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抖音小说 -> 玄幻魔法 -> 陵夭

第一章 负命前行(三)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轰隆隆的声音中,电梯轿厢上升至地下与地面中间的位置,一层层坚不可摧的合金铁板将电梯井完全封闭锁死。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铁门外的莫凯泽和囚室内的完颜臻儿都是瞳孔一缩,青色剑息亮起,【道剑·尘冕】苏醒,出现在莫凯泽手中。
“救你的人来了。”莫凯泽对铁门里的女孩说,警报响只会是敌人来了。
他没有强行出去,甚至连出手的打算都暂且按捺下来,在这个地方动用【道剑·尘冕】的力量,只会给芙尔什羙吷提供风元素。
要知道,风元素浓度只需要达到一个很低的点,身为风王殿的完颜臻儿就能借助那点微弱的力量破开枷锁。
完颜臻儿秀丽的眉毛微蹙起来,只有她自己清楚,计划中根本没有营救这一部分,即便有也不应该在这个时间段,五哥他们来得太快了。
难道是计划有变?一定是了,她这样想。如若不是计划有变,五哥他们不会冒着伤势未愈的危险来营救她。
“第一防线告破!目标距离新秀谷五公里!”急促的慌张声音在加密的公共无线电频道汇报情况。
“第二防线加固!”身为总指挥的列昂尼得沉声说。
很快,又一声急切的声音传来:“第二防线告破!目标进入新秀谷!”
“给我连线目标,我要与他对话!”这是罗诚的声音,时隔半月的他身上纱布已经拆了大半,可依然有几个关键部位还需要固定,缠绕着纱布。
听着公共无线电频道中一句句对话以及局势越来越坏,莫凯泽忍不住问:“我是莫凯泽,外面发生了什么——”
话没说完他就顿住了,在他的感知中,有一位熟悉的强大气息出现在了新秀谷上空,这里的风元素浓度极低,可外面的气息却强大到可怕。
“原来是我的敌人。”完颜臻儿同样也知道了来人的身份,对着铁门外的莫凯泽轻轻一笑,“他是来杀我的,也好,免得遭罪了。”
莫凯泽没有说话,心中却感觉不是滋味。
感受到外面两股力量碰撞起来,莫凯泽知道,晨悦彤出手了,不过他并不看好晨悦彤,不是晨悦彤实力差,同为全盛时期,他自知自己打不过晨悦彤,同样,晨悦彤也不会打得过外面那人。
本就不如对方,再加上伤势在身,晨悦彤断然不会是来人的对手。
在紧闭的电梯门前,莫凯泽刷了下数据腕环,纵使是金级权限,依旧没能打开这银白色金属门,可想而知,即便同为金级权限也有高低之分,而此刻看来,他们道剑之主的并不高,或许是最低。
“晨悦彤拦不住他,不想他来到这里最好把门打开。”莫凯泽淡淡地对着数据腕环说。
“没有把你关在下面的打算。”迈克尔连忙回应,并解释说,“这扇门能开的只有我和几位主管,连瓦时纳尔多拉杰主管都没有权限,理解一下。”
话落,紧闭的电梯门打开,悬停在电梯井中间位置的轿厢也落了下来。
最后望了眼不远处的铁门,莫凯泽一言不发,迈进了电梯中。
新秀谷的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黑了下来,从最先的晴天霹雳到现在的阴雨连绵和电闪雷鸣,上帝似乎发起了脾气,心情变得不好了。
银色闪电在黑幕中宛若天空裂开的口子,从一边的天际延伸到另一边的天际,绵延出来道道小裂痕,一闪而逝却也声势浩荡。
雨水有灵,衔接成龙,片片蕴含着危险气息的水幕从四面八风裹挟向那个银色光影,立于半空的晨悦彤一身蓝色战铠,神情凝重,如临大敌。
在距离光影不到十米的空中,雨水变得沉重无比,摆脱晨悦彤的控制坠落下去,呈围剿
之势的水幕不攻自破。
“亚当,你疯了!”晨悦彤忍不住对着光影大喊。
对方居然动用了共振之力,这是要与她来真格的!
光影中,亚当·奥古斯丁一身银色战铠,那头白色长发在银光的包裹下竟与共振之力的雪银色有些相似。
“让开。”很轻的两个字从亚当口中说出。
“这里是俱乐部,你难道要与俱乐部为敌吗?”晨悦彤大喊,她没有说天下人,那样只会刺痛对方的心。
她或许体会不到眼前这个男人的痛苦,但却能理解。
“我只要完颜臻儿,杀了她我就走。”亚当的声音依旧很轻。
“她有价值,从她口中能获悉敌人的阴谋,也能使得敌人投鼠忌器。”晨悦彤企图以道理劝说亚当,却不知这是最无效的方法。
亚当不再说话,身后的天开始化为雪银色,霸道的共振之力直接改变了整座新秀谷的地磁场以及重力场,刚离地几米的武装直升机狼狈摔回地面,电子仪器在天敌电磁脉冲下瞬间瘫痪大半。
只一招,亚当就让俱乐部大部分力量失去了反抗之力。
总控制室中迈克尔摸着光亮脑袋后悔,后悔没有听方晓岚早前的提醒——共振之力是俱乐部最大的威胁,最好防亚当一手。
戈尔曼更是气得一拳捶在了桌子上,这个宝贝学生刚才居然不接自己的连线,接连三次后更是直接把他拉黑了,如何让他不恼?
可气急之余更多的还是可怜和同情,毕竟凡妮莎除了是他老伙计的女儿,也是他宝贝学生的爱人。
晨悦彤精气神提到了最高点,亚当身后汇聚的共振之力已经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地步,她不得不拿出对待王殿的态度以及力量,因为从亚当的行动来看根本没有任何留手的打算。
【道剑·沫霜】挽了个剑花,晨悦彤握紧藏蓝色剑把,蓝色剑息变亮,强盛的宝蓝色光芒自菱形宝石内喷薄而出,渲染其身后的天空。
谷中数万人只看到天空变为一半银一半蓝,然后明亮加深,一股银蓝交杂的光波在山谷正上方的高空荡漾开来,再之后,一道蓝色流光从其中划落而出。
青光闪烁,莫凯泽凭空现身,单手向内一圈,大风起,托住了下坠的晨悦彤。
“没事吧?”在晨悦彤稳住身形后,莫凯泽手从其后腰离开。
晨悦彤摇了摇头,嘴角的点点血迹却出卖了她,她盯着高空的银色光影,嗓音有些哑地说:“他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出手果决,没有一点留手。”
“我知道,这已经是我能想象到他最好的状态了。”没有任何动作,莫凯泽飘了上去。
“我帮你,你一个人不是他的对手。只有我们两个合力,才有机会制住他。”说着,晨悦彤就要上前。
“以辰不在,谷内没有足够的守卫力量。下面不容有失,需要你看着。”
听了莫凯泽的话,晨悦彤不禁停下上前的动作,可仍是不放心地问:“你一个人行吗?他非常强。”
“试试吧。”莫凯泽说,一句与亚当同样轻的话却给了晨悦彤极大的可靠之感。
“那他就交给你了,量力而行。”
随着晨悦彤化为蓝光远去,这片天空的连绵阴雨渐渐停歇下来,空中也只剩下同一高度对峙的莫凯泽和亚当两人。
感受到主人的攻伐之意,即将碰撞的风之剑与雷电之剑无不轻微震动,剑鸣嘹亮有悲有喜。
“我不喜欢听人讲道理。”率先开口的是亚当。
“我没打算讲道理。”莫凯泽简单回应。
亚当点点头,问道:“直接打?”
莫凯泽回答更简单:“打。”
两股锐利的气息开始增强,释放的剑势也逐渐拔高,无形中的交锋第一时间展开,谁先赢得这一步,谁就能抢占先机。
就在两人剑拔弩张即将动手之际,一个略显沙哑的声音从维米耳机中传出来打断了两人:“打之前,可以容我说两句吧?”
亚当愣了一下。
“老师。”莫凯泽不太确定地说。
没错,声音沙哑却不难辨别,正是莫凯泽的老师,亚当的岳父,安德烈·布朗,这位颓废了大半月的令行部主管终于重新站了起来。
“亚当,身为凡妮莎的父亲,我的话总得听一下吧?”安德烈直接说。
而在总控制室里的戈尔曼又一次火急火燎起来,对安德烈的连线自动接通,他的却要经得对方同意,亚当这分明是没有把他这位老师放在眼里。
迈克尔则好心地拍着老兄弟的肩膀劝说:老师怎么能和岳父相比?虽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但你也不想自己这爹当得太便宜是不是?
高空中的亚当在沉默两秒后对安德烈说:“可以进耳,顺从两说。”
好在亚当用的英语,不然翻译成汉语,大概就是“听话可以,听话不行”这类生涩难懂的话了。
“亚当,你这么乱来正中敌人下怀!他们就是想让你疯狂,想让你制造混乱,你这是在帮敌人!”安德烈沉声说。
“杀芙尔什羙吷也算是帮敌人吗?如果是这样,我不介意帮他们一下。”亚当面无表情。
“他们知道我们不会坐视不管,他们就是想利用你的疯狂让你站在俱乐部的对立面。”
“坐视不管?杀一个敌人你们居然要管?到底是我站在俱乐部的对立面还是俱乐部想要与我为敌?”亚当情绪有些激动。
安德烈语气沉重:“我理解你,凡妮莎死了我这个父亲的也恨不得拼死为她报仇,可芙尔什羙吷不能杀,她有大用。”
“一个有着万千命债的敌人,你告诉我不能杀?”亚当脸色阴沉下来,“留着就是祸害,迟早有一天你们会后悔,把人交出来,我一剑杀了,一了百了。”
“真的不能杀,通过芙尔什羙吷有希望问出其他王殿的行踪以及敌人真正的阴谋,他们想做什么我们至今没有一点消息,连那古怪的莲花是什么到现在都不知道。”安德烈劝说,“况且这也不是我能决定的事,决策权在命轩,命运轩会上的结果你应该了解过了,只有你祖父持反对票,为了否决那一反对票,命轩足足召开了五次命运轩会,这其中各位轩主和轩员的态度有多坚决,应该不用我多说了吧。”
“你这是在跟我讲道理?敌人死了,所有阴谋都不攻自破。”亚当有些不耐烦了。
“可那必须是全部敌人都死了!”安德烈情绪也不再平静。
“敌人是一个一个杀的!”
“亚当,杀芙尔什羙吷一个囚犯不算什么,你的敌人是乔奥尔羙吷,是他杀了凡妮莎,有本事你去把他杀了!杀了他!”安德烈忽然声嘶力竭地大吼。
总控制室里所有人的神情都在安德烈那大吼声后变得紧张和小心翼翼,迈克尔和约翰逊更是揪心不已,怕老伙计把亚当彻底激怒。
亚当缄默,雷鸣声也在这一刻变小了。
足足过了半分钟,亚当才开口,声音重新变得平静轻微:“杀了这个,我自然会找他,他逃不掉,一辈子都逃不掉。现在的我已是……负命前行。”
话落,他摘下耳中的微米耳机,随手扔掉。
“负命前行。”喃喃着这简单的四个字,安德烈不再多说,他知道,自己再怎么努力劝说也改变不了亚当。
现在,唯一的希望都在自己那位学生身上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