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抖音小说 -> 玄幻魔法 -> 陵夭

第十四章 光明领域(二)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圣菲省的首府,同名圣菲,这座发展并不迅速甚至有些落后的城市,数十万民众,看到了永远无法忘却的一幕。
山谷升空的震撼景象,深深印入了每个人的心中。
即使是圣菲省其他地区,也都遥遥看到了有黑点升空,距离远近,大小不一。
山谷就好似一架巨大的飞机,缓慢升空,从最初的俯瞰圣菲,到圣菲已经成为一个不大的黑点,山谷破开云层,升到了近千米的高空。
这个高度,几乎圣菲省每个角落都能望到山谷,而有云雾缭绕的山谷,看上去更像是有神灵居住的仙境。
顷刻间,山谷升空的奇观就传遍网络。
谷中谷盆地,一望无际的白色海洋之上,布罗悬空俯瞰,地面是贝颖父女。
“从你成为光明之主那一刻开始,甚至在光明之剑择主之前,南美的一切就已经开始谋划了,所以你认为你能阻止我,不现实。”布罗轻微摇头。
拄剑而立,贝颖撑起身体,脸色寒霜,沉声问道:“我一直不明白一件事,你们所图谋的到底是什么?将地球变为适宜你们生活的世界?还是彻底掌控地球奴役人类?”
被这个问题问得一愣,犹豫了几秒布罗缓缓说道:“都不完全正确,天道轮回,生灵说到底不过是世界演化规则衍变的一时产物,人类是这样,我们也是。”
贝颖眼睛微眯:“你们的目的是地球的至高规则!”
“至高规则?”布罗好似认真想了一下,点点头,“算是吧,地球的至高规则或许是我们唯一感兴趣的东西,也是唯一志在必得的东西,所有拦在这条路上的人都是我们的敌人。”
贝颖微微低下脑袋,轻声说:“原来是贪婪。”
既然灵魂体已经是永生,还垂涎地球的至高规则,果然,所有的生灵本性都难逃贪婪二字。
起初,俱乐部认为王殿的目标是道剑,道剑择主,人类不得不站在了王殿的对立面,可当与王殿的接触渐多,赫然发现王殿针对的不是道剑之主,是地球这个世界,反倒是道剑之主迫不得已成为对付王殿的存在。
至于人类,作为地球上的主宰生灵,说是受到了王殿的波及也好,说是为了守护生存的领地也罢,都是自然而然与王殿形成敌对关系的。
贝颖的话轻,但仍是被布罗听到了,他神色略显古怪和复杂。
事实上,虽然与情感文明的人类是第一次接触,但身为二王殿,他与诸多文明都有过交手,也知晓很多时候,人类这种相对来说弱小的生灵,极大程度误会误解了他们。
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种观点对那个高智慧种族来说都深入人心,他们不是没有解释过,也不是没有与某一人类文明做过交易。
可最后的结果,往往是被小心谨慎善于将威胁扼杀在摇篮中的人类倒打一耙。
换位思考,大概他们身处弱小的一方,也会趁着某个机会将很可能成为敌人的强大种族狠狠捅上致命几刀。
兴许正是他们的超脱世外,凌驾于自然之上的力量,让得人类忌惮,忌惮到连合作都不过是一
种虚与委蛇的托词。
明明道剑之主的实力不弱,借助道剑之主的力量,人类明明有了与他们平等对话的资格,可仍是不敢也不愿相信他们。
甚至在某一文明时代,人类的实力还要强过不朽军团,尤其当那个时代的人类暴露了有意无意垂涎剑陵世界的意图后,让他们一度担心合作可能会是与虎谋皮。
也是那次文明时代后,接连几次再与人类文明碰撞,都是实打实的动手,合作之事连谈都没有谈的想法,只想着以最蛮横的姿态和力量将人类压得不得不妥协。
可说到底,他们还是小看了人类的骨气和血性,这一点,纵使是时代文明不同,可每个时代的人类却神奇共通。
这也是他们为何数次失败的原因,尽管失败得不彻底,可接连失败仍是对他们的信心造成了不可磨灭的打击。
而时至第五文明,这一情感文明,他们都意识到,真正的决断要来了。
一旦失败,将会失败得彻底,迎接他们的,迎接羙吷的,必定是万劫不复。
或许正是这种危难关头,让得王殿不想在人类身上浪费太多精力,于是时隔万千年,王殿与人类有了再次谈判。
也就是四十年前的艾布纳等三位道剑之主与乔奥尔羙吷、尤图嘉羙吷和芙尔什羙吷的对话,双方达成了口头的暗涌公约。
可归根结底,真正破坏暗涌公约的,不是芙尔什羙吷袭击海神港,或者说是人类逼得王殿做出这一步。
王殿在暗涌公约最大的要求便是人类不准对生灵虫洞使用战略性武器,可公约背后,人类对生灵虫洞的研究不仅没有间断,反而一次次加大力度。
人类下意识认为,王殿越是重视生灵虫洞,证明生灵虫洞的潜在价值越大,人类极大可能从生灵虫洞上找到对付剑陵、对付王殿、对付不朽军团的有效方法。
正是这一错误观点,导致人类最终仍是对生灵虫洞秘密使用了战略性武器,并且数量之多令得每个知情人事后想想仍一阵骇然。
作为剑陵与地球连接的甬道,生灵虫洞遭到攻击是王殿无法忍受的。
王殿的力量、道剑的力量乃至剑陵世界本身的力量,之所以能在地球这异世界不受影响地使用,可以说极大程度都是生灵虫洞的功劳。
生灵虫洞遭到攻击不仅触及了王殿的逆鳞,更使得王殿的谋划难以为继。
于是,便有了芙尔什羙吷袭击海神港的撕毁公约宣战事件。
站在双方立场,哪一方都没有做错,世间事本就没有完全的黑与白,更何谈对错?
“老五跟我说,中国有句古语,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叫‘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布罗忽然开口说道。
贝颖冷笑:“给你们入侵的行为找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入侵是错误的吗?”布罗反问,“当你们人类践踏地球上其他生灵的时候,何尝不是一种入侵?你们人类有想过吗?再者,人类不是总喜欢拿大自然优胜劣汰一说吗?不是总讲究食物链弱肉强食一说吗?难道所谓的规则,只是没有威胁到人类生存才
可以说得通的?”
“你们的行为与优胜劣汰和弱肉强食都沾不到半边关系,真要以自然学说评论,充其量是物种入侵,破坏自然生态平衡和循环。我想不用谈及生灵的态度,对待物种入侵这种破坏生态的行为,自然就该是第一个站出来不答应的。”贝颖冷声回应。
布罗思索着说道:“所以说,你们人类的仇视除了自身生存和利益受到威胁损害之外,还有一部分出自道德和自然角度?人类真是伟大的物种。”
对姆尔羙吷的反讽话语,贝颖一笑置之,冷淡道:“道不同不相为谋。”
“再打?等会儿有的是时间。”布罗摇摇头,“你需要时间恢复和提升,我也需要时间做点小事情,互惠互利一下?”
回应姆尔羙吷的是贝颖斩天一剑,剑光长达二十米,从地面飞入空中。
男人又退回到了林海里,距离更远一些,不过仍是没有逃离的打算,贝颖都不知道,坚持男人活着的唯一信念正是她这个女儿。
只是这个女儿,太过超出男人的预料。
饱经世态炎凉和世间沧桑的男人早早看得开了,他不去理会彻底颠覆的世界观,不去考虑眼前局势的因果,前因后果,统统不去计较,只希望她能平安。
世上有她,他才活着。
“贝凡娜,你能看到吗?那媲美天神的,是我们的女儿,比我这个老爹可强了太多太多了。”男人望着天空笑容苦涩。
白叶沙沙声。
向来畏首畏尾的男人眼神忽然变得坚毅,脸上浮现出悍不畏死的罕见血性:“贝凡娜,你放心,我这当爹的没用,不说什么保护女儿的大话,但要有人想伤害我们的女儿,一定先踏过我卡列博的尸体!”
气机早已散开遍布整个谷内林海的布罗仓促接下贝颖一剑后,身形飘然后退,贝颖如附骨之疽紧跟,不让其有丝毫喘息机会。
实力分明在贝颖之上,可气机引动偌大一片白色林海,布罗大部分心力都无法集中,面对贝颖的攻击不得已落入下风。
感知中整片林海都产生了莫名的躁动生机,贝颖意识到姆尔羙吷的目的在于下方的希望之树,攻击放缓,将更多的力量集中到了斩断姆尔羙吷的气机上。
随着贝颖攻击力度减弱,猛烈交手的两人好似一瞬化干戈为玉帛,打斗动静和能量涟漪越来越小,不知情的人恐怕会以为两人由生死大敌变成了惺惺相惜的志同道合之人。
可在那无形之中的气机较量上,两人却真正全力以赴,远比表面看上去的切磋武艺来得危险万分。
尽管有【道剑·予禾】的帮助,可贝颖尚没有凝聚完整的光明之体,在气机的较量上被姆尔羙吷压制在了下风。
布罗眼色淡漠望着贝颖:“万众希望之子,于光明中得救,南美必将衍为光明领域,救赎人性,引导光辉。”
下一秒,他双手平抬,只见整片林海摇曳起来,沙沙声不绝于耳,六棱白叶骤然明亮起来,成片如海的白色光点升起。
望着如此浓郁的光明元素,想要制止姆尔羙吷的贝颖却是有心无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