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抖音小说 -> 玄幻魔法 -> 陵夭

起始卷·山雨欲来风满楼·首 第二十一章 什么剑法(二)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不要以为我说的这些与剑术没关系,想要抵挡那些攻击,就必须对剑足够熟悉。如果换成其他任意一件冷兵器,我也做不到。”路璇拿着剑走回来。
“我们训练时有护具吗?”以辰比较关心这个问题。
“还有比道剑更好的护具吗?道剑护主是你能活到现在的最好保障。就算是第一次遇到殿侍,你也不至于吓得身体不听使唤吧。”路璇明显不打算给他留一点面子。
“幼小的心灵受到了猛烈的冲击,一时间缓不过来也是正常的。”以辰笑得很勉强,“其实我觉得抵挡那些攻击的最好方法就是穿戴好防弹衣和防弹头盔。”
“剑术是攻防一体,不只用来防御。”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路璇走向场地中央,“让你看一看真正的剑术。一套剑法,仔细看。”
“一套剑法。”以辰喃喃。
看着路璇的背影,直觉告诉以辰接下来发生的事将会带给他更大的震撼。
路璇提着细长铁剑,剑尖触地,随着步子的迈动,金属剑尖与水泥地面发出摩擦声。
就在这脆亮的摩擦声中,女孩不一样了,倩影还是那个倩影,但气势却变了,变得凌厉,变得威严,令人芒刺在背。
宝剑锋从磨砺出,此时的女孩就像是一把磨砺已久的锐利宝剑,即将出鞘!
当走到场地中央的那一刻,路璇腰部放松,重心左移,力气从腰部经过背部贯至肩部,右腿屈膝上抬,单脚站立,身形挺拔,同时右手屈肘上提,铁剑由下向上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出现在身前,与目光平行。
下一秒,路璇的动作突然加快,力气从腰部经过大臂贯至小臂,弓步上前,手臂由屈而伸,剑身一震,剑尖破空。
铮!
随着一声清脆的剑鸣,铁剑骤然朝前刺去。
握着剑把的手缓缓用力,铁剑仿佛受到神秘力量的加持,剑身不受控制地震动,剑尖隐隐有寒芒闪烁。
刺出的力量变大,铁剑撕裂空气,带动路璇的身体前冲。
若是前面站有一人,以辰毫不怀疑,其身体绝对会被蕴含极强力道的铁剑刺穿。
路璇右腿前神,跺地,止住了冲力,身体下蹲的同时手腕用力下压剑把。
随着身体的下蹲,水平的铁剑竖起,剑柄快速下落,剑首似有气流汇聚,猛地砸向地面。
啪的一声,剑首轰然破碎,紧接着整个水泥地面轻微一震。
砰!
沉闷的声音响起,坚硬的水泥地面下陷,被砸出一个手掌大、拳头深的凹坑。
剑身顺势而下,蓦地挥向地面。
嚓的一声,锋利的剑刃将水泥地面硬生生地切出一道一臂长、两指深的凹痕。
噌!蹭……
铁剑斜刺地面,下蹲的身体以左脚为中心旋转起来,剑尖与地面的高速摩擦产生寥寥火星,形成了一个若隐若现的火星圈。
唰!
宛若银蛇的铁剑围绕腰肢,路璇左掌拍地,腰部微弓,双腿发力,旋转的身体倏地跃起。
一系列动作前后连贯,几乎是一气呵成,强劲的力道和飞快的速度使得一招一式都充满了恐怖的杀伤力。
泛着金属光泽的剑刃配上黑色的剑服,再加上急速旋转生成的劲风吸附起地面的些许灰尘,路璇就犹如一个带有利刃的暗黑陀螺,原地形成了一场好似能割裂一切的金属风暴。
身体上升到一半,白色发带忽然松开,飘落下来,米灰色的长发迎风甩动,路璇腰部
发力,力气经过背部贯至手臂,围绕腰肢的铁剑突兀地出现在头顶,素手握着扁状剑把,挥舞铁剑。
剑身宛如具备了灵性,在她的手中舞动起纤细的身姿,银白色的光影若隐若现。
一时间,女孩气势大变,变得冰寒,变得冷漠,拒人千里之外。
风萧萧兮易水寒,风声萧萧,寒气袭人,此时的女孩就犹如一个视死如归的女中豪杰,奔赴战场!
墙角的以辰忽然有种诡谲的错觉,刹那间,整间磨剑室陷入了风吹水寒的恶劣环境,苍凉的悲壮之情油然而生。
路璇身体旋转的速度正在加快,挥舞铁剑的速度也在加快。
风啸声愈发强烈,银白色光影也愈发清晰,一切都向着一个极点靠近,无限靠近。
霎时间,极点达到!
路璇腾空三米的身体居然奇异地停止了旋转,悬停在空中,空间如同静止了一般。
不知何时,铁剑立于头顶,震动不已,她双手紧握剑把,剑身上银白色光芒闪烁,似是金属光泽,又似是力量光晕。
某一刻,路璇美眸中迸发出明锐的目光,铁剑划出一个弧度从头顶落到右肩,紧接着从右肩处直至左腰,猛然挥下!
嗡!
神秘的力量爆发,一股无形的剑气扫出,向着正前方的墙壁斜劈而去!
轰!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彻磨剑室,与刚才水泥地面的轻微震动不同,以辰明显地感受到整间磨剑室都是剧烈一震,准确说是磨剑室的整个水泥层。
灰尘滚滚,路璇及时后退,避免了重蹈覆辙的尴尬。
墙角的以辰宛若木雕泥塑,表情呆板,眼神凝滞,视线一动不动地停留在那满是灰尘的墙壁上,直接忽视了朝他面对面走来的路璇。
灰尘在空中肆虐了一番,渐渐飘落到地面上,真正的“尘埃落定”。
视线终于不受阻碍,目光落到那面墙壁上,以辰彻底震惊了:“这……”
只见平整且坚硬的水泥墙壁上赫然多了一道裂缝,一道足有十米长、一米深的裂缝!
磨剑室俨然成了一只恐怖凶兽,墙壁是它那微张的狰狞巨嘴,裂缝则是它露出的阴森牙缝!
放眼望去,令人触目惊心!
路璇扔掉手里只剩下剑柄的铁剑。
是的,铁剑只剩剑柄,剑身消失了,不是断裂,是消失。
身为始作俑者的她一脸淡然,连墙壁上的裂缝看都不看一眼,显然对自己那一击的威力了如指掌。
无视以辰的呆滞,她直接走向密室门:“换一间。”
一分钟后,以辰脸色古怪地走进一间磨剑室,这是第三间了。
其实根本不用换磨剑室,上一间只是墙壁上多了一道裂缝。对于有着宽阔空间的磨剑室来说,那点灰尘压根不值一提。
但现在他却不敢发表丝毫看法,谁知道自己这位老师听了之后会将他的话当成建议还是意见?万一是意见,那他就嗝屁了。
以辰望着平整的水泥墙壁发怔,仿佛下一刻上面就会多出一道深长裂缝。
场地中央,路璇双手抱胸:“剑并非鸡肋,它不是单纯的冷兵器,就好比在建筑师眼中,建筑是有生命的。真正的剑术无规律可循,一个循规蹈矩的剑客,注定剑术平淡无奇。”
震撼之余,以辰又惊羡路璇刚才剑法招式的酷炫和威力的强大,忍不住问:“你刚才施展的是……什么剑法?”
“什么什么剑法?”
“就是名字啊,那么厉害的剑法总不会没有名字吧?”
“没有。”路璇摇了摇头,沉吟了片刻说,“以前没有,现在有了,就叫《什么剑法》。”
“《什么剑法》?这也太草率了吧。”
路璇斜睨他:“我想叫什么就叫什么,你管我?”
以辰连忙摇手:“不敢不敢,你想它什么就叫它什么。那套剑法……是你独创的?”
“不是我难道是你啊?”路璇淡淡地说,“我刚才施展的只是剑法中的一部分,之所以施展就是想告诉你,在某种意义上真正的剑术并不比现代武器弱。”
以辰心说应该是不比现代普通武器弱。
“《什么剑法》运用了空气动力学和陀螺力学,是空气流动和轴转动的有效结合。”路璇看着他,“根据道剑掌控法则这一事实,质门推测,只要运用量子力学研究出元素的运动规律,就有机会创造出引导剑和引导剑法。简单说就是伪剑息,能使持剑者暂时拥有引导元素的能力!”
“伪剑息!”以辰骇然。
如果质门能创造伪剑息,那岂不就意味着质门可以创造伪道剑之主?
即便只是暂时拥有引导元素的能力,那也比一般武器对王殿的威胁性大。
有时候,以毒攻毒才是最有效的方法,以元素对抗元素一直是俱乐部的主张,不然也不会有定波器和日逐仪了。
以辰遽然一惊,在质门能创造伪剑息的基础上,他想到了一种可能。
倘若伪剑息能无限制造,那岂不是说伪道剑之主也可以无限制造?以人类的庞大基数——若是这个实验成功,人类必定迎来史无前例的技击性新篇章,社会乃至自然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只是这个变化,可能是良性的,也可能是恶性的。
“这是目前最值得实践的理论,也是质门研究的主要方向之一,只是进展比较缓慢。”路璇显然没有以辰想得那么多。
以辰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然后按奈不住内心的激动,充满希冀地问:“《什么剑法》,我能学吗?”
“看你表现,基础练不好一切都是徒劳。”路璇伸手,示意他把剑拿来。
以辰手上把桃木剑递给路璇,嘴上却严重怀疑桃木剑在她手里坚持不了多久:“要不要换一把铁剑吗?”
“哪儿来那么多废话?”路璇接过桃木剑,“记好了,剑术基本剑法繁多,这里只学十八种,分别是刺剑、劈剑、挂剑、撩剑、云剑、架剑、点剑、崩剑、截剑、抱剑、穿剑、斩剑、拦剑、绞剑、削剑、压剑、抹剑和带剑。通过不同的组合形成多变的组合剑法,再结合不同的体质和身法形成诡谲的完整剑法,也就是独创剑法。”
“慢点慢点,太快了,记不住。”以辰听迷糊了。
“你会记住的。从今天开始,每天我教你二到四种剑法,当天必须做到心手相应。”路璇瞧了他一眼,握着剑把,转动剑身,“剑刃朝上下是为立剑,朝左右是为平剑。”
“第一种,点剑。”她立剑,提腕,桃木剑向前下点出,“立剑,手腕放松,迅速有力地提起手腕,手臂伸直,使剑向前下为点,力达剑尖下锋。”
“第二种,刺剑。”她平剑,屈肘,桃木剑向前直刺,“快速屈肘上提至腰间,再以立剑或平剑,向前直刺而出,臂与剑成一条直线,力达剑尖。”
“这么简单。”以辰不由地说,跃跃欲试。
路璇收剑,把剑扔给他:“但愿如此,来一遍。”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