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抖音小说 -> 玄幻魔法 -> 陵夭

起始卷·山雨欲来风满楼·首 第十七章 新秀谷(二)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七莲塔下,大叔坐着,青年蹲着。
路过的人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但当看到安德烈后,又连忙收回目光加快脚步离开。
“说话啊。”安德烈看着以辰。
“我怎么知道说什么?是你非要闲扯的。”以辰也看着安德烈。
“两者没有必然的联系,你找话题。”安德烈无赖地说。
“他们似乎很怕你。”以辰看了眼路过的人,他实在找不到别的话题了。
安德烈从衣服里摸出一支雪茄:“本主管在俱乐部可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我知道,是凶名。”
“是威名!”安德烈瞪眼。
“俱乐部的人开车都和你一样……勇猛吗?”以辰赶紧转移话题,还特意找了个比较好听的词,他其实是想说“虎”或“彪”的,但考虑到后果就——况且安德烈也听不懂东北话。
“不全是,半数吧。”安德烈想了想说,“‘飙车一族’是俱乐部的五大项目社团之一,人数仅次于‘酷板’。‘飙车一族’是赛车社团,‘酷板’是滑板社团。俱乐部是以社团和集训的形式进行极限运动,极限运动爱好者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自由选择社团和参加集训。”
“我们也是自由的吗?”
安德烈抽着雪茄:“俱乐部还是很人性化的,训练期间,你们要按提前制定好的计划进行训练,至于空余时间,没人会管你们。”
“‘飙车一族’,赛车运动。”以辰念叨着,兴致勃勃,他想起了老爸送给他的礼物,那辆想想就令人振奋的顶级超跑。
“赛车可是俱乐部最受欢迎的极限运动,尤其是方程式赛,绝对的热门。”
“我能参加吗?我想学漂移。”想象着赛车飘逸的酷炫一幕,以辰兴奋不已,如果可以,他不打算让那只赛道猛兽明珠暗投。
“不参加都不行,这是你们必不可少的训练项目。”
话题的结束就是沉默的开始,青年若有所思,大叔无所事事。
五分钟后,以辰实在忍不住,率先打破沉默:“还要等多久?我们不办正事了吗?你不是说我们已经够拖沓了吗?”
“别急啊,那家伙耐心比我差,五分钟之内准下来。”安德烈谆谆教导,“我这是在培养你的耐心,记住,‘忍’是成大事的第一级台阶。”
果不其然,三分钟后,七莲塔的平移式感应门打开,一名身穿酒红色西装的男子走了出来。
安德烈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土:“看吧,下来了。本主管的话可是靠谱得很。”
以辰却没心思理会安德烈,目光集中在男子的光头上,那是绝对的焦点。
看着那颗铮亮的光头,他脱口而出:“真亮。”
安德烈撇嘴:“指定又抹油了。”
“我说两位,来了怎么不上去?干吗坐地上啊?”迈克尔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安德烈,被地磁吸的屁股我还是第一次见。”
“少装糊涂,我还不知道你?我来了,你不知道迎接一下啊?”安德烈抬头看天,“再来这套,可不要说我不给你面子。”
“是我疏忽了,早该出来迎接尊敬的布朗主管。”迈克尔说出令自己都感到恶心的话,心说我好歹也是七莲塔塔主,居然被你这个令行部主管威胁,这辈子真是白活了。
安德烈不买账:“虚情假意没用,拿出点诚意来。”
“香槟。”
“什么香槟?”
“金箔香槟。”
“可以。”
两人迅速达成一致。
迈克尔看向以辰,微笑着伸出手:“这位就是黑暗之主吧。你好,迈克尔·约翰逊,美国人。”
“你好,以辰,来自中国。”以辰与他握手。
两人说话的工夫,安德烈早已穿过感应门,走进七莲塔。
乘坐观光电梯,三人由“伞柄”底部向“伞布”上升。
“这座建筑叫七莲塔,为道剑之主建造,是道剑之主的专属区,集日常生活、基础训练
、休闲娱乐等多种功能于一体。”迈克尔笑着说。
“叫道剑塔不更好吗?”以辰好奇地看着轿厢外,事实上他能看到只有墨色玻璃和其他几部相同的观光电梯,这与他想象的有些出入。
从外面看,“伞柄”结构足有三十层楼高,百平方米大,然而里面却只有一圈足够大缝隙。
是的,他们乘坐的电梯就处于缝隙中,一粗一细两个巨大的墨色玻璃圆筒套在一起所形成的的缝隙里。
在这个缝隙里,看不到外面,看不到里面,能看到的只有两边,也就是其他几部相同的观光电梯。
“哪怕在新秀谷,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剑陵一事。”安德烈倚靠着金属轿壁,“还有,你不觉得这个名字更适合青铜铁塔吗?虽然这并不是青铜铁塔的名字。”
“是挺适合。”以辰说,“那青铜铁塔又叫什么?”
“琉璃法塔。”迈克尔说,“塔内蕴含了浓郁的七元素,宛如通透的七彩琉璃海洋。”
“那岂不就是道剑之主最佳的修炼场所吗?”
“对啊,你可以进去修炼,放心,没有走火入魔的危险。”安德烈一副我看好你的样子,“说不定你就有机会练成神功大法,以摧枯拉朽之势打败黑暗王殿。”
“元素刺激一旦开始,可不是你想终止就能终止的,要问过你那把‘尚方宝剑’才行。当然了,要是你活腻了,我们不介意看一场烟花表演。”迈克尔竭力配合,“黑暗之主爆炸,烟花应该是黑色的,表演效果可能不会太好。”
“算了吧,我还想多活几年。”以辰皮笑肉不笑地说。
不一会儿,电梯到达“伞布”,电梯门打开,映入眼帘的居然是中国传统建筑中的浮雕屏风玄关,屏风前的紫檀桌案上摆着一盏七彩琉璃灯。
迈克尔洋洋自得:“屏风和灯都是我精心定做的,还不错吧?”
“来一个人你就说一遍,不嫌烦啊?”安德烈眼神厌恶地走开。
“庸夫俗子。”迈克尔冷哼一声,笑着看向以辰介绍,“深浮雕中式屏风,采用彩绘、镶嵌等多种手法,材质是中国名贵的海南黄花梨;七彩琉璃灯,从造型设计、制硅胶模,到进炉烧制、研磨抛光,制作工艺十分复杂,材质是古法琉璃。”
“浮雕屏风是极具中华民族传统特色的手工艺精品,有很高的实用价值和美学价值。降香黄檀是中国不可多得的珍稀木材,与紫檀木、鸡翅木、铁力木并称中国古代四大名木。”以辰敲了敲紫檀桌案,无比庆幸当初老爸挑选家具时他在一旁认真做了功课。
“很有研究。”迈克尔露出赞赏的目光。
以辰观察着七彩琉璃灯:“这盏灯的原型是燃灯道人的那盏琉璃灯?”
“对对对,就是燃灯道人的伴生宝物,为了更好看一些,我让匠师做成了七彩。”迈克尔连连点头,“你还看过《封神演义》啊?”
“中国明代长篇小说,另外,我是中国人。”以辰目光怪异地看他,好像在说你都看过,我怎么可能没看过?
迈克尔汗颜:“是我的问题。”
“不过,与燃灯道人的琉璃灯相比,这盏灯还差了点东西。”以辰耸耸肩,“灯内的那团灰色火焰——幽冥鬼火。”
“灯火就算了,条件不允许。”迈克尔干笑两声,肃然起敬,“想不到黑暗之主还是一个博学多才的人物,是出自哪所名校的高材生啊?”
“这个……”听到迈克尔问自己的学校,以辰立时尴尬,完全没了刚才的那般言谈自若,“不起眼的小学校,还是不说了。”
“转校生,没有正儿八经上过学的那种。”远处自己倒着水喝的安德烈直言拆穿。
以辰耷拉着脑袋:“你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
“面子是要靠里子撑起来的。”迈克尔拍拍他的肩膀,“就算他不说,我也会再看一遍你的资料,到时候一样知道。”
“也就是说你已经看过一遍了。”安德烈轻蔑一笑,“敷衍塞责。”
迈克尔摸了摸光头,没有说
话,不是他不想还嘴,而是安德烈说对了,他确实没有认真看,没有办法还嘴。
从屏风的一旁走过,视野变得开阔。
室内矮隔断系统将前排空间划分为多个区域,正前方是轻奢风格的客厅,左侧是器材齐全的健身区,右侧是多功能娱乐区;后排空间是承重墙划分出的灰色房间,大小不一,装饰各异。
至于过渡空间,则是七个如同密室的房间,互有间隔,各呈一色,充满了神秘色彩。
“豌豆芽,荞麦,迎客。”迈克尔打了一个清脆的响指。
“七莲塔,欢迎黑暗之主。”两个稚嫩的娃娃音自客厅同时响起。
影视墙上的磁悬浮地球仪亮起晶莹的绿光,一只精灵古怪的小袋鼠矫捷地从中跳出,一个完美的弹跳在空中划出完美的抛物线,蹦到了茶几上;角几上的负离子沙漏闪着浅银色的光点,一只憨态可掬的小树袋熊从中漏出头,胖乎乎的身体左右摇晃,艰难地挪到沙发上。
“有趣。”以辰好奇地看着这两只充满灵性的小家伙,它们当然不是真实的动物,而是虚拟的,立体投影。
“我叫豌豆芽。”小袋鼠后腿绷紧,直起身子,前爪人性化地掐起腰,说着一口很标准的汉语,是女童声。
“我叫荞麦。”小树袋熊一屁股坐下,后腿弯曲对在一起,两只前爪揉着眼睛,同样是标准的汉语,不过却是男童声。
“它们是七莲塔的智能小管家,既具有理性逻辑思维,又具有感性逻辑思维,比格子生动。”迈克尔笑道。
以辰起了兴趣:“那能力呢?与格子比如何?”
“霄壤之别,它们的本质是两个能够自发进行逻辑矩阵运算的巨型数据库。”安德烈说,“既是数据,就受制于格子。只要格子愿意,仅需动动手指,就能毁灭它们。”
“坏人!你是坏人!”豌豆芽瞪大了眼睛,怒视着他。
“恶徒、暴徒……”荞麦大声喊,口中的词一个比一个恶毒。
“还生气了。”安德烈笑呵呵地说。
“这里一切设施都是智能的,声控即可,方便得很,不嫌麻烦,也可以手动。”迈克尔指轻咳一声,“比如……豌豆芽,太暗了,单向透视。”
“好嘞!”豌豆芽原地蹦着喊,“急急如律令!”
随着豌豆芽话语落下,轻微的嗡鸣声缭绕,墨色的天花板、墙体、地板渐渐透明,余光透过玻璃照射进来,将整个空间渲染成一片黄金海洋。
望着整个“伞布”渐渐透明,以辰不由地说:“单向透视玻璃?”
“单向透视玻璃?你知道单向透视玻璃的原理是什么吗?”安德烈像看傻子似的看他,“单向透视玻璃是一种对可见光具有高反射比的玻璃,迎光面比背光面亮的确是单向透视,一旦迎光面比背光面暗,就成双向透视了。难道你想晚上让外面的人看着你睡觉吗?”
以辰感到有点难堪,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迈克尔抬头,视线穿过透明的天花板,直达高空的云层:“七莲塔的玻璃都是光学玻璃,由特殊材料合成的,既能单向透视也能双向透视,当然了,不透视是必备的。”
“我们不会只踩在一层玻璃上吧?”低头看了看透明的地板,以辰心悸不已。
那种感觉丝毫不亚于站在东方明珠的“悬空观光廊”上,虽然高度差了200米,但面积却大了数倍。
看到迈克尔点头,以辰不禁双腿发软,生怕玻璃碎裂,这可是百米高空,掉下去绝对会摔成肉泥。
安德烈跺跺脚:“这层玻璃有一米厚,很安全的。整座七莲塔的建材都是这种玻璃,硬度极高、韧性极好。”
“那个……地板还是不透视为好。”以辰扶着一旁摆放绿植的矮隔断。任迈克尔说得再好,他还是心慌。
“看样子你恐高,不过不要紧,以后会让你克服的。”迈克尔朝小袋鼠打了个响指。
豌豆芽会意,学着安德烈的样子抬起右后腿猛跺,地板又恢复成了带有精美纹路的墨色。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