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抖音小说 -> 玄幻魔法 -> 陵夭

起始卷·山雨欲来风满楼·首 第二十七章 他又来了(二)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美国,明尼苏达州,罗彻斯特。
一架飞机降落在罗彻斯特机场,滑行离开机场跑道。
飞机停下后,乘客井然有序地下舷梯,走在最后的两名乘客是路璇和一个戴着鸭舌帽和黑色口罩的青年。
“没必要打扮得这么花枝招展吧。”路璇瞥了旁边的青年一眼,顿感无奈,“对警察而言,你比泳装美女更引人注目。”
飞机一到机场,以辰就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帽子和口罩戴上,一副生怕被被人注意到的样子。
以辰低着头偷瞄四周,警惕的眼神宛如刚跑出来的老鼠:“明星都这种打扮,不然会被粉丝围在机场寸步难行。你知道,粉丝向来都是很狂热的存在。”
路璇双手揣着口袋:“你的意思自己是明星喽?”
“如果一个粉丝也算的话,那的确是。可不要小看我这个粉丝,他一人就能挡千军万马,杀红了眼连我都不放过,或许他会先杀了我。”以辰打了一个寒颤。
“你以为暗王是通过你那张皱巴巴的脸才找到你的吗?在他眼里,【道剑·夜束】带给你的光芒比如来佛祖的佛光都要亮。”路璇伸手在空中划了一个圆圈。
“其实我不该来,来了很可能会连累你。”一想到自己被暗王盯上,以辰立时有些后悔跟来了。
路璇轻轻一笑:“这算是自我嫌弃吗?等我嫌弃你了,你再走也不迟。”
二十分钟后,两人来到一座宏伟的建筑前,徽标是三个交叉的盾牌。
梅奥诊所,神经、肠胃、妇科等八个医学科目全美排名第一,更被《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杂志评为全美综合实力排名第一的医院。
宽敞的电梯中仅有四人,除了他们就只有一对老年夫妇,老太太坐在轮椅上,老爷爷站在爱人身后,一双手牢牢抓着轮椅的把手。
这对老年夫妇正在聊他们年轻时的点点滴滴,幸福之情溢于言表。
即便不回头,以辰和路璇也能清楚地感受到身后投来的艳羡目光,显然他们被误会了。
以辰提着一个浅咖啡色的女士手袋,听到两位老人说从他们身上看见了年轻时的影子,小声对路璇说:“他们误把我们当成情侣了。”
“那你感觉呢?”
“我?我没什么感觉,就是单纯陪你看病啊。慢着,你不会是认为我喜欢上你了吧?”以辰一惊,“我是出于朋友间的情义和作为学生应尽的职责才陪你来的。”
没错,以辰此行的目的就是陪路璇来看病的。
梅奥诊所是精神科的权威,路璇一直在这里就诊,每隔一段时间就来做一次定期检查。
路昊川告诉以辰,路璇的精分是一种不今不古的奇怪病症,不是多重人格,也不是精神分裂,她拥有健全且唯一的人格,除了性格反复无常,其他都再正常不过。
好奇之下,以辰查阅了资料,发现路璇的表现确实与多重人格和精神分裂具有很大差异。
多重人格是一个人身上显示出了多个“角色”的人物特点,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行为习惯、思考方式、自我认知等;精神分裂则是一个人思维、情感、行为等方面的分裂,常出现思维紊乱、精神衰弱、被害妄想等情况。
“是老头让你来的吧。他没时间,怕我一个人想不开?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我没那么傻。”路璇一语中的。
“路叔叔是找过我,不过我也认为他的担心是多余的。说实话,我觉得你挺正常的,看上去完全不像是有病的样子。之所以跟来不是怕你想不开,是怕你一个人太孤单。”以辰坦言。
路昊川的确找过他,因为最近都是他和路璇待在一起,所以希望他能陪路璇来看病。
路璇用“你自作多情了”的眼神看他:“你不跟来,我也不会是一个人。”
以辰摊摊手:“但我已经跟来了不是吗?总不能刚来就让我飞回去吧。”
“为什么不能?等它停下你就可以原路返回。”路璇瞟了眼显示器,“我帮你订机票,最快的航班,头等舱。”
“别啊,就算不挽留,也不要赶着走啊。再怎么说我也是陪你来的,必须陪你回去,况且你手袋还在我这里。”以辰晃了晃手里的手袋。
“一个手袋而已,给你了。你敢的话,证件也可以带走。”路璇漫不经心地说。
以辰露出讨好的笑容,巧妙变通:“学生哪敢拿老师的东西啊?你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是看在我帮你提手袋的份上,就让我留下呗。”
以辰的恳求还是有效果的,最起码他留下来了。
其实路璇原本也没打算真要赶他走,只是身后有两位精神层面的月老,若是他们太沉默,气氛会变得很尴尬。
出了电梯,两人都不禁松了口气,老年夫妇要去的楼层比他们高,电梯继续往上了。
两位老人和蔼又热情,期间他们打了招呼,出电梯时和他们挥手道别。
以辰跟在路璇身后,早就摘了帽子和口罩的他像是一个合格的小弟。
只不过这个小弟却是一边走路一边走神,他在梳理刚才对路璇“盘问”的结果,这勉强算是他闲来无聊取得的战利品。
路璇的家在上海松江区,但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了墨尔本,平常很少回家。
成为新秀的一员后,她回家的次数就更少了,即使回家待的时间也不长,基本都是父母来墨尔本看她。
让以辰意外的还是路璇的职位——剑督使。
剑督使是一个监察职位,监察与道剑有关的一切事宜。
在他嘀咕了一句整个俱乐部都与道剑有关的时候,路璇告诉他自己监察的就是整个俱乐部。
这让以辰很是无语,他还以为玫瑰会员的身份鲜有人能比,结果却是自己一次又一次被人碾压。
最让以辰无语的是他询问路璇如何成为剑督使的,得到的答复竟然是剑术造诣高。
事实也的确如此,因为剑术对道剑之主控制特性力量有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俱乐部才设立了剑督使一职。
剑督使必须由俱乐部中剑术造诣最高之人担任,而目前那个最高之人正是路璇。
来过梅奥诊所不下十次,所以路璇对这里非常熟悉,几分钟的时间两人就来到了精神科。
路璇的医生是一个戴眼镜的美女,唇角有颗小痣,身材高挑,穿着代表医生身份的白大褂,三十多岁就已经是精神科的主任医师了。
诊室有里外两间,外间是等候室,里间是诊断室。
没聊几句,路璇就跟着美女医生进了里间。
以辰也想跟着进去,但被医生以闲人免进为由挡在了外
间。
郁闷的他只能坐在椅子上,拿起桌上的四阶魔方打发时间。
诊断室不大,只有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装饰也很简单。
精神科的诊断室是没有检查仪器的,或者说医生就是检查仪器。
“先做个心理测试。”美女医生一如既往地递给路璇一张问卷,“你父亲昨天和我通过电话,他说你最近的变化很大。”
“我觉得你该给他看一看,他最近就见过我一面。”路璇拿了一支笔,低头填写问卷。与其说是填写,倒不如说是默写,因为路璇根本没有看问题一眼。
“你父亲只见过你一面不代表其他人也只见过你一面。”医生接过路璇的问卷,无奈一笑,果然,和以往一样。
路璇确实是默写了问卷,默写第一次填写的内容,而第一次填写的内容是贺知章的《回乡偶书》: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这是小时候去墨尔本的时候,老头特地教给她的。
不是路璇不配合,而是她实在不知道那些问题该如何作答,选择题还能随便选,简述题就无从下手了。
在医生说了你可以随心写后,她就写了这一首诗,以后的问卷也都在重复这一首诗。
见路璇不说话,美女医生继续说:“你这次的表现和前几次差别很大,笑容在显著减少,这可不是个好现象。”
“第三次、第五次、第九次和第十三次,我好像都没笑。”路璇转笔,她的记忆力一向很好。
“想不想笑和能不能笑是两种性质,之前的你是因为某种性格不想笑,现在的你是因为某种原因不能笑。”医生的话一针见血,“说不能笑太勉强了,应该是生硬的笑容在渐渐取代自然的笑容,你在压抑自己,这么做致使你偏于乐观的那部分性格受到了压制。长久下去,你的性格分化会严重失衡,最终很可能会导致性格极端化。”
路璇依旧低着头,声音有些轻:“极端化不好吗?只有一种性格,病好了,像个正常人一样。”
“你的病是在朝好的方向发展吗?你的病在恶化。你越来越正常了吗?你更不正常了。”美女医生郑重地说,“这么说可能很伤人,但却是事实。”
“无妨。”
“这样和你说吧。假如正常人的性格是个圆,那你的性格就是多个圆交叉在一起,而性格极端化就是个椭圆。分化失衡就是交叉在一起的多个圆向着椭圆方向融合的过程,期间还会进行无规律的剔除,也就是你当下面临的问题。”医生把问卷放到抽屉里,“你要知道,不管是分化失衡这个过程还是性格极端化这个结果,都会对你和你身边的人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
“身边的人。”路璇终于抬起了头。
她清楚自己的病,病状罕见且治愈困难,但她万万没想到这病的后果会如此严重。
路璇秀眉紧蹙,手上转笔的动作停了下来,她不在乎自己,即便是可能会出现自残、自杀等行为,但绝不可以不在乎身边的人。
美女医生背对窗户,双手撑着窗沿:“所以,你是为了什么事抑或是为了什么人才这么做的?你可以不说,我只是想让你对自己的病有个正确的了解。你要顺应本心,不隐藏、不约束、不克制,做真正的自己。”
随着医生话音落下和路璇的缄默,诊断室陷入了一片安静。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