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抖音小说 -> 玄幻魔法 -> 陵夭

第八章 阿修罗之怒(三)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阿修罗之怒”启动完毕,安德烈转身,看向带来的一众都是队长级别的手下。
他神情严肃,下令说道:“两个小时后,墨尔本、吉朗、阿德莱德等南部所有城市都会进入最高戒备状态,并且墨尔本、吉朗会进行人群疏散和城市封锁,采取人员室内、地下避难紧急措施。我命令,珠星城市行动组全部分散开来,以墨尔本和吉朗展开搜索排查行动!”
“是!”整齐一致的应声,一众身穿青蓝色作战服的队长们立刻行动起来。
等到阿修罗小组和珠星的人都离开,迈克尔才对晨悦彤说道:“中国大兴安岭,亚当发现了乔奥尔羙吷,还有尤图嘉羙吷,你去支援亚当吧,最好能劝他回来。”
“大兴安岭。”晨悦彤惊讶,随即用力点头,“我这就去,我会尽力劝亚当的。”
迈克尔点头:“注意安全。”
晨悦彤朝磨剑室的方向看了一眼,担心地说:“磨剑室那边……”
“这边有莫凯泽,再加上‘阿修罗之怒’,一个受伤的芙尔什羙吷折腾不出来什么。”着急自己学生的戈尔曼催促,“快动身吧,亚当那边不一定能是对手。”
晨悦彤不再犹豫,化为一道蓝光直冲天空,干净利落地飞向墨尔本的机场。
也就在晨悦彤走后不久,莫凯泽返回磨剑室,迈克尔的数据腕环响了起来,投影形成,格子显现。
面具格子开口:“尊贵的约翰逊塔主,有一个不好的消息,接黑暗之主女朋友的车队遭到了不朽军团的攻击,一个重伤,其他人全部身死。”
迈克尔、安德烈、戈尔曼以及方晓岚,在场的人全部变色。
安德烈以飞快的语速问道:“重伤的是不是艾雪?”
戴着面具的文雅男子给出的答案让四人的心沉入谷底:“不是,重伤的是车队负责人尤嘉尔,保护目标艾雪身死。”
安德烈脸色阴沉得犹如要滴出水来一般。
“混蛋!怎么会出现这种事!鹰眼是干什么吃的!为什么没能发现敌人!还有你,你的数据量化监控废了吗!”怒火中烧的迈克尔指着格子破口大骂。
戈尔曼同样眼帘低垂,心情不好。
在场的人没有不知道那个叫“艾雪”的女孩的身份,或者说与那位在备用磨剑室中吸收洛王神套力量的黑暗之主的关系。
男女朋友关系,一种说大无限大、说小又可能轻于鸿毛的关系。
只是这种关系落到以辰身上,四人尤其是其中最为人精的三鬼,都明了,艾雪的身死绝对是捅破天的大事情。
不提其他,单从俱乐部那身材脸蛋都算得上完美的小魔女来说,以辰一个男人能忍得了那种级别的诱惑,几乎可以说是有了男人对美色的最大抵挡力。
这其中,最大的原因大概就是那个与他一起长大称得上郎才女貌、青梅竹马的女朋友。
四人已经预料到,一旦得知这个消息,以辰必定会疯狂,失去理智的黑暗之主再强大,面对敌人都会一败涂地。
杀了艾雪令以辰失去理智
,不得不说,这是敌人做得最阴险却也最正确的决定。
脸色阴沉的安德烈万分后悔,自我谴责:“怪我,我没有对这件事情足够重视,该多派点人手去。”
“现在不是检讨的时候。”说完,戈尔曼看向投影中的格子,“敌人的力量如何?鹰眼,还有你,为什么没提前发现敌人?”
“敌人是凭空出现的,不具备提前发现的任何可能性,并且敌人的力量与车队无法比较,车队的力量与敌人不属于同一量级。”格子解释道。
戈尔曼眼睛微眯:“不在同一量级?难道出手的是王殿?是光明王殿?”
格子摇头:“现场确实有那么一瞬出现过光明元素的力量波动,但出手的却是一个与不朽军团三殿司同样装扮的黑袍人,从现场以及能量检测初步分析,对方的实力应该还要在赫迩蠓之上。”
迈克尔眼中流露着思考的光:“其他强大的殿司。”
戈尔曼宽慰安德烈:“如果是这样,怪不得你,再派去数倍人手都是送死。”
“应该让莫凯泽或晨悦彤去一趟的。”心境早已被大小磨难洗练过的安德烈说完便很快调整好心态。
从凡妮莎死亡的阴影中走出来,是他继爱人死亡后第二次最危险的心境磨练,经历了这些,足以保证他拥有一个强大的内心。
况且,他骨子里的理性本就冰冷。
“敌人应该是光明王殿送过去的,新秀谷要进入最高警戒了,光明王殿如果现身,一定会是冲着芙尔什羙吷来。”方晓岚一语中的。
迈尔克赞同道:“没错!新秀谷必须马上进入最高警戒,我这就去命轩。”
沉默了有一会儿的安德烈开口问:“艾雪的……尸体呢?”
“已经运送回来,就在‘质量之庭’。”格子说。
“先进行低温冷存,防止尸体腐烂。”说完,安德烈看着其他三人,神色郑重,“艾雪的死,现在有多少人知道,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直至允许公开,就还是多少人知道,这件事一定要瞒住所有人,瞒住所有道剑之主!尤其是以辰,一定不能让他在这个时候知道,你听清了吗!”
说到最后一句话,安德烈冷淡的眼神已经投向了朝这边走来的苗条女孩。
“女朋友死了,男朋友连知道的权利都没有吗?”路璇嗓音清脆也清冷,走近的她又迈出一步,几乎与安德烈贴面,质问说,“请问布朗主管,你……够资格吗?”
两双眼睛对视在一起,一双淡漠,一双深邃,空气中的火药疯狂增加,越来越浓。
见状,方晓岚就要拉路璇,却被看清局势的戈尔曼眼神劝住。
火药味终归没有引来硝烟弥漫,安德烈后退一步,语气却依旧冷淡,并且没有一丝商量:“不管我有没有资格,这件事现在都不能让以辰知道,就算你是剑督使,我也一样会阻拦你,大不了这令行部主管我安德烈事后不当了。”
瞧着安德烈那平淡下来的语调,迈克尔和戈尔曼知道,安德烈说的是真话,而且是说到做到。
“你拦
得住?”路璇上前了一步。
“令行部不止我一个人。”安德烈又后退了半步。
“那又如何?”路璇再上前半步,步步紧逼。
这次安德烈没有再后退,也没有再说话,只是默默地与眼前这好看又气人的女孩对视。
最终在老练的戈尔曼眼神示意下,迈克尔只能硬着头皮做调解人,可不等迈克尔张嘴,咄咄逼人的路璇就让步了。
她后退一步,然后是两步,第三步转身,离开,丢下一句说不出是明事理还是闹不出名堂的话:“大道理不用讲了,我不会是告诉这个消息的那人,也不想当那个人,但我希望事后你们能处理好这件事,艾雪的死,该让敌人付出代价。”
看着渐远的倩影,安德烈稍稍松了口气,他不怕路璇对他如何,他怕的是路璇不顾大局将艾雪身死的消息告诉以辰。
“还是没有大局观啊,真不知道让这位当剑督使对俱乐部来说算不算好事。”戈尔曼叹道。
“每个人的性格、情绪乃至三观,都是靠无数人生阅历、经历来塑造的,奉献和牺牲是伟大的,但没有人有资格说儿女私情就是罪过。”方晓岚望着路璇的身影,眼中竟闪过少见的羡慕。
“看不出来,方主管还有这么深厚的感悟。”戈尔曼说。
他一直认为方晓岚只是个在科学和元素领域震古烁今的人,没想到生活和人性,或者该说是人生哲学上,也有独树一帜的才气。
不在意也懒得去分辨戈尔曼的话是夸赞还是调侃,方晓岚转身离开。
如果可以,我倒是想成为她那样的人,体验一回人生的自在,她这样想。
注视着方晓岚离开,多话也最擅长调侃乃至嬉皮笑脸的戈尔曼却没有再说一句话。
从这一刻,他才真正对方晓岚这位质门主管,这个年龄不大甚至可以说是女孩的人,有了重新且深刻的认识。
是方晓岚那一句话,也不是。
在方晓岚身上,他找到了早年的感觉,不止他,安德烈、迈克尔……更多更多的人,都有这种经历与情感。
那是年幼便加入俱乐部,成为新秀的一员也是菜鸟后才有的,望不到尽头更想像不到终点的训练、任务、再训练、再任务……仿佛进入了轮回,永世无法挣脱。
他相信,在那个阶段,所有加入俱乐部的菜鸟,都会有过深深的无力,那种空洞,最容易让人崩溃,萌生出自杀来摆脱世界获得自由的鬼念头。
好在,他熬过来了,大多数菜鸟也熬过来了,而没熬过来的……
只剩下老伙计三个,看了眼突然发起呆来的戈尔曼,迈克尔上前拍拍安德烈,说道:“这已经最好的局面了,再坏……就危险了。”
说完,他朝路边的车走去,他要去命轩。
可笑他一个塔主再位高权重,仍是没有下令新秀谷最高警戒的权力,新秀谷,是山谷,也是俱乐部,而俱乐部,终于不是他能说了算的,纵使再加上安德烈、方晓岚、路璇他们。
高层是高,但峰外峰,仍是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