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抖音小说 -> 玄幻魔法 -> 陵夭

第五章 新生(三)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暖洋洋的感觉遍布全身,仿佛有轻柔温暖的气流从各处缝隙钻入衣服中,以最平和的方式洗涤着亚当等人的躯体。
进入青铜铁塔后,光芒逐渐减弱,不再刺眼,三人目光所及,是一片朦胧的雾,雾呈七彩之色,很是奇妙,并且,水流哗哗的湍急声开始传入耳中。
“这里就是青铜铁塔的内部?”以辰观察着四周,只可惜有七彩雾气在,什么都看不见。
“这些都是元素!”仔细感应一番其中的蓝色雾气,晨悦彤小嘴微张,美眸中有惊讶之色出现。
“脚下的液体……也是。”莫凯泽忽然说。
经莫凯泽这么一提醒,以辰才发现,脚下的地面上有着一层浅浅的水,水只有两厘米高,远达不到没过鞋面的程度,而最重要的是,这层浅浅的水,也呈现七彩之色。
洞悉身处的环境后,四人就明白了迈克尔和安德烈的意思,他们所说的危险是指元素刺激。
在元素如此浓郁的环境下,不仅是他们,就连剑息都隐隐散发出兴奋的情绪,如果不是知晓元素刺激的危险性以及有一定的自制力,恐怕他们已经忍不住进行元素刺激了。
而上上任风之主的死因,也在这一刻真相大白,斯特林进入琉璃法塔,发现这里有着浓郁的风元素,进行元素刺激,【道剑·尘冕】主导下的元素刺激根本无法终止,斯特林的结局可想而知。
“爆体而亡,斯特林应该是目前已知死得最惨的一位道剑之主。”以辰低声说。
“怪不得一般人进来必死无疑,如此多的元素,并且已经有特性力量从元素中‘逃’了出来,不要说机器人了,就算是再坚硬的金属,都顶不住元素的侵蚀。”晨悦彤观察着被蓝色剑息抵挡在外的暗青色光点。
“没错,只有食用阿瑞斯果实或服用强化剂的人才能暂时承受住元素的侵蚀,不过也抵挡不了多久。”亚当同样观察着四周,“如此看来,将莲花台搬出去,令行部确实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黑色剑息闪烁不定,以辰强压着内心的瘙痒和躁动,此时的他只感觉有千万只蚂蚁在身上爬,兴奋的情绪每分每秒都在增加,恨不得原地立刻进行元素刺激。
但他并没有这么做,他清楚,一旦这么做,等待自己的也将是爆体而亡,这么多黑暗元素,以他这小到可怜的身子,怎么可能容得下?
就在这时,一阵清凉感传来,内心的躁动顿时减弱了不少,以辰抬头,只见晨悦彤掌心对着自己,水元素向自己周身汇聚,形成低温水雾笼罩着自己。
“谢谢。”以辰发自肺腑地说,“你简直就是活菩萨在世,我——”
水汽凝结,结成冰块,被晨悦彤一甩手盖在以辰嘴上,显然是不让这个话唠的家伙说下去。
忍着火辣辣的疼痛,以辰拿掉嘴上的冰块,他没有再说话,很识趣地闭上了嘴。
“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应该还是塔内空间的外围。”亚当望着前方阻挠视线的七彩雾气。
“只是外围,元素就已经浓郁到凝成雾气和液体,这……”晨悦彤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走吧,深处究竟藏着什么,一探自然就清楚了。”三寸长的小铁剑从袖子里滑出,落在掌心里,亚当率先朝前面走去。
他没有急着唤醒【道剑·鸣启】,这里的雷电元素同样浓郁至极,贸然唤醒雷电之剑,很可能引起雷电元素的暴动。
有这么多的雷电元素,他必然能以最快的速度凝聚真正的雷电之体。
而对于莫凯泽和晨悦彤来说,这里浓郁的风元素和水元素却不再起任何作用,因为他们已经拥有了完美的风之体和水之体。
“天爷爷,小子不奢求黑暗之体,只希望能四肢健全地离开这里。”以辰仰起头,双手合十前后摇着,如信徒般虔诚地祈求。
刚说完,一只手就抓住了他衣服的领子,将他拖向了更深处的塔内空间。
“我说大哥,能不能不要像蛮横家长教训小屁孩儿那般拖着我?我自己能走。”以辰无奈地看着紧抓着自己衣领不放的莫凯泽。
“这样安全。”莫凯泽淡淡地说了句,不仅没有松手,手上的力气反而更大了。
“这样……安全。”以辰
结结巴巴地重复了一遍,不敢再多嘴,任由他这位好兄弟拖着走。
随着不断深入,湍急的水流声越来越大,声音之大已经足以压过正常人的大喊大叫,并且四人清楚地感受到空气中的元素愈发浓郁。
浓郁的雷电元素没有丝毫躁动的迹象,浓郁的水元素也没有让空气变得潮湿,浓郁的风元素更是连晨悦彤那头柔顺的黑色长发都没有吹起。
显然,汇聚了七元素的塔内空间是非常稳定的,琉璃法塔不受任何一种元素所蛊惑,更不被任何一种元素所奴役。
“都小心一点。”提醒一句,亚当一马当先,朝水流声传来之处走去,那里,正是七彩雾气最浓郁的地方。
四人都有预感,那里必定是塔内空间的中心。
一步跨出,亚当的身影从莫凯泽三人面前消失。对视一眼,莫凯泽拖着以辰与晨悦彤一同迈出,身影消失在七彩雾气中。
震耳欲聋的水流声袭击着耳朵,以辰一双手紧捂双眼,不敢看这一步迈入的七彩雾气最浓郁的塔内中央之地。
抓着衣领的手放开了,但并没有任何喊叫声响起,难道莫凯泽他们没有遇难?还是水流声盖过了三人的叫喊?以辰心里痒痒的,想睁开眼却又不敢。
“死也要做个明白鬼!”一咬牙,抱着必死之心的以辰拿掉双手,猛地睁开一对铜铃大的眼睛。
这一看,他不禁呆住了。
呆住的不只他,还有莫凯泽、晨悦彤和亚当。
只见四人面前,是一个巨大的七彩湖泊,雾气在湖泊上升腾,美妙无比,而在四人左右两边,湍急的七彩瀑布高高悬挂,震耳的水流声正是瀑布所发出。
在瀑布之上的高空,同样是一片朦胧的七彩雾气,光华从雾气中洒落,如圣辉照耀,成为瀑布精美绝伦的点缀。
不论是湖泊的面积还是瀑布的高度,都远远超出了琉璃法塔的大小,如若没有刚才进塔的经历,以辰四人绝对不会相信这是塔内的景象。
“自成空间。”晨悦彤轻声说。
“自成空间?”以辰一双眼睛几乎快要瞪出眼眶,“电影中的口袋空间?小说中的空间法则?这猜测也未免太离谱了吧。”
“那你说,这是怎么回事?”晨悦彤回头看他。
“这……”以辰说不出话来,憋了好久,终于眼睛一亮,“这一定是幻觉,对,没错,一定是幻觉!我们身处幻境之中,琉璃法塔就是幻境的阵基!”
听以辰头头是道地说着,亚当忽然觉得自己开始钦佩这家伙了,有这么一张能说会道的嘴,就算放在战争年代也饿不死。
“是不是幻觉你替大家试一下不就清楚了。”说着,莫凯泽又抓住以辰的衣领,紧接着一甩手,就将其朝湖泊扔了出去。
扑通!
有湍急的瀑布在,清脆的落水声自然是听不到的,但见到以辰落水的一幕,三人还是在心里给他加上了这让人倍感舒服的清脆声响。
“救……命……啊!我……不……会……游……泳!”湖中的以辰双手高举,除了双手只有一张仰着的脸还露在外面。
莫凯泽腾空来到湖泊上空,捞起以辰,否认他观点的同时对晨悦彤说:“一目了然,你的猜测是对的,自成空间是唯一的解释。”
看着回到岸边的莫凯泽,亚当捏着下巴,自顾自地点头评论:“这下我相信男人之间也有真爱了。”
“真爱?你见有这么对自己男人的吗?”以辰瞪着亚当说,但当发现莫凯泽不善的目光射来,又立马闭上嘴。
“快看那儿!”晨悦彤似是发现了什么,指着一处喊。
顺着晨悦彤手指的方向,亚当三人望向了左边的瀑布,看看右边的瀑布,再继续看左边的瀑布,三人终于发现了异常。
右边的瀑布是正常的,水流自上而下宣泄,可左边的瀑布,水流却是自下而上,这是倒流!瀑布在倒流!
“竟然在……倒流。”以辰喃喃。
很快,四人就发现了,左右的瀑布与脚下的湖泊和头顶的雾气相连,所形成的这神秘七彩之地,正是一个永无休止的循环。
“循环相衍,无始无终,生生不息,轮回自起。”莫凯泽仿佛看到一个巨大
的七彩光圈。
“那里的特性力量……”晨悦彤望着湖泊中央的正上方,那里是“轮回”的中心,汇聚的特性力量之多竟令凝聚了水之体的她都感受到了浓浓的威胁。
“这就是老师说的提高我们对特性力量认知的环境。”莫凯泽说。
“特性力量多可不代表能提高你们对特性力量的认知。”以辰很不合时宜地打击说。
“那里的特性力量很特别,与我们平时从元素中释放出来的特性力量似乎有些不同。”亚当一边感知一边说。
“打脸就算了,能不能不要这么快。”以辰默默地转身。
亚当、晨悦彤、莫凯泽目光聚在一起,默契瞬间达成,下一秒,三人皆一步跨出,同时,身上的剑息骤然变亮。
【道剑·鸣启】苏醒!
【道剑·沫霜】苏醒!
【道剑·尘冕】苏醒!
三声嘹亮的剑鸣声刺破瀑布那震耳欲聋的水流声,在这片天地间响起,银、蓝、青三道明亮的光形成天桥,贯连岸边与“轮回”中心。
望着脚踏光桥走向“轮回”中心的三个光影,震撼人心的画面令以辰失神。
“轮回”中心与其他地方不同,这里特性力量有序分隔开来,彼此各占据一处空间,互不侵犯,雪银色、宝蓝色、暗青色……
这里,正是莲花台的诞生之地。
只可惜,“出生”于此的莲花台,注定无法超越这片“生育”它们的沃土,妙用局限在了只能提高道剑之主对元素的认知上。
神色平静,没有丝毫犹豫,手持【道剑·鸣启】的亚当,一步踏入电闪雷鸣的雪银色光团中;蓝色战铠形成,黑色长发变为蓝色,晨悦彤手持【道剑·沫霜】,迈进宛若水泡的宝蓝色光团中。
青色战铠从肩部出现,向下覆盖全身,黑色褪去,一头短发化为青色,手持【道剑·尘冕】的莫凯泽正要走进风啸声不绝于耳的暗青色光团中,忽然感应到了什么,猛地回头。
只见光桥连接的另一边,岸上的以辰已经闭眼盘腿坐在了冰凉的地上,黑色剑息亮着,【道剑·夜束】在其身边悬浮,无尽的黑色从四面八方涌去,瞬间将那小小的身躯吞没。
失神令以辰降低了防范,而这一时疏忽,却放出了被压在心底的那股如饥似渴的欲望。
以辰,黑暗之主,在【道剑·夜束】的主导下开始进行元素刺激。
见状,莫凯泽转身就要回去阻止,可刚迈出一步,身后的暗青色光团就如同嗅到了猎物气味的野兽,张开血盆大口,将其一口吞进了腹中。
大量黑色光点涌入体内,以辰身上的黑色剑息飞速变强,只是,在这远比莫凯泽当时还要猛烈的元素刺激下,以辰的身体明显有些承受不住,剧烈震颤起来,皮肤上竟开始出现黑色裂纹。
裂纹爬上脖子、脸颊、额头……黑色裂纹如蛛网般遍布以辰全身,让一个帅气的青年变成了宛若来自从地狱中爬出的魔鬼,狰狞可怕。
身体震颤的幅度越来越大,剧痛令面部扭曲,鲜血从黑色裂纹中渗出来,染红了衣服,令以辰整个人变成了黑红色。
就在以辰坚持不住身体将要崩碎的关键时刻,一点粉金色的光自绝望中亮起,如希望之火,燃烧恶灵大地。
面对神秘的伟力,向来嚣张的黑暗都失去了挑衅的勇气,退避三舍,委曲求全。
黑色裂纹消失,皮肤恢复如初,只有斑斑血迹证明着刚才发生的一切,粉金色光点不仅阻止了以辰的身体崩碎,还令其彻底稳定下来,继续吸收黑色光点。
【道剑·夜束】极具灵性地降低了悬浮的高度,以表达自己对粉金色光点的敬重和畏惧。
救下以辰,粉金色光点没有消失,而是在其身边轻微跳动,散发着喜悦的情绪。古老的神韵弥漫,借着浓郁的七元素,已经恢复了少许力量的粉金色光点继续休养生息。
与此同时,以辰衣服下的背部,一点灰绿色的光悄然亮起,同样开始了休养生息。
没有人知道,这一刻的塔内,那个弱小的青年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再次出现在众人视线里的他必然会是一个全新的黑暗之主。
他,以辰,迎来了新生。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