是个傻子。
慢着!晨悦彤忽然意识到了问题在哪儿。
如果空中的水分子足够多,多到一种可怕的地步,低温使水分子凝聚成水滴,确实有可能在空中短暂形成一小股降雨式寒流!
“确实是寒流!这片区域的水分子密度达到了85%,有强烈的水元素波动!”男子的话印证了晨悦彤的猜测。
“坐好!飞机紧急下降!”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晨悦彤双手立刻抓住座椅两边的扶手,上飞机前她就知道,女子才是这架小型客机的机长,而男子则是副驾驶。
在飞机上是没有副机长这个职务的,飞行员的职业生涯总共分为三个阶段,那就是飞行学员、副驾驶和机长。当然,如果是军队里的飞行员,那就另当别论了。
“高度9000米、8000米、7000米……”男
子向机长汇报着高度。
当高度到了5500米,飞机才停止了下降。
这个高度在大洋上还是安全的。
危机仅给三人留了片刻的喘息时间就再次袭来,舱内的温度开始急剧下降,温度显示器上的数字规律地递减,一次跳动就下降一度。
蓝色剑息应激性亮起,帮助晨悦彤抵御寒冷。不过驾驶舱内的两人就没这么好运了,低温使得两人寒颤不断,座椅的加热功能都无法弥补寒冷对屁股的“创伤”。
滴滴滴!滴滴滴……
又是急促的警报声,不过机舱内已经成了血的颜色,红色预警.灯始终坚守着传播紧张乃至恐惧的职能,不放过任何恐吓人的机会。
“仪器失灵!”控制面板上紊乱的数据引起机长的大喊。
仪器失灵导致飞机急速下坠,一时间,整个机舱乱成一团,东西东倒西歪,从一边摔出去,又从另一边摔回来。
“座椅紧急……加固!准备……弹射跳伞!”副驾驶扯着嗓子喊。
“这不是……新秀的飞机!”机长驳斥。
一般的客机都是不配备降落伞的,更不用说座椅具有弹射跳伞的功能了。在万米高空,气温低、氧气稀,环境恶劣,跳伞是十分危险的,更何况也没有哪个机场会提出乘客乘坐飞机前必须先学会跳伞这样的无理要求。
“那……怎么办?”副驾驶脸色一变。
他们是带了降落伞的,但现在的情况根本无法将降落伞穿在身上,飞机下坠使得舱内剧烈晃动,一旦解开胸前的安全带,他们的身体会瞬间被作用力带到驾驶舱顶部。
铮!
清脆的剑鸣与刺耳的警报声相比微不足道,但当宝蓝色的光芒出现在机舱内的一刻,叫嚣的警报声就停止了。
【奥义·冻延】!
强烈的失重感消失,不再烦扰大脑;在空中的东西,大到行李箱,小到水杯,尽数静止;红色不再完全占据机舱,更多的宝蓝色洗净了鲜艳的血。
空中,飞机依旧在急速下坠,但舱内,一切却诡异地静止了。
解开安全带,穿上降落伞,晨悦彤手持藏蓝色圆状剑把走向驾驶舱,倾斜的机舱使得过道像是一个劣质滑坡——并不光滑。
轰的一声,蓝色剑光劈开了结实的舱门。
驾驶舱内,女机长保持着手握操纵杆的动作,神情一片凝重;男副驾驶表情就复杂多了,有紧张也有惊吓。
来到一动不动的两人面前,给他们解开安全带,又给他们穿上降落伞,整个生疏的过程晨悦彤都是在快速的心跳声中完成,第一次遇到这么惊险的事,难免紧张。
幸好不是万米高空,不然还要给他们戴氧气面罩。
又是一道蓝色剑光自【道剑·沫霜】劈出,风挡玻璃瞬间裂成碎片,拉下开伞绳,晨悦彤拽起两人,先后扔出窗外。
这一切做好后,宝蓝色的光芒开始褪去,将占领的大片领地重新还给血的爪牙。
乱七八糟的声音和眼花缭乱的光线在几秒内袭击了两名令行部成员的眼睛和耳朵。
两人只听到身后一声巨响,眼前有黑影闪过,就被人提起,扔出了舱外。
当两人反应过来时,降落伞已经打开,猛烈的大风在耳边轰鸣,扑面的寒风刺得面部生疼,客机在眼中不断缩小,直至化为黑点脱离视线,先一步坠向大海。
距离海面五百米的高度,晨悦彤离开了客机,白色的降落伞打开,如渺小的蒲公英在广阔的天空轻盈飘落。
少时,爆炸声从下方传来,巨大的浪花携着冲天的火光和黑烟在海面肆虐。不过仅仅肆虐了片时,火光和黑烟就被脾气差的大洋所吞没。
没有丝毫劫后余生的放松和喜悦,此时的晨悦彤全神贯注,警惕着四周,她隐约感觉到天地间潜藏着一股可怕的力量。
这里的水元素浓郁到了一种可怕的地步,不是大洋的缘故,因为她就是用大洋其他地方来对比的。
在这种地方,她占据了优势,能发挥出更强的力量,但如果敌人同样占据了优势,而且优势比她大,那她所谓的优势无疑就变成劣势了。
嗡!
微弱的嗡鸣声伴随着无形的波动在天地间荡开,受昏暗光线影响呈深蓝色的海面上,一层纯净的蓝色由一点向四面铺展开来,所过之处海面波光粼粼。
转眼的工夫,偌大一片海面都变成了泛着晶莹亮光的纯蓝之色。在波光的照耀下,阴暗的天空都明亮了许多。
哗哗的水声从一处海面响起,海水向外翻腾,如清澈的水伴着欢快的音乐从泉眼涌出。
顷刻间,一道蓝色光柱自翻涌的海水中喷薄而起,直冲云霄,蓝光带着如液体流淌般的光纹,一出现就成为了浩瀚大洋的焦点。
蓝色光柱内,气势如虹的伟岸身影浮出海面,冰凉入目的蓝色短发,朴实无华的古纹衣袍,冰晶战靴踏着厚重的海水。
上升中,伟岸身影如驰骋疆场的将军,浩荡的气息从海面上扩散开来,引起海水沸腾!
在伟岸身影出现的一刻,整片海域都成了其发挥的主场。
感受到那伟岸身影身上若有若无的危险气息,晨悦彤轻声说:“尤图嘉羙吷!”
五王殿,尤图嘉羙吷!
海水将男子托到了百米高的空中,上升才缓缓停止。
蓝色古巾遮住了男子下半边的脸,一双眼睛淡漠不失威严,眉宇间印有蓝纹闪烁。
“有些迟的正式见面,我该称呼你水之主还是……晨悦彤?”雄浑稳重的声音,听起来心情很不错。
“不该自我介绍一下吗?没礼貌的家伙。”晨悦彤俏脸上一片慎重。
她解开双肩上的降落伞带,身体向下掉落时,一道水柱从海面喷涌而起,如从海中跃起的长龙,托住了她的双脚。
“还是先送见面礼吧。”男子抬起了衣袍中的右手。
清脆的响指声中,两块沉重的冰块从天而降,嗖嗖两声,从晨悦彤面前划过,坠向下方的大海。
被冻在冰块中的正是女机长和男副驾驶,降落伞还保持着打开的状态,与冰块同样成为了一体。
“你!”晨悦彤怒视男子,她明显地感觉到冰块中的人已经被冻死了,毫无生命波动。
“还没有完。”望着惊怒交加的晨悦彤,男子朝下指了指,示意她继续看。
破空声中,蕴藏了强大冲击力的冰块砸向海面,预料的扑通声并没有响起,本应十分坚硬的冰块在即将砸到海面的瞬间变得脆弱无比。
接连两声沉闷的炸响,巨大的浪花溅起,砸在海面上的冰块轰然碎裂,爆成了无数夹杂着降落伞碎片和尸体残肢的碎冰,薄薄的血雾形成,淡淡的血腥味弥漫空中,画面惨不忍睹。
“混蛋!”在满含愤怒的娇喝声中,昏暗的天地骤然一亮,一道惊天的蓝色剑光划破空间,朝男子劈了过去。
波光粼粼的海面上,大片蓝光亮起,宛若有了生命的海水呈弧形从男子身后涌起,转瞬间就形成了高达百米的巨型水幕。
辽阔的海面上突然升起百米高的巨型水幕,极易让不知情的船只误以为遇到了水怪。
“一言不合就动手,还真是把我当成宿敌了呢。”低笑声中,男子的手微微一挥。
无比厚重的水幕从男子上方越过,如凶猛的巨兽扑了出去,迎上劈来的惊天剑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