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抖音小说 -> 玄幻魔法 -> 陵夭

起始卷·山雨欲来风满楼·首 第七章 殿侍(一)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一栋私人别墅,装饰辉煌的客厅里悬浮着一个方形虚拟投影,半透明的边框闪着浅蓝色光晕。
安德烈等人坐在真皮沙发上,看着清晰的画面。
那是一座高台,左右各站着一个人。
左边是一个相貌英俊的青年,而右边是一个身穿甲胄、手持长剑的独眼武士。
“让布莱恩准备动手。”凡妮莎对一个男子说。
宋峰应了一声。
不等宋峰站起来,安德烈就摆手说:“不用,坐下坐下,一个殿侍而已。有【道剑·夜束】,以辰即便打不过,也不会有生命危险。”
宋峰耸耸肩,看着两人,神色颇为无奈。
凡妮莎瞧了安德烈一眼,不咸不淡地说:“这可不符合你胆小怕事的性格。”
“我胆小怕事?笑话。”安德烈反驳道,“本主管怕谁?本主管天不怕地不怕!”
“我记得某人中午表现得就很?,又怕出意外,又怕担责任。”
“我那是谨慎。”安德烈脸色讪讪。
“我说你了吗?”
安德烈被说得面红耳赤:“你就不能不跟我对着干吗?”
“一顿大餐,不然休想。”凡妮莎竖起食指,缓缓地摇了摇。
安德烈哭丧着脸:“你前不久刚讹了一顿。”
“那顿吃完了,所以要再讹一顿。”凡妮莎直言不讳,“你请不请?”
“请,我请。”挣扎了半天,安德烈从嘴里挤出三个字。
唇角掀起一丝得意的弧度,凡妮莎抬头看向投影:“你不让布莱恩动手,是有什么打算吧?”
说到正事,安德烈脸上的哀愁瞬间消失,眉飞色舞地说:“那是肯定的,像本主管这么聪明睿智的人,所做之事当然是有一定的——”
“重点。”凡妮莎打断他的话。
安德烈也不在意,依然神动色飞:“重点是我想看一下以辰的应变能力,你不知道,当初莫凯泽可是给了我不小的惊喜。”
凡妮莎平淡地看着他,意思很明显,让他继续说。
“第一次遇到殿侍,莫凯泽很镇定,自主唤醒【道剑·尘冕】。不等殿侍有所动作,他就先发制人,率先冲了上去,不正规的箭步配合简单的劈剑,多少已经有点剑术的样子了。只可惜技巧不足,力量和速度也太弱,否则绝对能一击致命。”安德烈回忆着说,“一击不成,莫凯泽迅速后退,转攻为守。最让我惊喜的是他那防守之法,模仿殿侍的动作。通过相同的动作以达到防守之效,而且防守的同时还能学习技巧,应变不可谓不秒。”
“后来呢?”凡妮莎起了兴趣。
“后来莫凯泽明明已经能轻松解决殿侍,就是不动手,依然在模仿,而且模仿得越来越像,动作也越来越熟练,有时甚至会做出一些细微的调整使防守效果变得更好。足足模仿了二十分钟,直到觉得再也没有任何学习之处,他才解决了殿侍。”安德烈咂嘴,“莫凯泽的心理素质和武体天赋都很高,是个习武的好材料,要是再有足够强的韧性,绝对是难得一见的习武天才。”
“习武天才。”凡妮莎喃喃,琢磨这几个字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
“我决定了,除了剑术,我还要教他格斗。”安德烈顿了顿,“令行部所有格斗技能。”
凡妮莎惊愕:“你疯了?他是风之主,将来要对付风王殿的
,你擅自给他加课,势必会分散他的精力,延长他的成长期。”
“如果他有足够强的韧性,这就不是问题。”安德烈不以为意。
“你都说了是如果,更何况你觉得约翰逊塔主会同意吗?”凡妮莎轻笑一声,“约翰逊塔主但凡有脑子,就不会任由你胡来。”
“你说对了,迈克尔还就是一个没脑子的家伙。”安德烈嘿嘿一笑,“放心吧,这都不是事,我能搞定。”
凡妮莎还要说些什么,却被毫不知情的拉尔森抢先一步:“主管,姐,咖啡。”
凡妮莎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你倒是很会挑时候。”
“呃——那我端回去?”拉尔森端着两杯咖啡,笑容尴尬。
“别啊,刚泡好的咖啡,不喝多浪费。”安德烈接过一杯咖啡,闻着咖啡散发的葡萄酒香、水果香和香料香的混合香味,满意地点点头,“不错,很不错。”
看了眼拉尔森递来的咖啡,凡妮莎摆了摆手:“自己喝吧。”
“姐,我有。”拉尔森浑然不觉自己正处在危险的边缘。
“那就喝两杯!”凡妮莎冷哼一声,朝楼上走去,留下发懵的拉尔森。
宋峰走到拉尔森旁边,硬塞给他一杯咖啡:“听见没?姐让你喝两杯。”
.
.
.
高台上,以辰警惕地盯着前方,吞咽口水,借助月光能清楚地看到,在离他十米远的地方站着一个高大的黑影。
两米高的壮硕身躯上穿着古铜色流云甲胄,手中拿着一把三尺长的暗金长剑,锋利的剑刃不时闪过阵阵寒光。
黑影漆黑的面部中间有一只狭长的猩红竖眼,冰冷无情的目光中杀意肆虐,令人毛骨悚然。
以辰双手握拳,不自然的神情说明他内心很是慌乱。
大约在半个小时前,他忽然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烦躁之感,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面对艾雪的离开,他情绪十分低落,并没有重视这种烦躁感。
可半个小时后,天空发出了悠长的嗡鸣声。异变突起,高空扭曲,形成一个漆黑旋涡。
旋涡缓慢蠕动,如同一张正在咀嚼的狰狞巨嘴。
在一道令人心神恍惚的黑光从中涌出后,旋涡突然缩小,化为黑点凭空消失。
黑光落在高台上,他的正前方,光芒消失,高大的独眼武士显露出来。
这不会就是安德烈所说的古武士吧?以辰嘴角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脑海里不禁开始想象古武士疯狂屠杀红衫军士兵的血腥场面。
在丰富的想象力下,他内心变得更加慌乱,结结巴巴地说:“你……好。”
“交出【道剑·夜束】,你,可活。”沙哑低沉的声音不掺杂任何情感。
“怎么……交啊?”浓浓的杀意袭来,以辰头皮发麻,抬头看去,只见独眼武士的猩红竖眼正紧紧地盯着他。
“杀!”毫无感情的声音,暗金长剑竖在胸前,殿侍迈着厚重的步子向以辰冲去。
面对殿侍突如其来的攻击,以辰措手不及。
望着迎面而来的长剑,他的心狠狠地一颤,大脑几乎停止了运转。
再不躲避,他就会被一剑劈成两半!锋利的剑刃能轻易地切开他的颅骨!
他想要躲避,却发现身体完全不听使唤,大脑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瞪大的眼睛中,倒映的长剑越来越大,他吓得一声大叫,猛地闭上双眼。
铮!
铛!
清脆的剑鸣紧接着金属的撞击声。
想象中的撕裂感没有出现,以辰缓缓地睁开眼,无尽的黑暗笼罩着高台,【道剑·夜束】出现在他的正前方,剑身闪着耀眼的黑光,锋锐的那一侧剑刃挡住了殿侍劈砍下来的长剑。
以辰下意识地握住乌黑色的圆状剑把,立时,掌心传来强大的吸力。
剑脊上的方形图案突然活了过来,如鱼儿般在剑脊上游动起来,闪着幽光的黑色珠子好似一只邪恶的眼睛,【道剑·夜束】释放的黑光变成了紫黑色,无形之中,一股恐怖的力量爆发……
刹那间,黑暗中有紫黑色光点浮现,将殿侍层层包裹,紫黑色光点中似乎蕴藏了神秘的力量。
在那神秘力量的作用下,殿侍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诡异消失。
顷刻间,高大的殿侍就连同暗金长剑全部消失了。
黑暗褪去,一切归于平静。
身上的光晕收敛,【道剑·夜束】不再释放黑光,以辰躺在水泥地上,大口呼吸。
四肢无力,精神萎靡,大脑时不时还会传来强烈的眩晕感和窒息感,那一瞬间的吸力抽走了他大量的精气神。
说来也奇怪,就在他觉得自己可能要躺上一二十分钟才有力气站起来的时候,一股暖流涌遍全身,眩晕感和窒息感奇迹般消失了,精神振作起来,四肢充满力气,仿佛刚泡完温泉,神清气爽。
惊奇的同时,又想到漆黑旋涡和独眼武士,以辰后怕不已,那种命悬一线的感觉就好像千万根针即将刺入心脏,无力又恐惧。
不过这也让他更加坚定了内心的想法,他的选择没有错,他必须离开。
只有离开,他的家人才会安全,离开是对他们最大的保护。
定了定神,以辰从地上站起来,走到栏杆前。看着地上的购物袋,微风吹拂,他心中产生一丝凉意。
看了一眼高台下热闹的晚会,他捡起购物袋,转身离开。
.
.
.
“看样子是我想多了,天下哪有那么多天才?”安德烈担在茶几上的双脚轻轻晃着。
投影中正是以辰离去的画面,因为黑暗的出现,他没有看到后面发生了什么,但在黑暗出现之前,他却看得很清楚,面对殿侍的进攻,以辰吓得双眼紧闭。
显然,以辰并没有莫凯泽那么高的心理素质和武体天赋。
虽然看不到黑暗中发生了什么,但安德烈心中却早有答案,一定是强制唤醒。以辰遇到了危险,剑息强制性唤醒【道剑·夜束】。
凡妮莎背靠墙壁,站在二楼:“因为少,天才才是天才,多了,天才就不是天才了。”
“那是什么?”安德烈下意识地问:
“普通人。”
“说得对,倘若满大街都是天才,那就是普通人。”安德烈扭头看向二楼,“你不是回房间了?又出来做什么?”
“绮娜说考古团有了新发现,水下金字塔中疑似存在中型生灵虫洞。”
“什么?中型生灵虫洞!”安德烈一惊,倏地站了起来,“多久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凡妮莎指了指投影的右上角,那里有一个红色的勿扰图标在闪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