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抖音小说 -> 玄幻魔法 -> 陵夭

第三章 布罗(三)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抬手动作缓慢,布罗·威廉姆斯帮毫垢挡去了威压:“老三,让黑暗之主堕魔这件事毫垢跟我请示过,我允许了。这个方法确实不错,也给新秀那些人带去了不小麻烦,毫垢这么做是有些逾越之举,该提前跟你说的,可他也是一心为了羙吷,稍稍惩戒一下就够了。”
路璇看来,嗓音冷淡:“二哥,大家都在这里,我就先于公说,魔化状态下黑暗之主的实力你们都清楚,入魔的黑暗之主能切实发挥出黑暗的真正力量,近距离感受黑暗法则的真谛,而有途在,黑暗之主一直处于魔化状态是不可能的,所以你们认真想象堕魔对黑暗之主是好事还是坏事!”
晨韬皱眉思索:“如三姐所说,堕魔反而帮了黑暗之主感悟黑暗力量,助其成长了。”
本也面色凝重:“要是如此,途不但不会在黑暗之主堕魔时阻止,还会乐得顺势推舟,让黑暗之主魔化感悟力量。”
布罗看了眼毫垢,说道:“如此确实帮了敌人,不过堕魔的黑暗之主也的确带给新秀那些人一些麻烦,不是连那几位道剑之主都被打伤了?这件事,我也有责任,该问老三你一声。”
路璇摇了下手:“我说了,这只是于公。于私,我早就有说过,以辰的事,事无巨细,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插手!军团上下,我已经让赫迩蠓传令三遍,毫垢,你不要说你不知道!”
毫垢仍跪在地上不敢起身,毕恭毕敬:“属下立功心切,一时疏忽忘了三王殿大人的命令,属下该死!”
冷漠声起:“该死就去死!”
轰!
一声巨响,等到布罗等人反应过来时,毫垢已经被路璇抓住脖子重重撞在了墙上,整面墙壁都龟裂开来,毫垢后背更是出现一个弧度凹坑。
若不是剑陵殿里外都有力量加持,墙壁恐怕早就爆裂炸开,又如何承受得住愤怒的黑暗王殿那一爪威力。
脖颈被强有力的手抓住,毫垢呼吸困困,眼中有恐惧,嘴上也告饶,体内却暗中积蓄力量。
若是三王殿真有杀他之心,而其他王殿预料之外默许,他就只有反抗一条路。
在五位王殿面前,他的反抗与蝼蚁挣扎无异,他也不会不知天高地厚认为凭一己之力可以逃走。
主人已经在来的路上,只要能争取那么些许时间,主人一到,他自然不会再有性命之忧。
并且,他不认为其他王殿会看着他死在三王殿手里,只要叛徒身份一日不暴露,他就是不朽军团的二殿司,比赫迩蠓低位还要高的羙吷重臣,其他王殿不是傻子,怎么会容许三王殿在如此关键时候意气用事?
心思流转之余,毫垢又暗暗耻笑泫鹭羙吷,堂堂羙吷三王殿居然会因为道剑和宿主影响对一个地球人动感情,真是可笑至极!
还有七王殿芙尔什羙吷,也是如此愚蠢。
女人,果然是祸水!
气息一停滞,紧接着就更加汹涌自路璇体内奔腾而出,那般威势以及手上骤然增加的力道,直接令毫垢心中惊骇恐惧。
眼前这疯女人居然真的要杀自己!
就在毫垢打算不惜一切动用体内力量反抗时,让他呼吸困难的威压大减,副位上的姆尔羙吷消失,出现在了两人身侧。
柔和白色光晕包裹的手探出,拍在了路璇的手臂上,看似轻飘飘的一掌,实则布罗用了极大的力量,除了自身实力比起这个时候的路璇还弱了一些,还有就是路璇现在的势头让其不敢掉以轻心。
毕竟在场的人都能感受到路璇对毫垢的真切杀意,做不得假。
晨韬和本都先后站了起来,身体微绷,脸上无奈头疼的神色很是明显,唯有完颜臻儿只是看着那个方向,没有起身。
轻盈的一掌贴在了路璇的手臂上,黑色与白色两种光芒绞杀缠绕,没有想到二哥会使出如此多力量,再有猝不及防之下,路璇被打退了一
步,抓着毫垢脖子的手也松了开来。
布罗捏住时机往前一步,恰好挡在两人之间,面对路璇道:“老三,够了。”
对于脸上温和有所减弱的二哥,路璇仍是没有罢休的意思,气势增长:“二哥,我杀他,本就没有于公的打算,所以不用跟我说大道理,我杀他就是因为以辰!”
似乎没有料到路璇会有这般直接的话语,布罗一愣,到了嘴边的话被硬生生堵了回去,就是晨韬等人也神色愕然,一时不知该作何感想。
重新组织了语言的布罗劝道:“老三,你要以大局为重,毫垢为羙吷立下汗马功劳,你这么做是对羙吷子民的不管不顾!你是军团的副统帅,若是如此行事,以后军团还如何服你?”
路璇冷淡说:“所以二哥这军团大统帅是要阻拦我了。”
布罗柔和的面庞有了稍冷的线条:“你真是疯了,居然为了一个地球人到这种地步!”
“他是黑暗之主,自该我对付他,天经地义!只有我能杀他,他的事只有我能管,其他人谁干涉我就杀谁!”路璇眼神冷冽下来,那般模样让得稍远一点的晨韬和本看了不禁发怵。
毫垢坦然道:“二王殿大人,毫垢确实有逾越之举,若是一死能平息三王殿大人的愤怒,能为羙吷的复兴崛起贡献一份坚实力量,毫垢愿意赴死,死得其所!”
这赤胆忠心的话在这个时候出现,无疑是以退为进的最蛊惑言语。
姆尔羙吷眼帘下有了淡淡冷色:“毫垢,对羙吷的忠心不是用嘴表达的,尤其是在这种时候。以前的你可是只做不说的,战场冲锋、杀敌不言,现在……谄媚的话未免太多了。”
袍帽中的眼睛轻微一缩,毫垢立马低头:“二王殿大人教训得是,毫垢知错。”
路璇没心情理会这些连篇废话,看着布罗道:“二哥,让开!”
布罗没有动丝毫:“老三,你最好不要做傻事!不说毫垢此举探究下去到底是对是错,就那黑暗之主现在,不仅无事,前些日子还引得黑暗法则动显,你还觉得不够吗!”
有黑暗在路璇身后涌现凝聚:“看来没什么好谈的了二哥。”
布罗表情也变得淡漠起来:“老三要是真想试一下二哥的实力,反正现在也不是紧张的时间,二哥可以陪你玩一玩。”
此刻在布罗后面的毫垢已经收敛了体内积蓄的力量,表面不动声色,暗里却抱着坐山观虎斗看好戏的讥笑心态。
两个愚蠢的家伙,斗吧,斗得越狠也好,最好能两败俱伤,等主人出现,一举打杀死!
两尊王殿,他毫垢在主人面前将会是大功一件!
就在毫垢这般美好畅想时,一个清脆平淡的嗓音自不远的角落响起来:“难得有这么多老朋友,许久不见,各位可有念我?”
并不熟悉的女子嗓音在大殿内轻轻飘荡,却让布罗等五位王殿皆是震惊,身体几乎瞬间紧绷,一身力量气势全部爆发,如临大敌,警惕出现在角落里的倩影。
嗓音不熟悉,可那说话的语气,即使过去千万载岁月,他们也不会忘记!
刻苦铭心的血海深仇,就是海枯石烂、天荒地老,也不会减弱一丝一毫,唯有不死不休的亡灵火,才能将这一切的一切燃烧成灰烬,飘散却仍游于天地!
女子从角落的晦暗中缓步走出,灰绿色长裙席地,裙尾不长,也在其身后形成一段灰绿拖尾。
面容只能算不俗却与绝美挂不上边,可在清冷淡然的表情以及超脱世俗的气质下,仍是让人眼前一亮,只是面前几人没心情去惊艳,心里有的只是郑重、愤怒以及沉重压力。
“我们没有找你,你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本冷声道,背对女子的掌心有深邃浓郁的雷电悄然凝聚。
艾雪仿佛并没有感受到五尊王殿在蓄力,若无其事地说道:“我也不想这个时候找上你
们,可你们的人打扰到了我,我只能来给你们添一点麻烦了当作回礼了。”
“你果然选择了她。”路璇深深看着眼前这个女孩。
艾雪玉手抬起,捋了一下耳边青丝:“是啊,知道你是黑暗王殿,是以辰的宿敌,我也很意外呢,好笑以前还一直以为你是国际刑警。”
“你就这么自信自己是来添麻烦的?”晨韬冷笑,“如果没有猜错,你仍是走了那强行认主的一步,这个时候不躲起来好好调养,跑出来可不明智!”
布罗面色平淡:“我们兄弟姐妹五个……现在应该还够资格当你的对手吧。”
艾雪歪了下脑袋,好似真的想了一下,然后说道:“二王殿你谦虚了,现在的我应该不是你们五人的对手才是。”
毫垢身体紧绷,紫红镰刀和锁链第一时间飞进大殿,黑黄色眼睛中满是怒火,佯装出背负国仇家恨的愤怒样子。
脸上动怒,怒不可遏,心里却万分不解,主人不该这个时候出现才对,再晚一些,等泫鹭羙吷与姆尔羙吷打起来,两败俱伤后就可以坐收渔利了。
这么浅显的道理,他相信主人会不明白。
没错,毫垢的主人正是艾雪体内那身份神秘的小女孩。
若是以辰知晓那剑陵中的威严声音来自小女孩,恐怕会更加疑惑,而换成莫凯泽、亚当等人,只怕更加迷糊,百思不得其解,甚至不排除小女孩与他们站在同一条战线的可能性。
在敌人未被消灭前,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没有深思这些事,而且听到主人承认不是五尊王殿的对手,毫垢仍不担心,不提他现在还隐藏着身份,就是真的身份暴露,以主人的通天手段,带他全身而退轻而易举。
黑黄色眼睛闪烁,他现在考虑的是要不要找准机会偷袭重伤一尊王殿,还是率先发起攻击以示忠心继续隐藏身份。
很快毫垢就有了决断,主人没有明确表示前,他不会主动暴露身份。
“受死!”毫垢大喊一声,越过布罗单手持镰,锁链同速,朝艾雪杀了过去。
他本就是不朽军团最勇猛彪悍的统领人物,战争中总是身先士卒,如今装样子,更该保持一贯作风,一马当先。
毫垢这副忠臣勇将的样子,的的确确让姆尔羙吷、乔奥尔羙吷等王殿心头微微一震。
平淡看着杀来的毫垢,艾雪唇角有那么一丝不明显的弧度。
纤纤玉手中有青光亮起,只是一瞬间,这风元素就被芙尔什羙吷掌控,化为青色光点,再然后,水、雷电、黑暗、光明等四种元素在尤图嘉羙吷等掌控下皆变为泡影。
尤其是泫鹭羙吷,出手时甚至带起了一道凌厉攻击掩护毫垢。
不论内部有多大矛盾仇恨,在面对外敌时,羙吷永远都是团结一心的,这一点在无数岁月中一次又一次被证实,从无例外。
早料到这一幕的艾雪并不意外,从毫垢冲杀到最后的光明元素失利,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发生,而当玉手再翻时,炙热的黄色火焰温暖了这冷冰冰的大殿。
紫红镰刀已经到了面前,在空中留下刀痕当头朝自己劈来,不再受王殿影响的艾雪牵动火焰,瞬间两条火龙而起,一条迎上镰刀,一条则冲向角度刁钻发起偷袭的紫红锁链。
暴躁的火龙挡下镰刀攻势,而另一边火龙吞没锁链,整条锁链在火焰中翻滚身躯。
轻易化解毫垢的两道攻击,不见艾雪如何动作,一抹七彩之光就从其身后飞起,朝近在咫尺的紫红衣袍人落下。
当七彩光芒出现的瞬间,姆尔羙吷、泫鹭羙吷等人脸色大变,齐齐出手,五道震动大殿的恐怖攻击朝彩光阻拦而去。
而近距离接触更被彩光盯上锁定的毫垢,只感觉一股浓郁的死亡气息席卷全身。
“你……早该死了。”艾雪轻声呢喃声入毫垢耳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