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抖音小说 -> 玄幻魔法 -> 陵夭

第二十章 狼烟起(一)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砰!
沉闷的音爆声中,一道身影从高空倒射出去,轰的一声砸在大地上,乱石飞溅,尘土缭绕,硬如磐石的地面被砸出一个凹陷的深坑。
诱人的白皙长腿收回深邃如星的轻纱长裙,无风自动的黑色长发缓缓垂落,恢复为宣泄状态,窈窕身段斜躺在高坡一块被黑暗元素浸透漆黑的巨石上,皓腕支撑着脑袋,清凉的眸光望着下方的深坑。
“现在能好好谈谈了?”勾魂摄魄的魅惑之音从拂面薄纱后传来。
深达三米的凹坑中,疼痛的呻吟声如丝雨,狼狈的以辰仰面倒在地上,头发蓬乱,被土染成了黑褐相间的颜色,右手臂嵌进在了凹坑的墙面上,浑身酸痛,小腹靠上的肚子更是疼痛万分,那带着脾气的一脚直接把他踹成了现在这般模样,
“你好狠啊。”他有气无力地回应似从天空落下来的天籁之音。
“不狠一点,你怎么会好好说话呢?”青葱玉指玩弄着漆黑如墨的发丝,高贵如女皇的倩影抬头看了眼天空,视线透过层层黑暗落在了不敢侵犯小岛丝毫的雷电,“年轻人冲动是好事,可冲撞就是你的不对了。”
“蛇蝎和美人果然是能凑对的。”以辰用力将右手臂从墙面拽出来,带出细碎土块,活动了下臂膀,黑色剑息包裹全身,单脚一跺,就要冲出深坑。
轰!
刚一出深坑,一只遮天蔽日的黑色光手就拍了下来,巨手拍下,整座小岛都为之一震,而承受了光手绝大部分力量的以辰更是被再次拍回了深坑。
深坑再陷,四米深。
“你说谁……蛇蝎!”咬着银牙说出的冰寒话音穿透层层空间,令以辰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下一秒,一个黑影瞬间出现在仰面倒地的以辰面前,修长玉腿隔着轻纱压在以辰腹部,两只柔嫩光滑的玉手紧紧攥着以辰的衣领,将其脑袋连同脖子一同拎起来。
“说啊!你给本皇说!”充斥着怒火的眸子盯着以辰,外露的杀气威慑下,凹坑都隐隐有了震颤的迹象。
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口水,以辰不敢与这瞬间变脸的女人对视,暗暗说了一句“不偷袭就死翘翘了”,右手掌心淡淡黑光聚集,就要朝着那纤细的腰肢拍去。
“就是你!”以辰大喊一声壮胆,手带着微小光球拍了出去。
狭长眸子中闪过一抹冷光,自以辰刚有所动作便发现了的泫鹭羙吷哼了一声,右手松开衣领高高举起,先以辰一步,朝着那泥巴脸捶去。
砰!
一拳下去,以辰脑袋剧烈一震,意识瞬间失去大半,手停在了半空,掌心的光球消散为光点。眩晕感充斥的大脑一片空白,以辰头后仰倒地,停在半空的手也无力地摔了回去。
可事情远没有结束,一拳下去的泫鹭羙吷怒气没有得到丝毫缓解,又举起了拳头,然后在破空声中再度朝着那张惹人厌的脸挥下。
“我让你骂我!”
一拳下去,一声惨叫。
“还骂不骂了!”
又是一拳下去,又是一声惨叫。
“骂啊你!”
拳风凛凛,叫声凄惨。
…………
当以辰从深坑中有气无力地爬出来的时候,脑袋已经肿成了一个猪头,尤其是原本那张英俊的脸,此时一块青一块紫,最为对称也最为滑稽的无疑是那环绕着两只眼睛的殷紫。
“赶快,谢谢我。”清冷的嗓音中怒气消了大半。
“谢谢。”以辰不经意地张嘴,说完才意识到不对劲,脸色不好看地望向重新斜躺回巨石的女皇一般的女子,似乎觉得对方戏谑的行为是对自己的侮辱。
“不要用这种幽怨的眼神看着我,谁让你自己不耐打?”瞧着以辰那对发紫的眼睛,女子话音中多了丝开心。
不仅如此,她敏锐地察觉到了对方眼中一瞬即逝的狐疑之色,那是对她身份的怀疑。
盯着云淡风轻的女子,以辰一言不发,女子越是随意,越是给他一种有持无恐的感觉,只是他不知道,这份有持无恐到底是源自于其对自身实力的自信还是岛上的航行弹库。
“怎么不说话了?宿敌初逢,也该好好谈谈不是?”女子似乎打开了话匣子,可即便如此,那高贵到不可侵犯亵渎的气质依旧丝毫未减。
随手拍打了几下衣服上的土,将除了黏在衣服上的拍打掉,以辰直接无视了女子,转身朝岛外走去,干脆利索的样子直接令女子一怔。
虽然背对着女子,但以辰却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感受着后方的动作,倒不是假走,如果对方不阻拦,他真的要离开。
外面局势严峻,无时无刻不有人死亡,让他坐视不管坐在这里与死敌聊天?虽说能牵制住泫鹭羙吷也是不小的贡献,可看这婆娘的表现分明没有一点要打的意思。
如果知晓以辰此时的想法,亚当绝对会忍不住给他一拳头,那可是黑暗王殿,还有什么贡献是比牵制住一尊王殿大的?难道说外面那些小鱼小虾会比一尊王殿的威胁还大?
其实以辰这么做还有另一个打算,那就是看看泫鹭羙吷是不是知道航行弹库的存在,如果知道,没有比这更致命的威胁了。
“泫鹭羙吷。”以辰一边走一边喃喃自语。
这是他第一次知道黑暗王殿的真正名字,在俱乐部,黑暗王殿是完全陌生的存在,没有任何与黑暗王殿有关的信息,即使是一个名字。
到目前为止,俱乐部总共知道三尊王殿的名字,正是风、水和雷电,这三尊王殿都曾在四十年前逃脱出了道剑的镇压,也正在那个时候,俱乐部第一次接触了王殿,并获取了三尊王殿的部分信息。
只是,那部分信息实在太少,而且这沧海一粟的信息还是在三位上一任道剑之主帮助下获取的。由此可见,想要获取王殿一点信息是多么困难。
后面忽然有微弱的波动产生,不等精神高度集中的以辰回头,一抹黑影就从他头顶越过,到了身前十余米的地方拦住了他的去路。
轻纱长裙触地,纤细皓腕交叠在身前环抱,挡住那略有起伏的酥胸,泫鹭羙吷薄纱后的绝美容颜上浓郁的兴趣没有因为以辰的行为减弱丝毫。
她玉手轻轻一挥,一道黑光从群山
中飞出,跨越黑暗笼罩的天空。噌的一声,黑光长剑插在了以辰面前的地上,整个光滑剑身全部没入地面。
“不想聊是吧,好啊,来,继续打。”说着,她还伸出葱郁食指对着以辰勾了勾手指头,那般模样,即使周身散发着危险刺骨的森冷气息,也依旧让男人按捺不住蠢蠢欲动的心,宁愿以身犯险也要求取那丝丝抱得美人归的奢望。
这般人儿,已经怪不得任何男人花心了。
以辰深深地看了眼将魅惑风情与高贵气质完美融合在一起的女人,没什么一见钟情可谈,但他不得不承认见色起意这个想法的存在,如果不是局势和站位,他承认自己会坐下来与对面的女人好好聊聊。
但现在,他不能。
没有说话,以辰默默走上前,拔出颇具古代切刃唐刀特点的【道剑·夜束】。
既然走不了, 那就只能打了。
以辰身上黑色剑息变亮,剑脊上的方形图案活了过来,如鱼儿般在剑脊上游动,黑色珠子幽光莹莹好似一只邪恶眼睛,【道剑·夜束】释放的黑光渐渐变了颜色。
纤细右手自然垂落,黑暗元素汇聚,一把黑色光剑自泫鹭羙吷掌心缓缓成型,一身气息凝实,令已经被摧残一番的小岛微微颤动。
一场大战,即将爆发。
双方气机互相锁定对方,攀升而起的气势率先碰撞在一起,就在气氛紧张到极点之时,一声惊天巨响打断了即将动手的两人。
响声惊天动地,即使高空的雷鸣都无法与之抗衡,然而再响,也扰不到被黑暗隔绝的岛屿。可岛上的两人就不同了,一位黑暗之主,一尊黑暗王殿,不仅不会被黑暗元素影响,反而有黑暗元素的地方,他们的感知会变得更为超常。
以辰抬头,视线越过身材动人到不像话的女人,穿过层层黑暗,望向远方。
只见那视线尽头,一座岛屿一分为二,沉入海底,岛屿断裂之处,一头遮天蔽日的巨鲸冲天而起,仿佛要与天空一较高下。
“那是……”以辰不自主地说。
“肖骁鲸。”泫鹭羙吷没有回头,但却对身后那一幕了如指掌。
“耗费半数生命力撕裂一座岛。”以辰惊愕。
“得不偿失的行为,但肖骁鲸就是这样,看不顺眼的东西,死也要撕下对方一块肉。”泫鹭羙吷似解释又似意有所指,“这叫鲸祭。”
以辰忽然收回目光,【道剑·夜束】在身前挽了一个剑花,快要变成紫黑色的光芒恢复如初,他停止了奥义的施展。
“普通打法?”他看向女人。
“为什么?”女人反问。
“不同意就算了。”不想被看穿想法的以辰身上剑息再次亮了起来,就要再度施展奥义。
“还是普通打法吧。”瞧着他装腔作势的样子,薄纱后传出女人清冷的淡笑,“不要天真地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也不要自信地认为我不清楚这岛上有什么,不想威胁你不代表没有威胁你的资格。”
【道剑·夜束】小幅度晃动了一下,泫鹭羙吷的话,令以辰的心彻底跌入谷底。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