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抖音小说 -> 玄幻魔法 -> 陵夭

第十二章 手段迭出(三)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路障自动打开,蒂芙尼蓝法拉利通过路卡,朝着后面驶去,很快消失在视野里,而当女子走后不久,又一辆私家车出现在年轻男子的视线里。
“商务都出来了,又一个有钱人。”偏瘦男子挑挑眉。
“要不这一枪换我来?”岗哨里的男子询问道。
年轻男子翻白眼:“换你来?你那枪可是杀人用的,难不成你想我们这一卡先出现死人事件?支队长还不扒了我们的皮?”
微米耳机里忽然传来一个男子低沉雄厚的嗓音:“你们两个再废话,我现在就扒了你们的皮。”
年轻男子和岗哨里的男人听到这不怒自威的声音,立马噤若寒蝉,不敢多嘴,专心做起事来。
另一边,黑人女子并没有行驶多长时间,十分钟后视野里出现一片空场,说是空场也不全对,偌大的空场已经有小半空间被一辆辆私家车占满,而在稍远一点更有铁网围绕而成的简易牢狱,粗略一扫也有三五十人。
在铁网牢狱外,全副武装的珠星队员或站岗或巡逻,井然有序。
停车下车的黑人女子对走来的一名珠星队员说道:“人在副驾驶,一人一车,三支队二号路卡。”
那名珠星队员一边在数据腕环上快速登记一边问道:“你们那路卡的来客频率有点高了,人够用吗?需要加派人手吗?”
“暂时够用,不够支队还能调派人手。”黑人女子说完,转身朝就近的一辆摩托走去,“我抓紧回去,人就不会紧张,走了。”
等女子上了摩托,骑手一个弹射起步,摩托如脱缰野马飞出去。
距离圣菲省有些距离的荒郊。
离开飞机的以辰径直下落,在深邃纱裙的婀娜女子五米距离处平稳着地,望着那张露出真容更显完美的俊美脸庞,依稀能看出熟悉的面容,心中情绪复杂。
没有闲工夫聊天的以辰只说了一句“我赶时间”便拔剑相向,毫不犹豫地发起了进攻。
可他殊不知,越是这般果断出手,越表明他不敢正视自己的内心。
果断,不乏有逃避的心理。
黑色光剑破碎又凝聚,两人的初始较量比莫凯泽与晨韬的交手还要朴实无华,除了光剑本身凝聚所需要的黑暗之力,两人都没有动用其他力量,纯粹比拼剑招剑法。
面对角度刁钻的切刃剑尖,路璇手中光剑做反手下劈动作,光剑砍在【道剑·夜束】上却是光剑破碎,好在迫使【道剑·夜束】下沉,一剑落空。
三米高的路璇不仅身形灵活性没有受到影响,还将身高的优势发挥到了极致,手中又一把黑色光剑成型,手掌一旋,光剑转动飞射而出,直刺以辰面门。
【道剑·夜束】上挑,低估了光剑的力道,虽仍将光剑挑飞,可【道剑·夜束】也因为反作用力下落,身为剑术大师的路璇自然不会放过如此好的机会,或者或这本就在她的预料之中。
圆润长腿飞蹬而出,带起破空声直击以辰胸口,同时一把抓住被挑飞的光剑,一个扭腰,带动光剑朝以辰当头插下。
如此狠辣的攻击不是单纯的上下或前后夹击,一上一前,后退和下蹲都躲不掉,也好在信奉自己这位老师曾教过的一句话:进攻有时会是最无懈可击的防守。
右手加重力道,硬生生稳住剑身下落的黑暗之剑,同时在身侧挽出一个剑花,用惯性绕圆,从一侧击向光剑,左手则猛然探出,一掌迎上那飞踢一脚。
黑暗之剑绕圆劈在了光剑的剑刃上,又是一片黑色光点,起伏一侧剑刃顺势劈向那只修长玉腿,以攻为守,迫使对方撤回这一脚。
左手一掌探出,力量虽不小,可却不过是他谨慎起见的一记防御姿势。
真需要依靠的,还是那以攻为守的顺势一剑。
来自头顶的致命攻击破解了,可尽管他再重视对手,泫鹭羙吷的棘手仍超出了他的想象,再一把光剑从下方扫荡而出,换成是对手还施彼身挑飞黑暗之剑。
同时那赤裸玉足的印在了以辰探出的左手掌心上,掌心一麻,手臂呈扭曲状,以辰就被巨大的力道一脚踢飞出去。
身形倒飞而出,他单手持剑在地面留下一条三四十米长的划痕才堪堪卸去那一脚的力量,稳住身体。
“拿老师教你的来对付老师,不觉得有点可笑吗?”路璇面无表情地讥讽。
以辰面不改色地耸肩:“难道你没有听说过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吗?”
两人说话都刻意保持着一种平淡的语气,听上去更像是两个熟悉但又没有深交的朋友在若无其事地谈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还不动用初剑的力量?”路璇高挑的身材如一株青莲,微微摇曳便划出诱人的弧度,虽没有成熟的气质,高贵和清冷却足以让人疯狂。
以辰摇摇头:“这是黑暗之主与黑暗王殿之间的恩怨,在那家伙出现之前,我不觉得有需要借助途力量的地方。”
“看来你对你那几个伙伴很有信心。”路璇似是笑了一下,随即点头认同说,“我告诉过老四老五他们,不要小看你们,可他们很少真正放在心上,这次之后他们的观念会改变很多。”
以辰不置可否。
路璇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轻声说:“途的力量没那么容易掌控吧,虽说初剑已经认你为主,可力量本源不是一般人能承受住的,即便是你这黑暗之主。”
以辰挤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没你想得那么困难,初剑的力量也不过是棘手一丢丢,已经被我解决了。不信的话,你大可拿出你全部的实力,我要真不是你的对手,自会动用初剑的力量。”
嘴上这般说着,他心里却是愁得不行,正如泫鹭羙吷所说,他现在的情况并不如表面看上去那么轻松惬意,在格陵兰海他却是对途的力量有了初步了解和掌控。
可正是因为初步熟悉了初剑的力量,才明白了途达到了一种力量多么浩瀚无边的层次。
以他的身体素质,动用初剑的力量不会有问题,可机体构造或者说生命层次还差了一些,这就好比容器与所盛放的液体不匹配,不是容器受损就是液体价值降低,而无论哪种,对以辰都是不利的。
尤其是前者,很可能威胁到以辰的生命。
这也是为什么以辰即使在面对艾雪时也不愿动用初剑力量的原因,他只有保证自己活着,才有机会救艾雪。
知晓以辰性子的路璇也懒得去与这家伙磨嘴皮子,柔顺的黑色长发无风自动,身处这片空间的光线飞快减弱。
黑暗降临,笼罩天地。
以辰深呼吸一口气,泫鹭羙吷终于开始动真格了。
被黑暗笼罩的偌大一片空间,从外部不仅看不透,更听不到任何声响,黑暗所在好似就是静谧的起源,所有企图扰乱这份静谧的能量波动都被悄无声息淹没。
而黑暗中,可与静谧扯不上一点关系,动静之大只比较天塌地陷稍好一些。
一道道强横的能量波动飞快出现又很快被黑暗卷起波涛淹没,大地却不可避免出现一道道纵深沟壑,只是被黑暗遮掩,这狰狞地貌尚未暴露在阳光之下。
不知何时,紫黑色开始出现,幽冥之力的比拼使得双方交手到了高潮。
最为直接的力量汲取便是来自大地,幽冥之力同化力量,大地在两人的汲取下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陷,就好像有只巨大的怪物对着地面咬过一般。
强横的能量波动终于穿透黑暗,扰乱了外界看似难得实则虚假的静谧,那是路璇双手之间的一座紫黑色方印,方印四角有如檐角的翘起,底部光晕流转更盛一分,内里错综复杂的光线勾勒出一幅宏伟壮阔的画。
犹如内含气运的传国玉玺,尽管只是纯粹力量的仿制品,仍是在形成的一瞬有着莫大威势,以及更恐怕的能量波动。
方印被纤细玉手轻轻甩动掷出,以底部为面,在黑暗中印向以辰,浩大声势仿若要将叛国贼子彻底镇压。
积蓄了一身力量的以辰不敢有丝毫怠慢,紫黑色光芒如龙在胸前环绕流转,光华洒落,一层凝实的光甲在战铠之外成型。
冥宿式!
方印轻轻印在了光甲上,于安静中,光甲龟裂,化为光点融入黑暗,而以辰则身形暴退,方印却也如附骨之疽,紧追不舍。
危险!
方印传来的波动让以辰瞳孔猛缩,一边加快后退速度,一边手持【道剑·夜束】于身前划动,切刃剑尖上紫黑色光点在空中留下转瞬即逝的痕迹。
最后,黑暗之剑轻微一抖,黑暗中光点留下的痕迹齐齐显现,厚实光线犹如绸缎交织,形成一方四角紫黑囚笼,将方印罩住。
暗狱式!
路璇竖瞳微微一紧:“堕落魔狱!”
很快,她就意识到了不对,那凝成囚笼的仍是幽冥之力,而非魔化的黑暗之力。
可那方紫黑囚笼分明与万千年中给她和其他王殿留下不可磨灭印象的灰黑囚笼如出一辙,形似,更神似,就连能量波动的强度都丝毫不差。
以正常力量使出堕魔后的招式,尽管不是那威力更恐怖的大天魔舞,以辰的表现仍是让路璇震惊。
况且这方囚笼招式,身为黑暗王殿的她最为清楚,不说能无限使用,使出一方囚笼却仅需要囚笼本身一半的力量。
如此一来,招式就具备了连续性。
果然,那方紫黑囚笼被方印摧毁,方印暗淡,却又有一方囚笼形成,囚笼破碎,方印光泽再暗淡,第三方囚笼出现……
当第五方紫黑囚笼罩住方印,方印终于到了极限,裂开崩碎。
路璇蓄势乃至借助了外力的的强大一击被以辰强势破解。
与此同时,第六方紫黑囚笼悄无声息形成,罩向了显露真身的泫鹭羙吷。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