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抖音小说 -> 玄幻魔法 -> 陵夭

第十五章 战争之始(三)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扉幕士强行压下雷电王殿带来的畏惧,竭力稳住颤抖的身体,重新主持婚礼。
普通又珍贵的草戒时隔几天再度戴在了两位新人手上,不过与几天前相比,戒指的位置却发生了细微的变化,从左手中指到了左手无名指。
小小一点变化,所代表的意义却深远悠长。
本应是掌声雷动的场面,可本·霍华德的出现却令场中无人敢拍手,有着一尊随时都可能暴起发难的王殿,对众人来说,能坐在位子上保持镇定已经实属难得。
在扉幕士还算冷静的主持下,婚礼继续进行,交换戒指后就到了新人接吻的环节。
剪水双眸泛着少见的柔情,幸福的暖流充盈四肢,清冷的面颊如阳春白雪,冷艳得让人倾慕,亚当缓缓靠近薄厚有度的诱人红唇,凡妮莎缓缓闭上了双眼。
在呼吸放缓的现场,诸多视线聚焦下,亚当轻吻上凡妮莎的唇。
轰!
音爆声与台上洒落的象征纯洁的白色花瓣同一时间响起,刺眼的银光一闪而过,快得让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几乎在一股危险气息爆发的瞬间,亚当就离开了轻柔温暖的唇,转身的瞬间,一头金色短发变为了银色,铮的一声,【道剑·鸣启】苏醒,双凹槽剑尖直刺而出。
某一处,数个身影受到冲击倒地,两个身影最为严重,直接倒飞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铺有红毯的结实玻璃地面裂纹覆盖,形成蜘蛛网一样的创伤。
紧接着,就是嘹亮的金属撞击声。
铛!
一股冲击波从台上荡开,席卷四方,台下顿时一阵人仰马翻,桌椅散乱倒地,红毯上的花瓣被气流带起,在空中纷飞,造成视线短暂受阻。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令人发懵不解。
倒地的安德烈推开压在腿上的椅子,视线透过漫天花瓣的空隙投到台上,只见一把银光长剑与一把银色光剑针尖对麦芒般撞击在一次。
迈克尔、亚伯拉罕等人先后站起来,护住妻子的杰德斯在确认妻子没有受到伤害后也扶着妻子站起来,随后他们也看到了台上银色短发的亚当与银色短辫的本交手的一幕。
啪!
双凹槽剑尖刺破银色光剑的剑尖,锋利的剑气携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一举摧毁了光剑,令其破碎为银光碎片。
亚当身后,银光散去,露出被护住免受冲击波冲荡的凡妮莎,还有牧师、花童和伴娘。
“带她走。”亚当头也不回地对穿着伴娘的路璇说,口中的她自然是被【道剑·鸣启】护住免受冲击波冲击的凡妮莎。
牧师、花童,还有其他伴娘,都在路璇的示意下慌不迭地离开。凡妮莎想要留下,却被路璇一记手刀切晕过去,扛麻袋般背在身上带了下去交给安德烈。
而在这边忙碌的同时,另一边的战斗也打响了,风啸声中,一道青色剑光割裂空间从后方朝本劈来,剑光未至,刺骨的剑气已经率先发难。
莫凯泽脸色有些不好看,他正是之前被撞飞出去的两个身影中的一个,本的突然出手打了他和以辰一个措手不及,如果不是亚当一直提防着,就要被这可恶的家伙偷袭成功了。
对方那一击针对的当然不会是亚当,身为雷电之主,就算对方偷袭成功,也要不了亚当的命,甚至连重伤都做不到。
本从出现在这里,目标自始至终就只有一人,那就是成为他表嫂的凡妮莎。
最让莫凯泽震惊的不是本的偷袭,而是对方的实力,雷电王殿的实力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从乔奥尔羙吷刚才出手时爆发出的气息来看,对方的实力明显恢复了,而且恢复了太多太多。
本出手的那一瞬间,带给他压迫感竟比完颜臻儿还要强,难道对方已经恢复了全部力量
?莫凯泽惊疑不定。
与莫凯泽有着相同想法的还有从刚地上爬起来的以辰,他距离本最近,受到对方的力量冲击也最多,即便缓了一阵,后背依旧不小的疼痛感。
这该死的家伙不会是彻底恢复了吧?这怎么可能!他才从【道剑·鸣启】的镇压下逃脱多久?以辰有些骇然。
没有回头,敞开的黑西装无风自动,猎猎作响,浓郁的银光从体内爆发而出,雷电如魔爪迎上劈来的剑光。
一声爆炸,青、银光芒交替,最终消散。
身为雷电之主,没有人比他更能直观感受本身上的气息了,亚当冷视着自己这位表弟,给出了莫凯泽和冲过来的以辰确定的答案:“果然恢复了。”
“总不能只允许表哥作弊吧,只许州官放火这种事可不应该出现在我们兄弟之间。”本笑着说,没有一点否认的意思。
刚打响的战斗因为亚当和本的交流暂停了。
“看来雷池遭殃了。”亚当面无表情,让人看不出他的情绪。
早在婚礼前,实时监测雷池能量波动的雷监司就报告说雷池能量减少,他也感知到了雷雾之森深处有雷电之力的波动,只不过波动强度并不大。
鳞蛟吸收雷池能量是常有的事,感知到波动,他原以为是鳞蛟在吸收能量,也没在意,现在看来,那个时候,本就已经在雷池并且已经开始清场了。
面对一尊王殿,西夕秆镜天祖以及历代一级电银再厉害也难逃被抹杀的命运,就算是鳞蛟也坚持不了多久,即便当时那尊王殿实力尚未恢复。
“遭殃的还有那些老到不能再老的人鬼,腔区朵盛也算我半个先祖,我送他们去先祖,想来先祖会感谢我。”本漫不经心地说,“噢,对了,包括西夕秆镜先辈。”
听了此话的亚伯拉罕直接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双眼一黑,当场气昏过去。
瞧着台下忙着让人将父亲抬下去救治的杰德斯,本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甚至还挥了挥手:“舅舅,好久不见。外公好歹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不会因为这么一点事出问题的,舅舅不用担心。舅母,你又瘦了,病还没好啊,有机会外甥给你瞧瞧。”
后一句话自然是对杰德斯旁边的当洁说的。
“神不知鬼不觉地进来,应该有人帮了你吧。”只是看了一眼台下,亚当的目光就回到了本的身上,依旧平静地说。
可只有真正了解亚当的人才清楚,现在的亚当已经到了暴怒的边缘,甚至已经暴怒了。
无论是偷袭凡妮莎还是杀害西夕秆镜天祖以及一众家族先辈,都是亚当不能容忍的,爱人与亲人,这是他的底线。
本的行为,无疑触及了他的底线。
“哪有?都知道奥古斯丁家族的族人团结,仆人忠诚,谁帮我?”说着,本扬了扬双手,“况且以我现在的实力,想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溜进来很难吗?”
亚当没有多说,以乔奥尔羙吷现在的实力,当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雷神群岛,但他是先偷溜进来才恢复的力量,在没有恢复力量前,想要不被发现溜进戒备森严的雷神群岛,几乎是不可能的事,除非他是黑暗王殿那种来无影去无踪的诡异敌人。
“原来都是作弊的人才啊。”以辰舒展筋骨,他也是作弊大军的一员,没有琉璃法塔,他这黑暗之主还是一个没有领悟【道剑·夜束】的奥义的废物,更别说黑暗之体小成了。
也不难猜,如果本的实力没有恢复,即便有突袭的优势也很难将时刻提防他的风之主和黑暗之主打飞出去,更不会有比突袭还要强上几分的力量偷袭凡妮莎,尽管被亚当阻拦下来。
用以辰的话来说:我是半吊子,莫凯泽总不是,他可是能跟巅峰状态下的芙尔什羙吷掰手腕的人,岂是随随便便
就能撞飞的?
“就算你恢复了力量,也休想走,欠奥古斯丁家族的,该还了。”亚当直视本,银光从眼底如电流而过。
“表哥不会以为人多就能留下我吧?”本环视四周,一支又一支飞行小队降落,疏散人员的同时将这里团团包围,“到了我们这个层次,人多人少有用吗?”
双脚离地,亚当缓缓升空,同时,银光由肩部向下如液体流淌,银色战铠覆盖全身,手持银光长剑,宛若临时战神:“今天,必须死一个人。”
“我也这么觉得。”冷质感的银色短辫微微晃动,本一笑,同样升空,银光闪烁,西装变成了珠光宝气的华丽衣衫,脚踏雷电而行。
他,接受了亚当的邀战。
轰隆隆!
一道刺眼的闪电撕裂昏暗的天幕,震耳欲聋的雷声响彻天空,海水翻涌,乌云堆积,天色暗沉,整个雷神域都陷入了一种黑云压城的紧张气氛之中。
.
.
.
距离雷神域四五海里外的一座小小孤岛上,气势如虹的伟岸身影站在小山之巅,一头冰凉入目的蓝色短发,朴实无华的古纹长袍随风而动,冰晶战靴下的地面结着一层厚厚的冰霜。
遥望那道宛若将天都撕出一道口子的银色雷电,晨韬停止把玩手里两颗由水汽凝结成的冰珠:“四哥,得逞了。”
在其身后,茂密林间,密密麻麻的矮小身影肃穆站立,由近及远,遍布整片森林,一双双猩红圆眼充斥着高昂的战意,闪着寒冷之光的长剑和泛着金属光泽的甲胄令原本生机勃勃的森林都变得冰冷、残酷、无情。
在那更远处的孤岛中央之地的山谷里,浓郁的七彩光晕喷薄而出,将山谷渲染得如同人间仙境。氤氲彩光的谷内,一个无比巨大的漆黑漩涡占据了绝大部分地面,如大地裂开的狰狞巨嘴,惊悚瘆人。
漩涡的半径达到了夸张的三百米,如若不是在海岛上,绝对让人怀疑这是通往地核的通道。
漆黑漩涡边缘有一圈光芒浓郁的彩色光圈,正是光圈释放的七色彩光将山谷营造出一番仙女下凡游戏红尘的假象。
漩涡蠕动,光线一暗,亮度再恢复时,漩涡上已经多出了三百名方阵排列的古武士,手持青铜长剑,身穿流云甲胄,殿卫!
山谷一处险峻峭壁上,五名手持暗红镰刀的暗红衣袍人站在峭壁凸起的巨石上,黑黄色眼睛俯视着谷内的殿卫方阵,殿司!
在一名殿司的指挥下,殿卫方阵化整为零,井然有序地穿过石林迅速出了山谷,向着五王殿的方向而去。
那里,不朽军团正在集结,而这漆黑漩涡赫然就是生灵虫洞,并且是已知历史上仅在山谷战争中出现过一次的大型生理虫洞!
小山之巅,一袭紫红衣袍凭空出现,立于晨韬身后,恭敬行礼:“五王殿。”
“准备得如何了?”晨韬仍是望着前方。
“军团先锋部队集结完毕,厄辛鹫和池惑并头鳄也都到了浅滩。”三殿司赫迩蠓恭声说。
晨韬扭头,目光越过紫红衣袍人落到已经集结了上万规模的殿卫大军,嗓音森严:“千万年的等待,终于再次迎来了曙光,我羙吷定要把握这丝契机,仲裁天地!”
“仲裁天地!”
“仲裁天地!”
“仲裁天地!”
…………
低沉、整齐、威严的喝声直冲云霄,响动四方,殿卫高举青铜长剑,光线通过锋利剑身映射出的寒光交相辉映,形成威慑性极强的杀机。
“出发!”得到授意的赫迩蠓振臂高呼一声。
下一秒,地动山摇,上万名殿卫迈动步伐,整齐、有序、快速地前进,越过小山之巅和五王殿,向着岛屿前方的浅滩出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